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玩家被悉数收割,移动直播进入巨头割据时代

新玩家被悉数收割,移动直播进入巨头割据时代
2017年05月25日 14:54 罗超

直播市场大结局比所有人预期的都来得要早,创业型直播平台正在被密集收割。5月23日,9158母公司天鸽互动在发布Q1财报时通告,其已战略投资花椒直播1亿元人民币现金,所获股份不详,其还拥有追加投资的权益。另一个位居第一梯队的直播平台映客更早之前已进入宣亚的怀抱。斗鱼和龙珠被腾讯投资是更早的事情,一直播则干脆是含着微博给的金钥匙出身。

现在还置身巨头之外的直播平台已然不多——这里的巨头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BAT巨头,而是指有一定实力的玩家。天鸽互动是已上市的三家直播公司之一。映客的投资方宣亚主营业务是做公关营销,但却是一家不差钱的上市公司。最近完成10亿元B轮融资的熊猫直播,CEO是王思聪。没有大树可抱,哪怕有VC撑腰,独立直播平台都已很难玩下去。

这个大结局是可预期的,因为几乎每一个互联网市场,最终都会上演巨头收割的结局,即便不被收购,巨头也会通过投资分杯羹。但移动直播市场才兴起一两年,大结局到来太快令人猝不及防。

为什么移动直播这么快进入割据时代?

究其原因还在于这个市场本身的特殊性。

第一,创业直播平台面临的对手太强悍。

移动直播是一个新市场,也是一个老市场。许多市场是巨头先让创业者跑一段时间再来收割,但移动直播市场巨头入局更早。在移动直播之风兴起之前,天鸽互动、YY就已上市,只不过它们最初是在PC上做直播,之后进行移动转型,这类老玩家成为直播创业者的第一只拦路虎。

社交平台进入直播市场具有先天优势,LBS社交陌陌的直播为其带来超过80%的收入,股价翻了近5倍,市值挺进80亿美金俱乐部,它成功分走了直播市场的大蛋糕。微博和腾讯的一直播、NOW直播同样表现很好。社交直播算是第二只拦路虎。

成熟直播平台和社交直播平台,不缺钱,也不缺资源,有这两只老虎在,创业型直播想要独立发展壮大就非常艰难了,虽说花椒和映客侥幸跑进第一梯队,但最后却还是要找靠山。

第二,创业直播平台短期难有造血能力。

在移动直播玩家出现之前,天鸽互动、YY就已经上市,造血能力早已形成,天鸽互动在投资花椒之前账上更是储备了17亿元现金。而移动直播平台除了秀场之外还没有找到有效的变现模式,秀场已经被天鸽互动、YY和陌陌瓜分殆尽,陌陌的LBS社交属性又不可复制。所以其他移动直播平台都不主打秀场,而是做综合直播,要做直播版的微博。商业模式主要是广告,但传统视频广告在直播中很难奏效,映客等平台都在尝试创新广告,要市场接受还需要时间。所以,尽管陌陌、YY、天鸽互动都靠移动直播赚得钵满盆满,但非上市公司却还没赚到大钱。

短期内赚不到钱不是一个公司要拥抱巨头的理由,毕竟还有VC在。然而现在创业型直播平台想要做“直播版的微博”又面临另一个问题是,它们需要迎战微博+一直播这样的社交直播,为此要支付更高的内容和用户成本,比如要去邀请明星这样的顶部内容来吸引用户,打赏收入可能还要全部分成给主播。成熟直播平台如天鸽互动主播分成比例一直维持在50%到60%,不需要去“拉拢主播”也有主播过来表演,Q1财报显示其毛利率高达84.7%,创业型直播平台根本拼不过。

VC不傻,既然有这么多强有力对手,短期内又无法自我造血,明知山有虎,自然不会向虎山行。就算投资也会投资一直播、熊猫直播这样的有背景平台,一直播母公司一下科技E轮融资是5亿美元,熊猫直播B轮是10亿元。所以创业直播平台拿不到VC的钱,就只能找靠山了。

第三,严格的监管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稻草。

相关部门去年对直播有了牌照要求,然而只是拿牌照是不够的。直播平台必须投入巨大的资源去做好内容监管。由于直播是实时的,监管难度比视频要大很多。成熟直播平台已经有比较低成本的方案,比如通过“每分钟截屏再智能图像分析”来判断违法违规表演内容,但创业型直播平台还要从零开始,建立内容审核团队、内容监管系统,这是巨大的支出。更重要的是,稍有不慎触犯红线就可能付出机会成本,最近文化部宣布,前期已针对网络表演市场进行专项整顿,关停10家网络表演平台,行政处罚48家网络表演经营单位。这就像当初的网吧一样——没有监管时遍地开花,问题不少;有了监管网吧更规范了,但许多网吧都被淘汰出局了,要玩下去成本也高了。

割据时代的移动直播市场将现金为王

移动直播市场大局已定,创业者未能占山为王,巨头割据则意味着谁也不能干掉谁,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后手,各自占住一片地盘:YY和天鸽互动有主播资源优势和各自的内容特色;腾讯的社交能力无需赘言,陌陌的LBS属性无人可复制;微博的社交媒体属性和名人资源同样是壁垒。

跑马圈地阶段已过,直播平台之后都要努力赚取真金白银。

一方面,已赚得钵满盆满成熟直播平台在纷纷寻求增量。

陌陌Q1财报显示其净营收同比增421%达2.652亿美元,净利润同比增长达到615%达到9070万美元,直播营收达到2.126亿美元。然而在整体营收中占比却并未大幅增加:80.17%比上个季度的79.15%高不了多少。付费用户的ARPU值出现下滑,从去年Q4顶峰的383.96元人民币下降到357.04元。

受益于移动直播转型成功,天鸽业绩还在加速度增长。Q1收入2.4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1.0%;来自在线互娱的收入为2.11亿元,占比86.5%。集团毛利率为84.7%,净利润为9922.7万元;经调整后净利润为1.05亿元,同比增长177.5%,这些数据比2016年表现都要好。不过,随着用户规模和付费能力到顶,基于秀场模式的直播打赏收入将不可避免地迎来天花板。

陌陌已在寻求“去直播化”,大力推动视频社交战略,强化游戏、会员增值和移动营销等非直播收入。天鸽互动投资花椒是为了创造增量,它还在通过发展金融科技、游戏等非直播业务来将流量变现。显然,靠打赏在直播市场赚了大钱的玩家,正在努力寻求新的商业模式,不依赖打赏收入。

另一方面,不做秀场的直播平台也在努力赚取真金白银。

微博发布Q1财报时透露,今年下半年将与“一直播”分享直播收入。微博希望“从一直播的业务增长中获益,获得一直播的主播们更多的优质内容,并从这些内容的广告收入中获得分成。”这意味着上线一年的一直播正在将重点放到商业化上,但它并不会去跟陌陌们争夺用户打赏收入,而是在尝试新型直播广告、内容电商以及内容付费等模式。映客在被宣亚收购时则讲了一个直播+营销的故事。总的来说,直播市场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都会是赚钱。

微博@互联网阿超

微信 罗超频道(luochaotmt)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