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07日 10:08:08 齐俊杰

美国减税或将加快中国房产税改革

作者:齐俊杰看财经

上周末的美国减税通过参议院,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财经新闻,基本就三条,第一就是降低个人所得税,第二是将企业所得税从35%降低至20%,第三海外财富回流的税率也从35%降到了10%以下,有一种说法是,以后还有可能取消遗产税。总之这次美国的税改可谓是拿出了足够的诚意,希望能够通过税改刺激经济增长,在全球范围争夺优质企业。

从税率来看,美国并不低,综合税负基本达到了43%,如今减掉了15%的企业所得税,应该能让税负大幅下降,甚至比英国的31%还要低,从而成为发达国家中税率最低的国家。又发达,又稳定,还自由,税率还低。确实竞争力十足。

当然美国人也不傻,减税并不等于减少收入,由于税收的性质,是一个倒过来U型图,税率有个临界点,在这个平衡点上,收入最高。而过了这个平衡点,税率越高收入越低,可想而知如果税率达到100%,那么就不会有人工作了,因为工作不工作也不会有任何收入,所以税率达到100%,就肯定是一毛钱税都收不上来了。这个平衡点是多少呢?各个国家不一样,同样一个国家不同时期也不一样,所以美国这次减税,如果刺激了经济繁荣,更多企业迁入美国,没准他的财政收入不降反升也未可知。

美国这次的目的其实很明确,就是上抢企业,下抢人才,既然全世界经济资源有限,那么我就都抢过来为我所用,而被他抢走企业和人才的地方,恐怕就只能越来越衰落。这个道理想必大家十分清楚,看看我国东北就知道了,原来的一片沃土,重工业基地,结果经济始终停留在计划经济时代,导致大量企业和人才外流,大连万达现在也不提大连了,每年大量年轻人出走,造成了东北经济越来越差。华北也是如此,大量年轻人被北京的经济繁荣所感召,所以整个华北都不好。所以,美国减税绝不是小事,我们决不能骂骂他们不负责任,就了事了,必须要给予高度重视,做出相应对策。

首先,我们能不能减税,说句实话减税的空间不大,营改增号称减税了上万亿,但是企业端感受根本不明显,企业所得税其实降低的幅度有限,因为企业所得说,我们的税率本身在全球范围就不高。如果要减税,必然涉及到增值税,也就是对劳动税的部分下手,这可是全国第一大税,占比极高,所以如果这块税动了,必然导致税收大幅下降。

其次,我们政府运营的成本比美国高的多,而且经济驱动上政府投资的比例要比美国大很多,换句话说我们用钱的地方多。现在还是赤字,再减税恐怕会让债务恶化,这与我们去杠杆的确保不发生金融风险的初衷不符。

第三,全国各地地方债洪峰接近,大量债务在2019年到期,所以各地都不富裕,这就注定了单纯降低收入减税的可能性非常小。

那么怎么办?降低收入减税不可能,但是可以转换收入方式,让羊毛出在猪身上,然后给狗减税,这也是一个互联网思维了。如果我要跟随美国减税,每年降低差不多1万亿的税收,必须在找到一个1万亿的收入才行。而且这个收入还不能出在企业身上,也不能出在劳动者的收入里。那么想来想去,只有房子了。也许房产税改革可以成为这么一个关键因素。

大家一直说的是房地产税,包括开发、交易、持有环节的所有税收,这谁都明白,但其他几项影响并不大,大家最为关注的就是房产税,换句话说就是持有税,这个税是从无到有的,也将是颠覆性的。所以一方面向企业减税,留住优秀企业和人才,留住经济活力,另一方面伸手向房产持有者征税,增加新的收入来源,不但平衡财政,还能够平衡贫富差距。打击资产泡沫的炒作。所以想想看,房产税在国家层面要承担上万亿的税收任务,那么他会怎么收呢?要么他的征收面积非常广,也就是有房就收,如果要给免征面积,那么多套房的惩罚税率就会极高。

一直有种声音,说年薪百万的也不如有五套房子的,一个拆迁户远超一个博士生,清华北大毕业一辈子也买不起学区房,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一个社会的竞争力取决于企业和人才,只有企业强大了,人才越来越多,这个地方的经济才能繁荣,如果大家都靠租房子收房租,就过的优哉游哉,那这个社会也就没什么竞争力了,必然逼走有理想,有追求的人,所以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房产税的征收都已经非常近了。这个税将成为一次社会财富风向的重大变革,以前靠房子积累财富的人,可能会瞬间将财富回吐。不要妄图把房产税加在房租里,转移给租客。还是那句话,房租只跟当地的收入增长有关,不是房东仁慈,一直不涨租,而是根本就涨不动,否则租金回报率不会从10年前的6-7%,跌到现在的2%。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