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07日 19:35:11 投资人老高

美国特朗普税改,再次验证了:政府始终是在社会效率与社会公平之间寻求平衡。

特朗普是美国共和党的代表,很显然,这么大幅度地修改税法是共和党的典型做法,因为共和党更追求效率。

奥巴马代表的民主党下野之后,最后一个被特朗普取消的就是他们的全民福利政策,相对来讲,民主党更倾向于提高全民福利,更追求公平。美国社会由两党制长期维系,在效率与公平之间寻找平衡。

其实对于一个政府来讲,效率和公平始终是一对矛盾,是无解的。

要提高效率,传统的方法是低税赋、高竞争,结果会造成贫富差距加大;要实现公平,传统的方法就是高税赋,高福利,同时高福利的来源在哪里?高福利总的来源是技术进步,也就是创新,比如之前我们说过一句话叫“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这就跟效率紧密相关了。

所以综上可见,现在美国税改,要低赋税、高竞争,是要提高效率。是美国意识到创新力不足、全球竞争力不足,为鼓励创新创业而采取的一种方法。

那么接下来,中国应该怎么办?

实际上,提高社会总生产力的驱动力来源不只是像美国那样,注重个人的努力,将自由主义作为治国之本、全民共同信仰,一切都以个人的自我努力为核心。

比如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社会主义建设初期,那时候并没有以个人的成就为核心导向,而是以推动社会的共同进步、为社会做贡献的这种“公心”、付出为核心导向。那时候也实现了社会财富的总发展,实现了公平,那时候科技的发明、创造、创新也层出不穷。相应,很多人的梦想还是成为一名科学家,而不是赚钱。

相对来讲,改革开放以后,个人的财产财富得到重视,可社会上人人向钱看,做什么、说什么都是为了钱,浮躁浮夸、唯利是图、急功近利的人反而增加了,创造力本质上也下降了。为什么?

因为中国没有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那种社会共同价值观。

无论是促进个人的发展,还是促进社会的发展,都要在一个适合的社会共同价值观体系下,才能迸发出推动正向发展的伟大创造力。

社会共同价值观有多种,不管是基于私利、基于公心还是基于责任,社会发展的关键都是要建立一个自己的共同价值观。

我老高一直主张,在东方世界,责任大于自由,所以人们通常更喜欢有责任心的人,不喜欢唯利是图的人。

可能围绕着“责任”中国就能够建立一个适合的社会共同价值观。所以,接下来美国从税改开始发力,中国面对的挑战则十分巨大,而完善社会共同价值观,以及与之相应的社会制度就更加迫切了。

我一直认为,这也是大国创业的主要责任,是我们这一代人和所有创业者们需要特别思考的问题。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