2017年10月29日 22:26:12 洪言微语

这段时间,围绕几家消费贷平台上市,现金贷再次陷入舆论的漩涡之中。从开始一边倒的高利贷原罪质疑,到后续业内人士陆陆续续的辩白,热度一直不减。直至27日,有媒体曝出监管措施或将于近期出台,靴子总算是要落地了。

其实,所有关于现金贷的争论,归根结底在于对于现金贷的认识存在差异,而差异的背后很多都是幻觉而已。破除幻觉,方能看清现金贷行业的真面目,也才能为现金贷的明天选一条出路。

现金贷的爆发,源于对场景的抛弃

首先要搞清楚一件事情,现金贷是怎么火起来的?

2013年前后,在互联网理财、线下扫码付、P2P、众筹等互联网金融新业态兴起的同时,消费金融作为一种传统的金融业态也开始焕发生机。与互联网理财、线下扫码等业态需要用户教育不同,线上借款是不需要用户教育的,因为对用户而言重要的是拿到钱,渠道不重要,相反,相比线下借款的繁琐流程,用户更喜欢线上操作。真正需要教育的,是贷款人自己。

对贷款人而言,最关心的是如何能把贷出去的钱收回来。通过互联网的模式,不与用户见面,甚至也不掌握精准的用户画像,所以,一开始贷款机构也是不放心的,大家便把消费贷款的切入点主要集中“消费”二字上,贷款只是消费场景的支付工具罢了。

在这个理念下,消费金融又被称作场景金融,场景分期是主流的玩法,不考虑场景的现金贷则是小众的尝试,并不被主流机构看好。此时的消费金融创业都集中在场景分期领域,校园分期、租房分期、3C分期、旅游分期、医美分期甚至是炒股配资分期、购房首付分期等,大家都是先要搭建或依附一个场景,然后再基于场景去开展分期业务。

既然是基于场景开展业务,那么场景的大小便决定了业务空间的大小,所以,大多数场景分期的创业机构都没有做大,相比P2P、第三方支付、互联网理财的火爆,消费金融业务似乎便一直不温不火。

转机来自哪里?便是对场景的抛弃。

场景分期模式下,消费贷平台积累了一批优质用户群,这部分人有着良好的还款记录,但无论3C消费还是医美分期,都是低频场景,好不容易积累的用户总不能就这么流失,一些平台开始针对性开发小额现金贷产品。现金贷产品的高风险倒逼出“利息覆盖风险”的模式,由于金额小、期限短,用户对实际利率缺乏感知能力,高利率本身并没有对用户体验带来太大负面影响。

既然现金贷在商业逻辑上可行,大量的从业机构便涌现出来。与此同时,2015年末至2016年初,互联网金融迎来强监管时期,P2P、第三方支付、互联网理财都不再是创业的好风口,一些P2P平台也开始通过砍掉理财端的方式淡化P2P色彩并最终变身现金贷平台。

另一方面,传统金融机构向零售转型、网贷行业向小额资产转型,通过助贷模式,为现金贷平台提供了大量资金。供给的增加反过来催生了新的贷款需求,需求的增加又催生了更多的供给,只要资金源源不断地进入,这个供给与需求互为促进的游戏就能持续下去,行业规模便能越做越大,现金贷逐步成为一种行业现象,一个新的风口诞生了。

一旦被视作风口,各种资源加速涌入,风口也就坐实了。

四大幻觉之下,你真的了解现金贷?

现金贷起来以后,争议从未断过,根本上看,在于以下几个幻觉。

幻觉一:借款需求一直都在,这是个朝阳行业

不少人秉持这样一个观点,想借钱的人一直都有,且借款需求是可以培养的,良好的还款记录带来更高的借款额度。理论上,只要平台的存量借款用户足够多,既便没有新用户,存量用户的可借款额度也是自然增长的。在这样一个自循环架构下,消费贷这个行业简直是潜力无穷,几乎看不到天花板。

但从行业可持续性上看,每个人的借款额度都是存在天花板的。借出去的钱要能收得回来,从借款人角度看,借的钱是要还的。当一个人借钱用于消费时,只能通过后续的收入来还钱,理论上,其未来收入的现金流折现便构成了这个人借款额度的天花板。通俗点讲,居民收入水平的增速从根本上制约着消费金融行业的增速。

当行业短期的火爆过度透支借款需求,导致个人负担的债务增速远超其收入增速时,天花板便临近了,朝阳会瞬间变夕阳。

幻觉二:现金贷没门槛,有流量就有未来

得益于“利率覆盖风险”的展业模式深入人心,现金贷的火爆给市场这样一种错觉:人傻、钱多、速来。现金贷这个行业似乎没什么门槛,只要利率高,风控便不重要,能找来借款客户便有未来,以至于不少平台看来,获客引流能力比风控能力要重要地多。

行业越是重视引流,手握流量入口的贷款超市便越有价值,近期无论是随手记的C轮融资还是融360的赴美上市,得到资本青睐的重要原因之一便是其卓越的引流的能力。据说,已经有更多的流量型选手着手布局现金贷业务,或为第三方引流,或亲自上阵。

流量的重要性自不必言,但唯流量论绝对是幻觉。

利率覆盖风险的模式之所以有效,首要的前提是能收到利息。极端情况下,若所有的借款都属于骗贷行为,年化利率500%又有何用?所以,定价再高,都要考虑风控。只不过,定价越高,对不良的容忍度越高、对风控精细化程度的紧迫性越低罢了。

从行业此前的发展路径看,把利率定高些,从按时还款的好人那里获得的高利息可以弥补坏人赖账产生的损失,便可以盈利。于是便有了这样的商业逻辑,风控能力差些不打紧,有人来借钱才是王道。

只是,高利率已然被视作现金贷的“原罪”,行业不可能一直戴“罪”奔跑的,监管的手会出来纠偏,舆论的手也会出来谴责。同时,按时还款的好人是用来维护和服务的,而不是作为分母补贴坏人的,你不珍惜,有的是平台珍惜,这么玩下去,真的就不担心发生严重的逆向选择问题,好人都被好平台请走了,留下的都是不还钱的人。

所以,不抓紧夯实风控,更待何时呢?

幻觉三:高复借率的平台,资金更安全

不少平台都在宣传复借率的概念,从已披露的数据看,一家经营数年的平台用户复借率能达到70%以上,有的甚至更高。只有按时还款,平台才会允许复借,额度也会逐步升高,对平台而言,省却了拓展外部用户的麻烦,也摊薄了新用户获客的高成本。不断地提高复借率,便成为了有效的运营手段。

提升续贷率本身并没有错,前提是借款用途用于日常消费。如何判断借款资金是否用于日常消费呢?常识即可。

以一个典型的月光族借款用户为例,每个月末借款1000元,次月10日发工资进行还款。这一借款行为每个月都可以发生一次,一年可以为平台贡献1.2万的放贷额。既便偶尔用户存在购买手机等大额消费支出,使得借款金额骤然提升,但从下个月开始,其借款金额依旧会回落至千元左右。

所以,针对典型用户的复借行为,可以着重去观察其借款金额,如果每次借款金额是缓慢上升的,则可视作为正常的消费行为。如果单次借款金额环比增幅过大,如从半年前的单笔借款1000元升至单笔5000元甚至10000元,那么这个借款轨迹肯定有问题,起码借款资金不是用于日常消费的。此时,用户便存在以贷还贷、赌博甚至其他不良嗜好的风险。

从目前一些平台披露出来的存量用户人均借款金额的增幅来看,基本处于一年的时间内增长几倍甚至十几倍的区间内,既便考虑平台提额的影响,正常的消费增长可能这么快吗?

所以,高复借率是不是好事,还要看人均借款金额是平稳增长还是跃迁式增长,不能一概而论。

幻觉四:不良率逐步走低,行业发展会自然向好

不良率是衡量放贷机构经营质量的很重要的一项指标,不过,不良率指标天然存在操纵空间。同时,不良率是反映历史情况的静态指标,而贷款风险是后置的,在缺乏常态化贷款拨备计提机制的背景下,唯不良率论,是很危险的。

操纵不良率指标主要有两类手法,一是自定义口径,混淆视听;二是同一口径下,在分子、分母上作文章。

关于不良率的口径,商业银行通过贷款五级分类进行界定,正常、关注、次级、可疑、损失,后三类都属于不良贷款的范畴,不良贷款余额/贷款总额即为不良率。而对于互联网平台而言,则缺乏统一的标准。首先是不良贷款的界定,基于逾期天数的不同,有M1(逾期30天)/M2(逾期60天)/M3(逾期90天)之说,逾期多久才算不良,每家平台都可自定义计算口径;其次是不良率本身,有的平台是针对所有贷款公布不良率,有的平台针对特定时期公布不良率,有的平台则只计算特定品类贷款产品的不良率。

口径的影响能有多大?不妨看个例子。前几日,互金协会发布《互联网金融信息披露个体网络借贷》(T/NIFA1-2017),其中对于逾期的界定为“按合同约定,出借人到期未收到本金和利息”;而在之前的版本中,逾期是指“借款人在借款合同约定的期限内未足额偿还本金和利息”。按照新的口径,网贷平台频现零逾期的“奇观”便有了合理的解释,因为既便借款人逾期,只要不影响对出借人的足额偿付,便不会影响平台的逾期率指标。

而基于同一口径下的历史数据对比,分母便成了关键。有银行工作经历的人都知道,四季度是放贷淡季,因为四季度放贷当期利息收益不能覆盖新计提拨备,影响净利润;而很多互联网金融平台,尚没有计提拨备的意识,四季度反倒是放贷高峰期,可以做大分母,美化年末不良率。和某平台的信贷业务员聊天,据他所称,对于资质较差的借款人,他一般都会建议11月-12月期间来申请借款,成功率会大大提高,因为平台风控会有意放松准入标准以做大分母。

说完不良率指标本身的问题,再谈谈不良风险滞后性。随着行业黑名单共享机制的推动,借款人逾期或恶意拖欠的行为有很大概率被其他平台获知,从而导致在第三方平台也借不到钱。因此,借款人流动性状况恶化时,宁愿以贷还贷,也轻易不会逾期。在这个阶段,借款人的还款行为看似良好,实际上已经隐患重重。

有人要问了,当前宏观经济企稳、居民收入水平也在稳步提升,借款人流动性应当不至于出现大面积恶化吧?像美国次贷危机的爆发,如果不是因为基准利率提高导致利息负担加重和房价下跌,后果也不至于那么严重。

问题是,当贷款产品的年化利率达到40%以上时,过度贷款本身就在侵蚀借款人的流动性健康状况。因为对绝大多数借款人而言,其收入增速都不可能达到40%以上,借款金额越大、借款期限越长,借款人的流动性便会越差。尤其是借款人陷入以贷还贷的困局时,总的借款金额出现急剧上升,其流动性也会加速恶化。既便宏观层面、收入层面一切良好,借款人自身的资金链也总有断裂的一天。

当个体行为上升至群体行为,个人资金链的问题便衍生为行业不良的集中爆发。

关于现金贷的明天

抛开幻觉,我们会发现真实的现金贷行业远非看上去那么生机勃勃、健康可持续,相反,高速增长的表象之下的确潜藏着风险。

说到现金贷的风险对治,目前业内已经给出了很多有建设意义的意见,比如加强行业准入监管、对高利率进行管制、对借款人的多头借贷行为进行管制、强化资金用途管理、严控以贷还贷等高危行为等等,这些建议都对,但很多问题一环扣一环,若不考虑行业实情,很多长期看来有效的措施在短期反倒有可能火上浇油,提前引爆风险,酝酿出新的问题来。

如果承认现金贷是个危险的游戏,当务之急是控制增量,提高高利率的现金贷平台发展新借款用户的门槛,堵偏门才有更多地人走正门;其次便是对存量问题进行摸底排查,重点关注资金用途风险,扶持场景借款,谨慎对待过度借贷行为,避免粗暴停贷引发风险;风险可控后,最后才是从业机构的准入门槛和金融持牌问题。

最后的最后,现金贷有没有明天呢?当然是有的,从大趋势上看,依旧是蓝海。只是,短期的风险和问题需要先解决,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步子便不能太快。

作者:薛洪言,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微信公众号:洪言微语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