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07日 19:55:04 周律师的法律小课堂

12月5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网显示,山西前首富李兆会因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已被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依法限制出境。

据案件执行信息显示,李兆会被限制出境,与一笔逾2.16亿元的执行金额有关,案件申请执行人为美锦能源集团有限公司。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信息显示,2013年1月10日,海博鑫惠与银行签订《综合授信协议》,获得5.2亿元银行授信,美锦公司、李兆会等作为保证人,为海博鑫惠提供连带责任保证担保,美锦担保最高授信额度2亿元。

海博鑫惠为李兆会关联公司,后因海博鑫惠公司出现重大经营风险,授信银行于2014年3月13日提起诉讼,请求判令海博鑫惠公司向其归还借款本息,美锦公司、李兆会等保证人承担连带担保责任。

公开资料显示,李兆会,1981年生于山西闻喜,2005年毕业于武汉科技大学企业管理专业。

2003年1月,李兆会从父亲李海仓手里接手海鑫钢铁集团,担任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

2008年,李兆会荣膺山西最年轻首富;2010年胡润百富排名,李兆会凭借100亿元的财富排在第85位。2013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名单中,海鑫钢铁以营收165.5亿位列184位,为山西省最大民营企业。

然而,从山西首富,一度被推上胡润百富榜的第78位到如今被限制出境,负债率超过100%,李兆会是如何一步步让这个资产规模超过40亿元的地方支柱企业走向死路的?

2003年1月22日,农历腊月二十,山西省运城市闻喜县发生了一起震惊全国的枪案——全国工商联副主席、海鑫钢铁集团董事长李海仓,在办公室被人开枪射杀,凶手随后饮弹自尽。

当时海鑫钢铁大约有7个股东、10个创业元老,但它的股权分布极不均衡,李海仓一人独占超过90%的股权。

而根据《继承法》规定,这90%多的股权由李海仓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即配偶、子女、父母平均继承。李海仓父母、妻子都健在,还有一双儿女李兆会和李兆霞,共五名继承人,每人各得1/5。

在最后一次监事会会议上,李兆会的爷爷李春元一锤定音:我和海仓的母亲都年事已高,海仓的妻子又没有这个能力,所以只有海仓的儿子(李兆会)来继承。

28天后,李海仓之子——没有任何工作经历、不满22岁的李兆会被迫从国外中断学业,回国接管了资产规模逾40亿元,员工近万人的海鑫集团。

当爷爷开始要求他接班时,李兆会是不干的,因为他觉得自己承担不起。但接班的程序已经启动,李兆会不能对母亲和爷爷的要求无所回应。

接班初期,李兆会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改往日贪玩的习气,全身心投入工作之中。

2003年,海鑫钢铁的资产总值达到50多亿元,上缴利税超过10亿元,是历史上发展最快和最好的一年。

2004年,海鑫钢铁的资产总值更是达到70多亿元,上缴利税12亿元,还成为当年度中国民企中的第一纳税大户。当年8月,海鑫钢铁还在即将兴建的跨海大桥——杭州湾跨海大桥原材料招投标中一举中标。

但繁荣背后也有隐忧。内部员工曾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说,海鑫一直在“吃老本”。和整天在厂子里勤勤恳恳的父亲不同,李兆会对钢铁不感兴趣,他把重心从实业转向金融,专注投资,在公司角色更像个甩手掌柜。日常事务交给手下“军师”处理,自己只负责点头摇头。行踪神秘,一面难求,当地政府领导想见他一面都非常困难,父辈精心维护的政商关系毁于一旦。这些都为海鑫日后遭遇毁灭性打击埋下隐患。

2006年第一季度,全国钢铁企业大面积亏损。李兆会面对这场严峻考验,不但没有减产,而且还在扩大生产规模。从2005年下半年钢价下滑开始,李兆会将父亲留下的旧高炉和炼钢炉都拆了,重建新炉。

2010年,29岁的李兆会迎娶知名影视明星车晓,挥金如土,婚礼当天动用了200多辆豪车,600多桌酒席,极尽奢华。更荒唐的是,二人婚姻仅维持一年多就结束,传闻李兆会支付高达3亿元的天价离婚费。离婚没多久,李兆会套现山西证券四千万,涉嫌违规接受调查。

但这并没有影响李兆会成为关注的焦点。2013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名单中,海鑫钢铁以营收165.5亿位列184位,为山西省最大民营企业。

没想到一年后,情况急转直下,海鑫集团于2014年3月19日被迫全面停产。从此,李兆会光环褪去,开始频繁和法院、云集的讨债者打交道。

根据《记者观察》杂志报道,在债务危机最严重之际,其妹李兆霞甚至私刻公章提走矿石投入生产,被港口以诈骗罪起诉并带走,后李兆会变卖私人飞机还债3亿,原告撤诉,李兆霞才重获自由。而当时李兆会已经被限制出境了。2015年,海鑫钢铁开始破产重组,继续周旋在各种债务纠纷中。

海鑫的没落,有人认为是钢铁行业不景气造成的,也有人认为是金融部门抽贷,但外界批评更多归咎于李兆会自身对企业管理不善。李海仓生前并没有对儿子进行系统的继承人培养计划,送到海外留学多年,没有父亲言传身教,没有在基层摸爬滚打,缺少坚韧不拔吃苦耐劳的企业家精神。

从以往成绩看,李兆会擅长资本运作,但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接班人。李兆会曾说:“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它败在我手里。”结果却事与愿违。

文章来源:人民法院报

申明:感谢作者的辛勤原创!

转载文章如遇版权问题,请与管理员联系,管理员将及时更正文章作者或进行删除。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