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5日 09:30:06 Wind资讯

瑞银表示,如果下一场全球经济危机突然爆发,可能迫使各国央行将利率削减至前所未有的负利率,英国、丹麦和新西兰等经济体的利率可能会低至-5%。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事。基本上各国央行都已经没有政策空间了。

更多资讯,请下载Wind资讯金融终端APP

来源:Wind资讯APP

瑞银近期发布了2018-2019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在长达220页、拥有270个图表的报告中,主要阐释关乎全球经济发展的三个重要问题:美国经济复苏之谜;日本通胀之忧;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还将扩张。

瑞银还表示,如果下一场全球经济危机突然爆发,可能迫使各国央行将利率削减至前所未有的负利率,英国、丹麦和新西兰等经济体的利率可能会低至-5%。该行表示,下一次全球经济衰退的降息幅度将远远大于“几个可控的小幅度”。

美国经济复苏的真相:能源投资是“火车头”

在瑞银的报告中,全球经济增长加速主要依靠大宗商品,这种情况同样适用于美国。美国经济改善,几乎完全依靠能源投资(产业结构与设备投资总和)。

上图中,灰色阴影表示能源板块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红色曲线表示除去能源板块的经济增幅,蓝色曲线表示媒体头条(官方公布)的经济增长水平。从表面上看,除去能源板块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美国在2017年的经济增速只有1.03%。

瑞银称,能源板块的对社会资源(如劳动力)的吸收太强,其他板块尽力改变这种趋势;在能源板块投资动力耗尽时,其他板块可能会加速增长。

美国能源板块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似乎与能源板块在股市的表现似乎已经脱节。

Wind资讯在《别人家的科技股:涨到怀疑人生,还找不到回调的理由》一文中曾报道,美股三大股指不断创新高,贡献最大的权重股大多为科技板块。标普500指数成分股中,能源板块今年以来的涨幅为-9.27%。

日本最有可能面临高通胀风险

瑞银报告称,日本的经济周期相比其他发达国家提前两年,其菲利普曲线与价格系数相对较高。现在,日本的劳动市场已经相对紧张。瑞银预测,如果2018年底,日本的失业率达到2.5%,日本的核心通胀指数上升1.5%(比共识高70bp)。

缩表?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将不减反增!

瑞银预测,到2025年,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将达到4万亿美元,比现在还多1.5万亿美元。这是因为美联储在缩减资产负债表时,受到其他货币政策规则的限制。根据货币政策的“底线”(floor system),在2020年年中,资产负债表规模约为3.25万亿美元。货币流通将驱动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张。美联储如果想要缩减MBS,就不得不购买国债。这也是G3央行2025年资产负债表规模,将与去年的规模持平的原因。

下场经济危机或导致-5%的负利率!

瑞银在其重磅发布的《2016-2019年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指出,全球利率在经历2007-08的经济危机后,近10年的时间内仍保持纪录低位水平,而下一次重大的全球经济调整,可能会让各国央行想方设法采取措施刺激经济。

该行经济学家指出,如果下一场全球经济危机突然爆发,可能迫使各国央行将利率削减至前所未有的负利率,英国、丹麦和新西兰等经济体的利率可能会低至-5%。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事。

瑞银全球经济研究主管Arend Kapteyn表示,目前的最大担忧是,我们虽然正处在一个非常成熟的商业周期的复苏中,但还是有很多人会担心下一次衰退将会在何时。他表示,如果经济衰退现在就来,我们会陷入麻烦,因为基本上各国央行都没有政策空间,在政策利率方面没有空间,在压缩长端收益率方面没有空间,在公共债务上也没有太多空间,这些都是问题。尽管全球经济已经在非常缓慢的复苏,但要达到全球各央行的经济目标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我们还没有恢复政策的空间。

绿点显示如果经济危机目前爆发,各国利率将被降至何处

瑞银的这番表态,是最新一例在目前复苏状态下对未来经济危机的假设。有“商品大王”之称的吉姆·罗杰斯近期在香港出席“一带一路”国策与亚洲金融科技发展2017专题论坛时表示,未来五年内将会爆发新一轮金融危机,源头有可能来自中东或者亚洲。罗杰斯表示,金融危机总是从人们想象不到的地方开始,有可能是美国的退休基金或是亚洲,但并不会是朝鲜。罗杰斯指出,目前各国的债务水平比2008、2009年还要高,所以下一次经济危机爆发的规模可能更大,投资者应做好应对金融危机的准备。他重申了自己素来持有的观点,即美元并非一种安全的货币。

无独有偶,上月初德国财长朔伊布勒临别前赠言称,全球债台高筑或引爆新危机。朔伊布勒指出,由于全球在过去近十年间向公开市场注入多达数万亿美元的额外流动性,新的金融市场泡沫已经被重新吹起。他同时警告称,欧元区的债务危机仍未得到真正的化解,许多国家的银行业仍饱受坏账之困,这一问题德国财政部自2012年起就一直在不断发出警告,但至今仍基本未得到妥善解决。而他因此强调,财政紧缩政策至今为止仍有其合理性,放任赤字和债务无节制飙升的做法是非常不负责任的。

朔伊布勒特别强调,全球各国之前所采取的行动,事实上都在助长泡沫滋生。因而,全球经济学界都在对泛滥过剩的流动性,以及政府和私人领域日益高筑的债台感到益发担忧,而他本人也对此状况感到忧心忡忡。这番言论应和了此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主席拉加德的言论,拉加德表示,全球当前经济增速为自2010年以来最快,但许多国家的债务快速增加以及金融市场过度投机状况却带来了额外风险。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