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07日 22:40:10 愉见财经

不少人有向贷款公司借钱的经历或需求,但他们中却较少有人能完全弄明白,这笔借贷的综合成本是多少、以及各项息费都花去了哪儿。加上这个行业的参与者本就鱼龙混杂,以至于“高利贷”的骂名似乎从未远去。

那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本期“愉见财经”就来庖丁解牛一个真实的借贷案例。

“小牛”们的盲区”

小牛向“愉见财经”出示了一份他于去年年中、与深圳市佰仟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签署的消费贷协议,贷款分期24期(两年)。小牛正常还款不到一年,就选择违约不再还款,原因是他开始对自己曾经签下的还款息/费率产生质疑。

故事还要从2016年4月11日说起。那天小牛去买手机,并在两款相差数百元的机型之间犹豫不决——他显然更喜欢贵的那款,但又想省点钱买台便宜的。

佰仟金融的驻店销售员“帮”了小牛的忙,用分期付的方式让小牛“安心”地选了贵的那款:3900元的手机,办一个消费贷,当场只需要付首付800元,余下的分两年来还,这样每个月只需要付约265元。

“爱生活,爱品质,梦想不能等过期,细水长流筑未来。”这是小牛拿到的一份分期购产品说明小贴士上的说辞。销售员还说,趁年轻时办一些小额贷款、积累一些信用记录,这对未来有好处,以后买车买房贷款都更方便。

这些“话术”,让小牛深以为然。他盘算着自己每月零花钱有个3000、4000呢,之后每月才拿个200多元来还款,感觉没压力。顿时买新手机这件事儿,就像没怎么花大钱似的,而且还能为自己积累信用记录。

这名驻店销售给小牛讲解了还款方式、还款日期、还到哪个账号以后,就带小牛拍了一张两人的合影以示“面签”。小牛随后在一份申请表的末页签了字。

全过程中,小牛没有细看那些“分期购服务内容”,以及另一份“分期购消费贷款三方协议”,他也没再多问那名销售问题。“愉见财经”事后问及多名借款人后发现,像小牛这样不细读借款文件的借款人比比皆是。

这些借款人,考虑的是当场能少付钱,以及之后每月还款压力可接受。这也确是消费金融本身的出发点及存在意义——帮助消费者以更小的、每月可负担的压力,更早地获取他所需要的物品及生活品质,也以此刺激和拉动社会消费。

小牛就这样开心地拿着当场只付了800元就买到的手机,回家了。

以上是小牛对他人生第一笔贷款发生始末的自述。买完手机的次月,小牛开始还“月供”,直到这时小牛才突然意识到,265元×24期=6360元,这意味着自己借了3100元,总共却要还借款金额的两倍还多。

(备注:由于佰仟金融风控体系的提升、及行业今年以来的充分竞争,该公司今年以来已大幅调降费率,而消费金融公司推荐给客户的贷款产品和客户本身的信用水平也相关,优质客户可获更低息费水平。此案例仅作息费结构分析之用,不代表该公司或行业头部企业当前定价水平。)

在等额本息的还款方式下,小牛其实算不来自己贷款的年化综合成本是百分之几,但“两倍还多”的大概念,让小牛自以为掉进了一家高利贷公司的坑。

但佰仟金融却表示贷款利率并非小牛所述。解剖小牛的还款构成,当中其实除了贷款利息,还包含各项必须要付的服务费用和可选服务费用。

最高人民法院对借贷的利率划了两条红线: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超过年利率36%,超过部分的利息约定无效。参照这一规定,36%的年利率水平成为社会上普遍判断高利贷的临界点。

从小牛签署的协议来看,若仅算利息部分,其分期购产品利率部分的定价为月息1.75%,换算成年化利率不过21%——仅看利息的话,算不上高利贷。

小牛一头雾水,因为他毕竟总额要还6360元。他强烈感觉到自己吃亏,却又说不上这“亏”吃在了哪里。小牛的思维逻辑其实有一定代表性,这是不少金融消费者的“盲区”。

我因为对本话题的关注,而被带进了两个所谓“佰仟用户”的微信群,其中一个群有23人、另一个则有近百人。这些群本身就由一批“逾期户”集结而成,其中不乏恶意骗贷者或“羊毛党”在群中起舆论领袖的作用,因而群里许多人都会抱怨“利息过高”,或和小牛一样有着“因为对方是高利贷,所以不敢去法院起诉”这样的错误论调。

可是,当被问及“你们的贷款产品利率是多少”,或“你们的月还款中有哪些组成部分”,两个群无一人能回答,因此也无人知道,自己还款的总量里其实包括了“可选服务”。换句话说,如果签约时能读一读协议,这项服务完全可以不选,这笔服务费也完全可以不付。

这些群里又弥漫着一种场阈:明明私底下谁都心虚,不知道这样拖下去让罚息总额越垒越高最后会如何收场,但在群里却又互相鼓励“逃废债”,并借此形成某种暂时的安全感。他们尝试为逃废行为寻找合理性,攻击消费金融公司收高息在先,因此他们才不还款,并不觉得把数学里“负负得正”的思维变造到法律框架里有何不妥。

正是在这种“逃废有理”的场阈作用下,小牛自今年3月份开始也停止了还款。但他的忧虑却没有停止。

两个月后,小牛的新问题来了。“我的央行征信出问题了。”他说。他用手机端查到的央行信用报告里已经标注“信用较差”,逾期记录在案。贷款时曾想积累一些优良信用记录的他,央行征信报告已然抹上了污点。

小牛听朋友说,像佰仟金融这种“民间金融公司”是没权限报送征信的。他怎么也想不通,为啥在央行征信里,给他放贷的机构摇身一变成了某北方地区城商行。就这样,他欠了商业银行的钱不还,于是上了征信。

这道计算题的答案是个谜

在消费金融借钱,年化成本究竟怎么算?为什么明明是在佰仟金融借的钱,在征信报告里看见的竟是欠了某个城商行的钱?对于金融消费者有权知道、机构却不会主动告诉你答案的这些问题,“愉见财经”正在进行 #有道计算题,答案是个谜# 系列报道,本期以消费贷为例,庖丁解牛所有潜藏在后台的息费成本计算法。

从小牛3100元贷款分期24个月、每月还款约265元的案例来看,这265元中,包含了分摊到当月的本金,以及6项息/费,后者即小牛获贷的总成本。

成本第一项是贷款利息。月利率为1.75%,即年化21%。也就是说小牛每月需还上当月剩余贷款本金的1.75%。由于还款方式是“等额本息”,因此期数越靠前,还的利息越多(因贷款余额较大),还的本金越少;反之期数越靠后,还的利息越少,还的本金越多。

表面上看,是佰仟金融给到小牛这笔贷款,但其背后的模式,其实是来自合作银行的助贷,并再经由信托模式放出。因此从小牛的案例来看,在法律意义上,贷款人主体是合作信托公司,佰仟金融则是居间的服务机构;而在央行征信体现的资金来源上,这笔消费贷款是由合作银行放出。

也因此,这块利息实际是由机构们根据资金成本、风控和运营,以及各自在这个模式里的话语权和议价能力,在后台进行分润。

成本第二项是客户服务费,月费率为0.75%。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费率的计算方式和利率不同,不是以“当月剩余贷款本金”为基数乘以0.75%,而是以初始贷款总额即3100元为基数,因此每个月都产生固定收费23.25元。

客户服务费,是实则作为居间服务机构的消费金融公司所收取的。所谓“客户服务”,其收费名头是因向借款人提供了纸质文档、电子文档保管、调阅服务,还款渠道维护,还款信息查询、还款提醒等服务。

成本第三项是财务管理费,月费率为1.125%,也是以初始贷款总额即3100元为基数,因此每个月都产生固定收费34.88元。

财务管理费,也是由作为居间服务机构的消费金融公司收取的。所谓“财务管理”,其收费名头是向借款人提供了消费贷款咨询、将借款人推荐给实际放贷人等服务;其中还包括了一项所谓免费提供的代收代付服务。

以上三项成本构成EIR(即包括利息、财务管理费、客户服务费在内的实际有效利率),是借款人无从选择而必须支付的。因其中两项服务费是以贷款初始金额为基数,因此在实际年化成本的计算上不是月费率简单乘以12,而是比这一数据更高。通过精算,21%的利率加上两项服务费率,以小牛的借贷为例,实际必须承担的综合年化成本为56%。

但这还不是小牛的全部成本,因为从合同来看,他还“自选”了两项额外的服务。他的借款成本有第四项,随心还服务费:每月固定收取15元。支付这笔费用,让借款人可以享受延期还款、变更还款日期和优惠提前还款等服务。这一随心还服务是一个“可选项”,小牛完全可以据协议选择不购买此服务。

成本第五项是保险,这也是一项消费者可拒绝的付费服务项。从小牛的案例反推估算,每月保险费用大致是10元。这是一份为借款人在保险公司投保的“借款人人身意外伤害保险”,而值得玩味的是,因人身意外伤害会导致借款人无法履行后续还款义务,因此这份保险的第一受益人是消费金融公司佰仟金融,保险实则首要保障了借款人即使受到意外伤害,还能由财险公司偿付剩余未还款项。当然偿付完未还款项后的赔付余额,可给到其他受益人。

这一份实则消费金融公司自己也跟着受益的保险,却直接带来了小牛的第六项成本:增值服务费,月费率为0.7%,也是以初始贷款总额即3100元为基数,因此每个月都产生固定收费21.7元。根据协议,“若佰仟金融同意为借款人投保,则借款人应向佰仟金融支付因此而产生的管理成本,即‘增值服务费’。”

此外,协议上还有一条约定,即贷款人在签订合同后有15天的犹豫期,犹豫期内可以随时终止合同,在合同履行的过程中也可以申请提前还款。如果销售存在诱导欺瞒的行为,还可以拨打客服电话投诉。

从“小牛”和他群友们的案例来看,以上细节显然都被忽略了。如果不去探究,这道计算题,对不少借款人而言,或许一直是个谜。

消费金融公司们的定价

据佰仟金融方面向“愉见财经”说明,基于销售点(POS贷,即Point-Of-Sales)的消费分期产品是业内的主要模式,经过多家头部消费信贷公司的充分竞争,以及佰仟本身已完成的客户数据积累和风控系统的提升,公司自今年以来已经大幅下调了消费分期贷款的EIR(实际有效利率),多数已低至小牛贷款时定价的5~7成。

佰仟金融方面自称,公司目前调整后的产品综合年化利率在26%左右。作为消费贷四大头部企业之一,因有银行助贷模式降低资金成本、有前期客户数据及风控模型积累降低风险成本等,公司的贷款定价已有大幅调降。

那么视角反过来,消费金融公司对贷款资金的定价又是怎么形成的呢?

回答这个问题,恐怕首先要对行业做一个粗框架的区格:想捞一票快钱就撤的野路子公司和想深耕行业的公司。前者的EIR讨论框架可不是超不超过年化36%的问题,100%、200%的年化定价都可能是缺乏想象力的。有业内观察称,这类公司的贷款申请过件率畸高,他们也不做用户的分层和区分,所谓“黄赌毒都可以放,利率高得吓人”。

在借贷行业的灰色地带,潜匿着一套“接盘”玩法,只要能把高风险客户抛接给后一个借款平台就行。因此不少野路子公司几乎没有有效风控体系,甚至不管用户“共债”了多少平台都可放款。于是他们的模式,就只剩“超高利率、超高违约金等覆盖超高风险”,并佐以激进的催收方式。

但对于意欲深耕行业的消费金融公司而言,贷款定价应是“事出有因”的,且理论上随着风控模式的逐渐确立,价格应该是逐年递减的。包括佰仟在内的几家头部公司,今年以来的调降费率表现就是一例。监管趋严后,事实上多家机构已将产品EIR控制在36%以内或更低。

他们的一道计算题是,贷款定价=资金成本+获客成本+风险成本(坏账及可能的拨备)+运营成本+利润留存(不排除有公司阶段性贴补利润追求获客)。

这是一场多头有张力的平衡选择——要赚多少钱,要花多少成本提升科技及数据能力来进行反欺诈和风控,要把不良率的底线抬高还是降低,要铺多少城市和多大的网点摊子,要先赚钱还是先获客,对外部政策风险的判断及何时因此调降费率——都可能是一场战略抉择。

这其中,还有多项外部因素。比如细分领域的充分竞争会钳制产品相仿的各家公司的定价,比如社会信用体系的开放和建设、反欺诈技术的发展会降低风险成本,比如资金来源模式的监管松紧会决定他们的资金成本。

而自然,各家消费金融公司本身的利润追逐程度和风控本领,也会投射在消费者背负的息费头上。

最后,对于影响着贷款定价的这些公司本身的资金成本,“愉见财经”听闻了以下几种模式的估算。

成本最低的资金来自股东支持,但这一模式无法放量。

其次是来自银行业拆借或发放ABS,同业拆借成本约4%~5%(年化资金利率,下同),银行间市场ABS资金成本约在5%(仅在银监会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可发放),交易所ABS则稍高(优先级5%、次级7%~8%)。在这一层面,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占优,但这部分资金在现阶段同样难以放量,ABS发行也还在试点阶段,总量不大,流程偏长。

目前可放量模式中,最优选择是与商业银行的助贷模式,资金成本约7%~9%,具体视放贷机构情况,也视合作模式而定。但近期来自监管的一份《关于联合贷款模式征求意见的通知》,又让非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这一模式陷入尴尬,前途未卜。

余下的模式,还有依靠信托资金(成本约9%~11%)及P2P(高度非标难以一概而论,某头部消费金融公司的P2P端资金成本为13%~14%)等。

对于头部消费金融公司而言,低成本资金渠道通畅与否,与真实的不良率控制水平,是两条“生命线”。在行业趋于充分竞争、贷款端定价弹性已变弱的格局下,这两条“生命线”,足以掌控他们的生杀存亡。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