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泉代言的借贷宝那些不为人知的大秘密

羽泉代言的借贷宝那些不为人知的大秘密
2016年12月06日 00:13 新金融最AI

11月24日晚,注册用户高达1.28亿、撮合交易额高达800亿元的P2P 平台“借贷宝”,被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曝光。

央视报道称,“借贷宝”不光违反个人借款20万元上的限,还存在没有进行银行存管和“赚利差”的问题。

“借贷宝平台参与者大多数都是个人,都在利用这个平台做着借入借出赚利差的生意。”“借贷宝”内部人士向央视透露。

但借贷宝没有曝光的却是,“赚利差”引发的一系列呆坏账问题,一些借贷宝用户甚至出现因使用“赚利差”功能而导致背负沉重债务。

作为互联网信息中介平台的借贷宝,正是仰仗于“呆坏帐”产生的高额“逾期管理费”和“诉讼费”,逾期管理费按照债务总额的5%-40%收取,而诉讼费按照债务总额的3%预收。

证监会和央行“最年轻的处长”

借贷宝由人人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人人行”)于2015年8月8日推出,工商资料显其注册成立于2014年底,注册资本5.5亿元。

人人行全资控股股东人人行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人人行控股”)成立于2002年8月15日,注册资本8.2亿元。

而人人行控股的控股股东为同创九鼎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九鼎控股”),出资4.4亿元,持股约55%,吴刚、黄晓捷和吴强分别出资8243万元、5888万元和4710万元分别持股约10%、7%和6%。

吴刚和黄晓捷正是一手打造“九鼎系”金融王国的幕后操盘手,《2015胡润百富榜》显示,九鼎控股以931.5亿元高居新三板公司市值榜首,其创始人吴刚以180亿身家位列百富榜第120位,成为新三板首富。

借贷宝官网显示,九鼎控股旗下不光拥有九鼎集团(股票代码:430719)和九鼎投资(股票代码:600053)两家上市公司,还拥有九州证券、九泰基金、富通保险(Ageas Asia Holdings Limited)、九信金融、九州期货、中捷保险经纪、晨星成长计划等金融机构。

吴刚和黄晓捷何许人也?被誉为证监会和央行“最年轻的处长”。

公开资料显示,1977年出生于四川巴中的吴刚,原本毕业于中专院校四川省技术监督学校,1998年考入于西南财经大学会计学研究生,2001年考入中国证监会,先后供职于中国证监会监管部检查一处、风险办一处。

5年后的2006年,29岁的吴刚,便成为中国证监会“最年轻的处长”,2007年被外派至北部湾港务集团出任总经理助理,2009年正式辞职下海。

而吴刚的创业伙伴黄晓捷,同样是四川人,1978年出生于内江,1997年考入对外经济贸易大学,2001年进入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5年后获得金融学博士学位。

同样是2006年,28岁的黄晓捷出任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校长助理,成为“央行最年轻的处长”。除此之外,在2006年至2008年间,黄晓捷还是中国证券业协会证券从业人员资格考试命题组的专家委员。

据报道,吴刚和黄晓捷相识于2002年,那一年黄晓捷还在五道口读硕士,吴刚初到证监会工作。工商资料显示,2002年8月15日,吴刚和黄晓捷便在上海创立了思运科(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思运科上海公司”)。

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吴刚和黄晓捷并没有赚到多少钱。主营计算机网络及软件的技术研发、制作、销售,并提供技术咨询服务的思运科上海公司,直到2015年10月28日注册资本才由30万元变更为500万元。

去年11月26日,思运科上海公司的注册资本又由500万元变更为7.85亿元,12月25日正式更名为人人行控股。

“新三板首富”

吴刚和黄晓捷发迹始于二人分别成为证监会和央行最年轻处长的2006年。

据报道,当年12月的一天晚上,吴刚对黄晓捷说:“你换个办法赚钱,去买原始股。”

在那个春节假期,二人总共拉来了1760万元,搞了个小基金。

2007年3月份公司注册完毕,黄晓捷拉着在投行工作的吴强利用周末时间出去找项目,而吴强正是九鼎系的第三号人物。

当年,吴刚和黄晓捷还挖来了四川中铁信托的董秘蔡蕾加盟。

凭借蔡蕾在中铁信托的人脉,九鼎成功投资创业板第一股的吉峰农机,后来又成功投资了创业板第一批上市企业中的金亚科技。

时机成熟,吴刚和黄晓捷双双辞职,但吴刚没有辞成,被中组部派到北部湾锻炼,直到2009年初,吴刚才正式加入九鼎。

在吴刚加盟的2009年,正是创业板的开闸之年,九鼎投资抓住机会在全国扩张。

通过PE工业化生产模式,2014年4月,九鼎投资登陆新三板,成为第一家登陆新三板的PE,并成为新三板市值第一股。

九鼎首创LP(有限合伙人)换股的新玩法,仅两个月,其定增募资近60亿元,超过新三板之前多年定增融资的总和。

2015年5月,昆吾九鼎斥资41.5亿元控股中江集团,并于当年11月底借壳中江地产上市,成为A股私募第一股。去年底,吴刚便以180亿元的身家位列胡润2015年百富榜第120位。

但蹊跷的是,成立于2013年的人人行控股第一大股东九鼎控股,注册资本只有5000万元,作为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的吴刚和黄晓捷分别认缴的1750万元和1250万元注册资本,截至2015年底,仅分别实缴出资350万元和250万元。

不光如此,吴刚和黄晓捷等自然人股东,也并未在2010年便已成立、注册资本150亿元的同创九鼎投资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实际出资一分钱,截至2015年底,仅有九鼎控股实缴注册资本25.4亿元。

借贷宝官网显示,其公司的核心团队皆来自国内外知名金融机构、法律机构,以及百度、阿里、腾讯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但是在其官网上并未有其任何一个高管的个人简介和照片。

“传销式”营销

去年6月22日,主打熟人借贷的借贷宝app上线,于是开启了疯狂的“拉好友抢20亿现金”推广活动。

这个活动的诱人之处在,“拉的好友越多,你分到的钱越多,而且还能直接提现”。

借贷宝活动介绍称,“您邀请100位新用户,便可获得2000元现金奖励。他们每个人再分别邀请100位用户,您即能获得10万元,总共能获得10.2万元。”

这种类似传销“拉人头”式的营销手法,切中了人们投机取巧、不劳而获的心理。

只要能邀请100个人下载借贷宝app,就有可能获得10万元现金,这比上班轻松多了,上一年班有很多人也挣不了十万块。

这让借贷宝迅速积累了大批注册用户,随后便成功推出“熟人借贷”模式,“借款金额、利率、期限均由借贷双方自行约定,无需审批审核,一键发布。”

借贷宝官网介绍,只要注册成为借贷宝用户,便可上传手机通讯录到借贷宝,然后邀请自己的好友入驻借贷宝,于是便可以向自己认识的全部借贷宝用户发起借款。

“根据您对好友的熟悉程度、信用情况、所借款项、借款期限及年化利率,决定是否借款,而且还可以匿名出借。”

“所有交易都发生在熟人之间,借贷宝只是信息展示平台,不经手用户资金,无资金池,风险比陌生人借贷更低”。借贷宝官网称。

2015年8月,借贷宝便宣布获得A轮融资20亿元,去年12月羽泉兄弟代言的借贷宝广告,便在十大卫视和五大网络视频网站高调播出。

今年1月,借贷宝又宣布完成25亿B轮融资,号称估值500亿。

“赚利差”越陷越深

然而,在快速扩张的背后,借贷宝背后隐藏的风险开始积聚。而真正让“熟人借贷”的借贷宝风险放大数千倍的,正是其另一大功能“赚利差”。

比如小刚向小强借了2万元,期限6个月、年利率10%,小刚又将这2万元以15%的年利率借给小璐半年,这样小刚便可净赚5%的利息收入,500元。

但随之而来的风险,便是小强和小璐可能并不认识,虽然小强只赚到了1000元利息,但是小璐的借款利息已高达1500元。

更可怕的是,如果小璐再以20%的年利率,把这2万元借给小军半年,那么借款成本已高达2000元,小军再以24%的年利率借给小马呢?

随着借款利率和成本的不断提高,借款风险便成倍增长,于是呆坏账便出现。

据网易财经报道,来自江西的公务员叶先生,目前工资收入5~6万元/年,兼职收入30万元/年。3月份,他开始参与借贷宝借贷,投入本金100万元,5月底开始他借出去的钱全线逾期,“从3月到现在,我借进120万左右,借出去250万元,现在一分钱都收不回来,亏了220万元。”

“低进高出”赚利差是像叶先生这样“中介”在借贷宝的盈利方式,他们一般以24%的利率借进来,再以36%的利率放出去。

盈科律师事务所朱昱辉律师表示,“赚利差”功能有诱导平台用户从事类似商业银行“低收高卖”业务的嫌疑。

而能够借入120万元的叶先生,便是借贷宝的“金融大亨”,关注上限是3000人,净借入额度为100万元,借入和赚利差总额度可达300万元。

即使是借贷宝一个“柜员”级别的用户,也能关注1000人,净借入40万元。

而如果匹配了自己的通讯录以后,没有发现宝友,借贷宝会在App里向你推荐“可能认识的人”,如果希望快速涨粉吸引关注,在淘宝上花30元,便可以得到1000名活跃宝友,或者通过QQ群、微信群添加互不相识的人。

“借贷宝”内部人士11月24日向央视透露,“借贷宝平台参与者大多数都是个人,都在利用这个平台做着借入借出赚利差的生意。”

在一个500人的借贷宝投诉微信群里,多名投诉人向《IT时报》抱怨,他们的偿还意愿在高额的逾期管理费面前无能为力,并表示,他们的宝友里有90%以上的用户逾期。

但借贷宝对此进行了否认,并表示经统计发现,平台用户逾期超75天的逾期率约1%左右。

即使按照借贷宝所宣称1%逾期率粗略计算,其平台高达1.28亿用户中的逾期人数也高达128万。

今年10月,来自山东、江西、重庆等地的近千名借贷宝用户,便赴京奔波于借贷宝公司、法院和媒体之间维权。

“逾期管理费高达40%”

为了防止借款逾期,借贷宝也是使尽浑身解数,先推出了“先秒先回”功能。

比如债权人为了不让债务人的借款因为逾期变成死循环,自己再出一笔钱,让债务人还清旧账,新账时间重新计算。

也就是说,为了盘活整个链条,债务人根据上笔欠款的本金和利息,重新开一个借款标的,而出借人则去“秒杀”,将钱借给对方,以“新账还旧账”。

与此同时,借贷宝规定,用户在发起借款或赚利差的同时,要签署《委托贷款借款协议》。

协议约定,如果用户在借贷宝平台上累计应支付的逾期管理费达到 10 元以上,并且任何一笔借款逾期超过 30 天仍然未能还清时,银行会向该借款人发放期限为 30 天、贷款利率为0的委托贷款,但是这笔委托贷款仅限用于预付借款人在平台上应支付的逾期管理费。

如果 30 天后,借款人尚未还款,那么他的逾期记录将直接上传央行。

但是逾期依然出现,这也使得像叶先生这也的“出借人”、“中介”越陷越深。

6月15日,《北京青年报》报道称,为了防止逾期,借贷宝“中介”要求女大学生“裸持”(以手持身份证的裸照、视频为抵押)进行借款,逾期无法还款将被威胁公布裸照给家人朋友。

一名叫林晓的女大学生,通过借贷宝平台以周利率30%、每次5000元的方式,先后向15人共借款12万余元,但是短短4个月后,债务就已经滚到了25万余元。

而债务急剧膨胀的原因,正是因为借贷宝收取的高额逾期管理费。

这个逾期管理费有多高?借贷宝官网宣称,“根据逾期时间长短的不同,按照欠款总额的5%到40%不等收取费用;对于特别疑难复杂案件和需要上门催收的案件,收费标准还会上调。这也是国内催收行业的通行标准。”

这也意味着如果你在借贷宝有100万的未能如期收回,那么即使追回来后其中的40万,甚至更多将有可能落入借贷宝的腰包。

来自山东的公务员丛先生,今年春节前后开始玩借贷宝,目前借出本金40多万元,逾期122万,5月26日开始逾期的他,已经产生了将近100万元的管理费。

“借贷宝”背后的“人人催”

对于逾期管理费,借贷宝解释,与民间借贷司法解释中出借人收取的各种费用的法律性质不同,并非利息或变相利息,而是第三方基于催收工作,并根据平台借款合同的约定而收取的服务费用。

而这个所谓的“第三方服务公司”,便是吴刚和黄晓捷在去年9月25日,成立的人人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人人催”)。

工商资料显示,人人催注册资本1000万元,唯一股东正是人人行控股。

根据公开信息,人人催是一个采用了互联网众包模式的债务催收平台,即具有催收能力和催收意愿的个人都可以成为合作催收员,在借贷宝平台上抢逾期债务单进行催收,获得酬金。这个催收网络覆盖全国并施行属地化管理。

借贷宝宣称,为帮助债权人快速收回出借资金,逾期15日以内,人人催将以电话提醒为主;逾期45日以内,以专业电话催收为主;逾期46日起,位于全国各地的人人催将进行上门催收。

一旦人人催也无法也帮助收回逾期借款,那么债务总额大于1000元、逾期76天以上的逾期债务单,便可委托人人行诉讼。

借贷宝规定,诉讼费预付标准为:债权转让日的本金和利息、罚息总额*3%,今年3月15日签订的借款协议可由人人行先行垫付,而之后的签订的协议则要由出借人一次性预付,而且诉讼费按照借款笔数按次计算。

“即使在诉讼阶段,高昂的逾期管理费也不会停止收取,因为人人行仍然在为出借人提供催收服务。”借贷宝称。

在起诉前,出借人需将借款协议下的债权转让给人人行,根据法律规定,一审诉讼期限6个月,二审诉讼期限3个月,不包括公告、管辖权异议等期间,预计完成整个诉讼流程,6-12个月时间。

如果在一年内能追回逾期借款,那么每笔还款按比例偿还借款本金、利息、罚息与逾期管理费两个部分。

比如借款人应还本金+利息+罚息为1000元,逾期管理费为200元,但借款人只偿还600元。此时,本金+利息+罚息500元偿还至出借人账户,逾期管理费100元由人人行收取。

“借贷宝”前途堪忧

在“裸条”事件曝光后,借贷宝宣称,对18-22岁的在校大学生进行特别限额保护,借款额度上限为8000元。

而此次被央视曝光后,11月24日晚间,借贷宝官网便宣布,公司已将个人用户借入额度下调至20万元,并已与银行签订了第三方存管协议。

但是对于臭名昭著的“赚利差”功能,借贷宝却宣称,“公司已于早前决定取消‘赚利差’功能,但是由于当前平台还处在12个月的整改过渡期中,因取消‘赚利差’技术开发尚需一定时间,在完成开发后将尽快上线新版本,确保过渡期内整改完毕。同时也在研究临时关闭‘赚利差’功能的技术方案,尽快上线处理。”

8月24日,银监会、工信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发布了《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其中强调P2P的信息中介属性,平台要严守信息中介定位,并完善征信系统、信息披露工作以及风控手段。

其中第十二条第三款要求“保证融资项目真实合法,并按照约定用途使用借贷资金,不得用于出借等其他目的。”标准排名认为,借贷宝的“赚利差”功能明显违反此条规定。

不过11月25日,“赚利差”功能在借贷宝火速下线。借贷宝宣称,其平台不设资金池,没有吸收公众存款,不提供增信,亦不参与交易,并且不提供担保,“在功能上相当于为民间借贷提供了便捷规范的线上记帐服务,因而不存在集中风险的问题。”

目前,交易额超800亿元的借贷宝,至今并未实现盈利。借贷宝在回复《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借贷宝是一家创业企业,目前还处于融资阶段。

“作为一个社交金融平台,与市面上社交属性的产品类似,通常都是在前期发展用户和活跃度,变现是在后期。借贷宝在现阶段也不急于盈利。”借贷宝称。

这或许也是身家超180亿元的吴刚,作为大股东为何在公司成立2年后仍未向借贷宝控股方九鼎控股足额缴纳注册资本的原因,也未向成立5年多的九鼎投资缴纳一分钱注册资本的原因。

借贷宝能否“涅槃”,尚待时间检验。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