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7月14日 10:00:10 投资时报

若将时间拉长到十年,股票的年化回报竟然没有跑赢债券,普通投资者不妨选择亚洲美元债券或美国高收益债券,实现美元资产的稳健增值

文 | 《投资时报》记者 汤巾

个人月入三万元起步、家庭流动性资产至少五百万元以上、较高的社会地位、在一线城市拥有百平米住房、生活品质不失格调、动不动就呼唤诗和远方……即使头顶这些光鲜亮丽的光环,中国标准画像的中产阶级身上,某种焦虑感却依旧与日俱增。

近年来,经济增速放缓,市场竞争急剧激化,生活成本持续上升,房贷、教育、医疗、社会保障以及生活消费的压力,让这些自诩的骄子们不得不开始延长自己的工作时间。

同时,房价节节攀升,股市却相悖而行。2015年“股灾”过后,500万元以上账户被消灭了近3万个。而在股市疲弱的同时,市场利率则不断走低,高收益理财产品难寻,财富增值成为中产阶级共同面临的一大难题。

有钱但不富有—相对于全球那些净资产在3000万美元以上的超高净值人士而言,他们何去何从?

若要进行合理的资产配置,不妨看看这份来自JP摩根的最新报告—《环球市场纵览》。继2016年之后,《投资时报》再度对其中的数据进行拆解,为投资者寻找回报率更高的资产类别。

各年回报排名变化明显

在人民币贬值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中产阶级已经拥有海外资产或准备尝试海外投资,那么,投资哪些国家、选择哪类资产能够获得更高的回报率?

《环球市场纵览》按年份将全球十个类别资产的回报进行了统计和排序,为投资者揭晓上述问题的答案。

具体来看,从2007年至2016年,各年份资产类别的回报排名都有较大变化。比如2007年新兴市场股票(除亚洲)以41.1%的回报高居第一,亚洲股票(除日本)以40.5%的回报紧随其后,美国房地产则以-16.8%的回报垫底。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回报最高的品种为环球债券,仅有4.8%;现金以1.8%的回报排名第二。其他资产类别均为负收益,新兴市场股票(除亚洲)跌落至最后一位,跌幅高达57.2%;亚洲股票(除日本)、成熟市场股票跌幅也分别达到52.2%和40.3%。

2009年新兴市场股票(除亚洲)以91.3%的高回报重归榜首,亚洲股票(除日本)和环球高收益企业债券也有出色表现,回报分别为72.5%和63.9%。

2010年和2011年,排名第一的均为美国房地产,回报分别为28.5%和8.7%。但可以看出2011年各类资产收益明显走低,股市尤为惨淡。新兴市场股票(除亚洲)、亚洲股票(除日本)、成熟市场股票分别下跌21.2%、17.1%。5%。

2012年市场回暖,各类资产均为正收益。第一名是亚洲股票(除日本),回报为22.7%;其次是环球高收益企业债券,回报为18.9%。2013年成熟市场股票以27.4%的回报夺魁。2014年美国房地产再次以30.4%的回报冲上榜首,且与其他资产拉开较大差距。排名第二的为亚洲债券,收益仅为8.3%。

2015年整体投资回报再度走向低迷。排名第一的亚洲债券回报仅为2.8%,各地区股票资产均为负收益,新兴市场股票(除亚洲)以-22.7%垫底。然而2016年,新兴市场股票(除亚洲)逆袭至榜首,取得27.1%的回报。环球高收益企业债券和新兴市场债券亦成绩不俗,分别取得14%和10.2%的回报。

2017年一季度,亚洲股票(除日本)收益率为13.4%,排名居首;其次是新兴市场股票(除亚洲),回报为6.8%;排名第三的是成熟市场股票,回报为6.5%。美国房地产的回报仅为1%,排名明显滑落,仅高于现金。

环球高收益债年化回报领跑

各类资产的表现起伏不定,令人难以捉摸,投资者该如何进行选择?

《环球市场纵览》统计了2007年至2016年这十年间各类资产的年化回报,投资者可以选择长期收益较为稳健的资产类别。

《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若将时间拉长,债券的回报并不输给股市。这个结果可能令投资者感到意外,但事实上,股市各年波幅较大,而债券的收益率则相对稳定,致使长期收益率并不落后。

统计显示,最近十年,年化回报排名前三的均是债券资产,分别为环球高收益企业债券、新兴市场债券、亚洲债券,平均回报分别为7.1%、6.8%、6.4%。

环球高收益企业债券虽然在各年份回报未登上过榜首,但大多数年份都在前五名之列,其中有4个年份回报超过10%,2009年更高达63.9%;2010年、2012年、2016年也分别达到13.8%、18.9%、14%。

此外,美国房地产以5%的十年年化回报排名第四。虽然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跌幅达38%,但随后几年其逐渐企稳回升,2014年回报达到峰值30.4%。

新兴市场股票回报不如现金

相比之下,各地区股市的最近十年年化回报均不高。成熟市场股票、亚洲股票(除日本)回报仅为4.4%、4%,而新兴市场股票(除亚洲)甚至仅为-1.3%,还不如现金0.7%的回报。

新兴市场股票(除亚洲)回报排名垫底,与其较高的波幅有关。从2007年至2016年的年化波幅来看,其排名高居榜首,达到27%。排名第二、三的是美国房地产、亚洲股票(除日本),分别为26.1%、22.6%。

观察各个年份,新兴市场股票(除亚洲)的回报和排名如过山车般忽高忽低、变化剧烈,不是榜首就是队尾。2007年还以41.1%回报领跑,2008年就下跌57.2%垫底。2009年虽然又以91.3%的回报居首,但2011年、2013年、2014年、2015年均排名最后,回报分别为-21.2%、-8.5%、-20.2%、-22.7%。动辄就大幅下跌,其回报输给几乎没有波动现金资产,也就不奇怪了。

另一方面,债券资产的十年年化波幅均低于股票资产,环球高收益企业债券、新兴市场债券、亚洲债券、环球债券年化波幅分别为11.3%、8.9%、7.4%、2.8%。

可见,与股票资产相比,风险较低、波幅较小的债券资产更符合投资者财富稳步增值的需求,是家庭资产配置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

此稿版权归《投资时报》社所有。

公号转载需经授权,并标注来源及作者姓名,否则,违者必究。

入驻平台

今日头条 | 搜狐媒体平台| 新浪财经头条

UC头条|企鹅媒体平台|天天快报

新浪微博

合作网站

新浪网| 东方财富网|凤凰网

封面新闻| 全景网| 同花顺|王者财经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