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4日 22:50:05 航通社

文 | 书航

如果有公司想IPO,它得没有“软肋”,只有“铠甲”。它首先要能讲一个好故事,给大家一个更好的想象空间;同时又要看它的敌人是否很多,是否有容易被对手和业界攻击的弱点。

11月8日,腾讯控股分拆的阅文集团在港交所上市,首日如愿大涨82%,进入“红底股”(股价超过100港币)的行列。阅文在国内在线文学市场份额庞大,是由腾讯业务部门分拆,既有巨头靠山,又无显著威胁,大涨都在预料之中。

阅文IPO盛况之空前,只有几年前从港股退市的阿里巴巴才能相提并论。有香港媒体推算,散户认购一手的中签率只有7.72%,也就意味着,只有花超过110万港元认购100手,才能够稳获1手,而每手账面即赚9480元。

有持有阅文的基金经理表示,没有在当天卖出股份,将其视为“买六合彩”,期待着以后它还能涨更多。

奇虎360欲借壳江南嘉捷上市同样广受关注。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篇文章讲到,有券商使用数据分析的手段,排除了众多可能的壳公司,圈定了江南嘉捷和乔治白两家,作为360可能的借壳对象。

360的商业模式、业绩表现是业界和用户都看得到的,所以证监会也对360大开绿灯,说欢迎优秀的国内企业回到A股。

反过来,前两天成功登陆美股的趣店,股价则经历了一次过山车。赴美上市一般都是企业功成名就的其中一个标志,此时自然会有一些对手虎视眈眈。如果内功不过硬,很容易被对手和媒体监督揪住不放。

在不太懂中国国情的美国投资者看来,趣店的模式很好,覆盖的人群很多,符合传统上中国“人傻钱多速来”的印象,所以一开始趣店认受性很强。

然而很快媒体就纷纷曝光趣店校园贷业务的监管疑云,以及对蚂蚁金服的过度依赖,趣店CEO罗敏回应却引发更大质疑。特别是有消息传出监管将更趋严格,这直接导致趣店随后的股价破发。

以“会讲好故事”和“没有强势对手”这两个标准来看搜狗IPO计划,它的情况并不是特别好。

搜狗目前标榜人工智能是业务主要方向,但AI整体的发展势头,都低于业界期望。搜狗的本行搜索业务背靠腾讯,这是搜狗目前发展的最大优势。但这一合作不够稳固,同时对手众多,这是其软肋所在。

有媒体统计,搜狗在招股书当中有90次提到人工智能。而具体产品则遍布输入法、搜索、及其他单独产品和解决方案当中。

与原先搜狗制定的“输入法-浏览器-搜索引擎”的“三级火箭”愿景相比,AI梦的成型度远远没有前者那么高。只是,随着PC互联网的式微,“三级火箭”不得不退居二线。

现在即使是谷歌、亚马逊、BAT等业界头部企业,对AI特别是王小川推崇不已的“强人工智能”的研究和应用都还在相对早期的阶段。此时,对科学家和研发力量的争夺会非常激烈。而搜狗有和清华共建实验室等做法,但缺乏比较亮眼的研究团队阵容。

过去一年,直到今年年初之前,百度一直有吴恩达站台,确实引发了百度一些产品的改善。其他像阿里、腾讯、今日头条等现在都有一定的科学家储备。与腾讯在搜索领域展开合作的搜狗,却暂时不能“借用”腾讯的AI科学家资源。

搜狗目前真正的盈利基础在于它与腾讯的长期合作。招股书表明,腾讯将至少到2023年都继续和搜狗在主要产品中默认搜索引擎的合作。

但与此同时,搜狗却依然是主要由搜狐和王小川控制的公司。腾讯虽然占股,但并未达到控股地位。在搜狗有30%多的流量来自腾讯之外,还有40%的流量来自预装搜狗搜索引擎的手机。

我们都知道,当时在搜狗接纳腾讯投资之际,王小川提出的一个条件,就是尽可能的继续保有对公司的控制权。这种机制造就了搜狗拒绝与360的协议并投入腾讯怀抱,但也注定它将为维持相对自主付出一定代价。

腾讯战略投资搜狗的原因跟入股京东类似,都是因为自己在这一领域做不好,而不得不托付给别人。但是,如果腾讯自己能做好搜索,它还真的不一定会继续与搜狗的合作,这与腾讯跟京东形成的合作关系,是有非常大的区别的。

基于自身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研发经验,腾讯有可能会在未来的自办搜索当中实现技术上的“弯道超车”,此外和关闭搜搜业务时不同,市场份额问题也不需要腾讯操心。相对而言,腾讯自己做好电商的可能性现在依然非常之低。

所以,搜狗不一定能给华尔街讲好自己的故事,而与此同时对手又虎视眈眈。我个人因此认为,即使搜狗上市后不一定短时间就破发,它的美股之路也肯定不会一帆风顺。

首发于百家号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