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20日 11:11:45 风生焱起

去年以来东北、山东陆续有大型企业发生债务违约,如今又一个省份大型企业发生债务违约——19日晚间,四川煤炭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川煤集团)宣布2014年第一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违约,公司未能按期足额偿付应于5月19日兑付的“14川煤炭PPN001”本金10亿元及当期利息0.765亿元,数额较大,本次违约构成重大债务违约。

川煤集团,成立于2005年8月28日,是四川省最大的国有煤炭企业,注册资本30亿元,以开发四川省内煤炭资源为主,旗下拥有攀枝花煤业公司、芙蓉实业公司、华蓥山广能公司、达竹煤电公司等多达20家子公司,员工逾5.1万人。煤炭行情数年前的确迈入了寒冬期,量价齐跌,许多煤炭企业都不好过。

但是去年在供给侧改革的浪潮下,煤炭成整治和兼并重组的主要对象之一,加上商品期货市场上资金疯狂炒作焦煤、焦炭等煤炭产品,因为涨幅巨大,翻了数倍,还引发了“绝代双焦”的市场冠名,传递到煤炭现货市场多少也进一步对煤炭价格企稳反弹起到了较强的牵引,煤炭业已经普遍回暖,上市的煤炭类企业去年年报、今年一季报纷纷交出了华丽的业绩答卷,比如潞安环能2016年年报净利润8.57亿元,同比增长732%,2017年一季报净利润5.09亿元,同比增长2307%。

然而,川煤集团貌似并未和诸多上市的煤炭类公司那般实现业绩大逆转,资金链依然十分紧缺,到无法支付债券本息,究竟是前期寒冬带来的后遗症积重难返,还是川煤集团内部遭遇了什么?因为是非上市企业,财务数据也没有定期对外披露的习惯,但是此前的数据和目前情况来预计公司依然处于连年亏损的格局。

实际上去年川煤集团就出现过两次债务违约,第一次是6月15日,“15川煤炭CP001”违约的本息金额是10.57亿元人民币,第二次是12月25日的“13川煤炭PPN001”10亿人民币,后来陆续多方筹资延期还上了。但是今年5月15日,川煤集团又发生了第三笔债务违约,也就是数日前“12川煤炭MTN1”到期,目前公司也只是支付了利息约3000万元并没有还上5亿的本金。

如今川煤集团又遭遇了第四笔的债务违约,每次都是拿“受煤炭行业产能过剩、煤价大幅下跌、新发行债券困难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导致公司资金链紧张而无法支付来当理由,在供给侧改革煤企去年起普遍扭亏并实现盈利大幅增长的背景下已经不太合适,川煤集团该反思管理的问题了,总不能学等着欠债变债转股而获救。

源自风生焱起的个人分析,仅供参考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