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4月17日 21:35:09 聪明投资者

徐翔案已告一个段落,上周“聪明投资者”发布了《徐翔赚钱真相(上、下)》【徐翔赚钱真相(上):徐翔案是否与股灾有关?】【徐翔赚钱真相(下):来自上市公司好处费】之后,一些朋友依然在说等待“王者归来”,还有一些朋友在后台留言说“墙倒众人推”。

看了之后,有点不同看法,想跟关心我们的朋友交流一下。

事实上,徐翔倒或没倒,都是市场最关注的焦点。墙倒众人推,换个角度看,墙本来就是众人推起来的。

对于这样一个有话题性的资本市场人物,任何有市场意识的投资信息平台,都会关注他。

但重要的不是写或是不写,而是信息本身是否真实、准确。

猜测不是事实

现年40岁的神秘私募徐翔,无论在出事前还是出事后,各路市场信息都以猜测和推论居多,事实太少。

还记得,徐翔被捕当天,我们收到无数短信来问,疯传的照片上穿白大褂的人是否徐翔真人。看见很多连徐翔真容都无法确定的信息平台,写了各种猜测的文章。

关于徐翔那件白大褂,很多报道都说是阿玛尼新款,“聪明投资者”也曾引用一些专业媒体的这一表述。

但很快,朋友在朋友圈发帖,称那其实是防砍服,朋友说试过,的确砍不穿,刺不破。我们上网查过,江苏那家公司确实生产防砍服,确实有一白色款貌似“长”得一样。

但是,徐翔穿的“白大褂”是不是那款防砍服,没有人能证明。关于阿玛尼的说法,目前来看,也许也只是看着像而已。

猜测不是事实本身,市场信息传递不应该停留在猜测。

我们在获得徐翔案确实信息之前,也曾在茶余饭后有各种猜测,对徐翔的“悲剧”报以感慨。但那只是饭桌上,公共平台需要克制。

在体制下,个体很脆弱,大众愿意站在脆弱者的后面,这是一种善意。

然而,看到徐翔案的细节时,我们还挺震撼的:证据确凿的好处费分成,上市公司高管们和徐翔之间的往来和利益交换,都非常赤裸裸。

“黑暗”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力。

大象的脚趾

关于徐翔是“王者”的说法,“聪明投资者”也需要反思。

最早关注“聪明投资者”的朋友们都知道,“聪明投资者”原名“资色”,创刊号的时候,请圈内最有影响力的投资人各送一句赠言。当时,徐翔的赠言是:“投资最重要就是赚钱”。

徐翔也是“聪明投资者”创刊以来第一篇文章和第二篇文章的主角。当时,为了迎接公众号的“出生”,我们想了各种办法采访徐翔和了解他的人。

2014年5月,作为少数访问过徐翔的记者,“聪明投资者”开始以“小雅”的笔名发文,记录所见所闻的徐翔。几乎所有见过徐翔的资本圈人士,对他的评价都是“傲慢、勤奋、聪明。”

这些特质在我们和徐翔的面聊过程里,也感受颇深。

当时,徐翔对于与自己无益的提问一声不响,无所谓我们是否尴尬,也不管我们盯着等回答的眼神。他只想谈他想了解的问题和想澄清的事实。

一旦说到他感兴趣的话题,他会立即接口提问,关于东方锆业内幕交易调查传闻的回应,他的“反过来想”,确实很有逻辑,也颇有说服力,能看到他聪明的一面。

鉴于徐翔大多时候沉默,我们通过其他调查,写了泽熙内部人员组成、投研考核和激励机制。

这篇让徐翔叫嚷着“被人扒了底裤、要查内鬼”的文章,换个角度就是赞美。似乎,市场化的血腥考核机制成就了徐翔,他的收益是来自研究。

还有不少与徐翔相熟的人士表示,徐翔是一个苦行僧般的投资者,生活不讲究,忙着交易,忙着交易和与资本圈人士吃饭。

“聪明投资者”也曾经援引知情人士的话说:“每一天,徐翔早上开始八点钟开晨会,九点钟开始研究重点股票,从九点半到下午三点钟,中午是跟卖方吃饭,交易时间没人敢打电话来,下午收盘后又开会,晚上还是跟卖方吃饭。”

这些我们只是记录所见所闻,虽未做评价,但所知有限的信息仍然塑造了一个正面的徐翔。

某个阶段了解的事实,当我们往前靠近的时候,常常会发现,那些事实只是大象的脚趾。

黑色和白色是不同的

徐翔案我们跟了很久,资料也掌握了有相当长的时间,整理这些资料也花了很长时间。看到庭审信息时,内心也有点翻腾,跟之前自己的理解和所见所闻都挺不一样的。

从庭审公布的信息来看,徐翔确实很忙。但他的忙碌,更多与勾兑有关。他的聪明,为收益带来贡献,但没有上市公司的配合,聪明的“威力”很有限。

这在很多细节里都有提到,比如徐翔多次跟上市公司高管交流,比如连续交易过程里有安排人通知上市公司发布利好,这些都有人证物证。

站在法庭上,换个角度去看徐翔的聪明和忙碌,会有一些不同的理解。

每年有这么多需要连续交易、拉抬股价的单子要盯盘,怎能不忙?

与上市公司勾连,自然少不了“中间人”,怎能少了跟卖方和上市公司的饭局?

徐翔确实很忙。知情人士称,略显虚胖的徐翔因为常年盯盘,体质较差,曾有过突发性呕吐。

他忙碌的原因,法庭上看到的信息与局外人看到的不同。

也许现在我们看到的,也不过是大象的一只腿而已,但是,事实是一步步还原的,“聪明投资者”比原来多看了一眼,不想假装没看到。

看见有朋友留言说:“之所以说徐翔不对,是因为自己没有站在利益制高点,一旦谁拥有了这种能力和资源,比徐翔更加过分。”

这种说法“聪明投资者”无法认同。我们都没有站在这么巨大的利益诱惑面前,都不能保证自己能抵制诱惑。然而,没抵制住诱惑,获得巨大利益者就是“王者”?或者说,非法获利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对?

黑色和白色之间的界限没有那么分明,但是黑色和白色确实是不同的颜色。我们不说他全黑,也不说他纯白,只记录所见所闻、力求局部的真实。

想法未必对,把现在的所思所想记下来,一起交流。

附:《徐翔赚钱真相(上、下)》

中国资本市场涉案金额最大、最神秘的名私募徐翔案,宣判已过去两个多月,这可能也是目前为止卷入上市公司高管人数最多、审判保安级别最高的证券案件。至今,为“股神”悲情、期待“王者归来”的市场声音不断。

然而,“聪明投资者”掌握的信息,现年40岁的徐翔有勤奋和聪明的一面,但其收入来源几乎都来自“勾兑”,徐翔的忙碌和聪明,很大程度也与其跟上市公司往来勾兑有关。

徐翔案涉13家上市公司,一些上市公司审判还未完成。目前,一些媒体根据零星的上市公司公告做猜测式、推演式报道,关于徐翔的作案手法、涉案金额,与事实有诸多出入。

徐翔案是否与股灾有关,至今仍是市场之谜。

“聪明投资者”就了解的一些细节,对中国式“股神”徐翔的捞金术做了一些整理和记录。其中,多数内容之前未做披露,这可能是目前为止最完整、最细节、最真实的徐翔案信息。

 一 、徐翔案是否与股灾有关?

2016年12月5日至6日,

徐翔、王巍、竺勇操纵证券市场案,

在青岛市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三名被告人均认罪认罚。

众多市场人士猜测,

徐翔出事与其不参与救市有关,

甚至在股灾期间还大发“国难财”。

徐翔本人也曾提到,

在股灾期间,

有关机构曾要求其配合救市。

不过,从徐案的庭审信息来看,

很难找到股灾的影子。

据悉,徐翔涉案的13家上市公司和涉案时间如下:

根据公开信息,

2015年“股灾”的发生时间是6月中旬到8月,

中间有过几次反复。

而徐翔案的涉案时间,

都发生在股灾之前,

唯一跨入股灾时间段的涉案股票是东方金钰,

但那也基本发生在股灾之前,

只是持续到了股灾期间。

 

二 、徐翔的作案手法

市场还猜测,

徐翔很多作案手法在黑白之间游走,

也许很难认定是黑色。

这种猜测的理由很简单:

资本市场聪明人太多,

监管政策总能被市场人士找到变通之法,

因此有不少灰色地带,

监管容忍是白,

政策收紧就是黑,

黑白只在监管的一念之间。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了解徐翔案内情的人都不免感慨:

混乱至此的资本市场,

早该好好管管了。

据参与庭审的人士表示,

检方在宣读起诉书的时候多次提到:

“徐翔、王巍得知**公司董事长有减持意向,

经过多次见面合谋达成一致,

徐翔负责二级市场股价,

**董事长控制公司发 ‘高送转 ’等利好。

拉升股价后,

***减持股票,徐翔接盘。”

检方提供的信息很全面,比如:

勾兑双方约定的股票价格、股票数量和分成比例,

以及往来交易、转账记录。

据悉,徐翔和上市公司勾兑大致三类手法:

1、上市公司释放“高送转”等利好,徐翔连续买卖拉抬股价;上市公司高管趁高价在大宗交易卖出,徐翔在大宗交易接盘后在二级市场抛售,上市公司给徐翔分成。

比如华丽家族,

双方约定,减持价不低于每股16元,

徐翔、王巍收取减持金额2%的费用。

在整个过程里,徐翔有三个赚钱环节:

(1)徐翔动用泽熙产品和自己控制的证券账户

 连续买卖,拉抬股价。

 在这里,徐翔在二级市场赚钱。

 然后,华丽家族释放利好,

 宣布10送6派现0.7元,

 披露收购公司,研发“乙克”项目等。

(2)期间, 

        华丽家族董事长王伟林通过大宗交易减持,

 徐翔接盘,然后在二级市场全部抛售,

 抛售过程中伴有大量竞价买入。

 此处,徐翔和上市公司配合,

 从一级半市场到二级市场再赚一笔。

(3)王伟林减持之后,给徐翔分成。

(1)(2)是勾兑之后里应外合,

徐翔赚完二级市场的钱,

再赚一级半市场到二级市场的钱,

割二级市场的韭菜毫不手软,

(3)是直接、赤果果的分赃。

对于约定底价的勾兑,方式也不单一。

有些股票设定了减持底价,抛售价高于低价;

有些设定底价、抛售价并没有达到底价;

有些没有设定底价,直接分成。

事实上,

约定底价、连续买卖拉抬股价这种手法,

徐翔不仅和大宗交易一起使用,

还经常和定向增发套用。

2、徐翔参与上市公司定向增发,通过连续买卖拉抬股价,上市公司公布“高送转”等利好抛售定向增发股票。

比如东方金钰,

徐翔和时任东方金钰董事长赵兴龙合作增发股票。

双方合谋,成立瑞丽金泽公司作为定向增发对象,

赵兴龙持有瑞丽金泽51%股份,

徐翔以他人名义持股49%,

东方金钰发行不超过1亿股的定增股,

股票锁定期36个月。

定向增发一年内,

赵兴龙用4900万股可流通股票,

置换徐翔持有的4900万股定增股票,

由徐翔在二级市场抛售以收回投资,

且徐翔只承担不超过9%的税费。

期间,赵兴龙控制东方金钰

发布10转增20的“高送转”、

释放公司业绩等利好消息,

徐翔配合消息,动用多个账户连续买卖东方金钰。

在这个过程里,徐翔也是在三个环节的赚钱:

(1)连续买卖的二级市场收益;

(2)抛售定向增发股票的收益;

(3)赵新龙减持后给徐翔的分成。

同上,(1)(2)是勾兑之后里应外合一起“割韭菜”,

(3)是直接、赤果果的二次分赃。

事实上,

在徐翔操纵证券市场案里,

定向增发的玩法也有多种。

比如,东方金钰是用流通股置换徐翔被锁定的定增股,

徐翔的持股提前可流通。

再比如,鑫科材料的定向增发,

徐翔和王巍使用泽熙产品和控制的其他账户认购,

鑫科材料实际控制人李非列负责认购一部分。

经过上市公司释放“高送转”等利好,

徐翔等拉抬股价之后,

徐翔抛售自己持有的解禁股,

并在大宗交易接盘李非列以他人名义认购

及李非列朋友的解禁股,

在二级市场卖掉。

3、徐翔以家人名义协议接收上市公司股权;上市公司发布利好,徐翔连续买卖拉抬股价;上市公司在大宗交易系统再转让一部分股权,徐翔接盘后抛售。

比如文峰股份,

徐翔以其母亲郑素贞的名义

与文峰集团签约购买文峰股份14.88%的股份。

随后,

徐翔通过自己控制的账户

连续买卖拉抬股价,

文峰股份发布10转增15派现3.6元的公告,

同时披露郑素贞协议转让股权的信息。

期间,

文峰股份董事长徐长江通过大宗交易减持,

徐翔控制的账户接盘后,

在二级市场抛售。

这个过程里,徐翔还是赚三个环节的钱:

(1)连续买卖的二级市场收益;

(2)抛售定向增发股票的收益;

(3)徐长江减持后,给徐翔分成。

但与上面两种情况不同,

文峰股份披露郑素贞接受14.88%,

被认为是公司“利好”的一部分。

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

郑素贞扔持有文峰股份14.88%股权,

为文峰股份第二大股东。

这真是一笔大买卖!

但不知是何原因,

徐长江按约定应该分给徐翔10亿元,

至徐翔开庭也没有支付。

总体来看,

三种手法大量重复,

结合各上市公司需求,

做了“个性化定制”。

因为需求不同,

各上市公司的分成比例也不一样,

有些分成比例高得惊人。

比如,

徐翔曾先后两次大宗交易

接盘周成建减持的美邦服饰各10%股份,

其中5%由徐翔控制的泽熙产品“举牌”并持股6个月,

其他股份接盘后可卖出。

周成建按减持总额的15%支付给徐翔。

据称,对于这些操纵股票的手法,徐翔在接受调查时表示,他以为并不是多大的事情,可能违规,受到行政处罚,但不会是犯罪。

然而,这却是国内最大的操纵证券市场案。此前的2011年8月,汪建中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罚金人民币1.2575亿元。

徐翔案的查证过程并不容易,

经过较长时间的反复调查取证。

三位被告均对审判结果无异议,不上诉。

随着证券市场刑事犯罪增多,

国内执法机构也越来越专业。 

徐翔案的辩方律师也曾提到,

检方的调查很详实,也很专业。

据称,对于庭辩,

三位被告的律师都未做无罪辩护,

而是从量刑角度做出罪轻辩护。

律师的功夫主要花在案件定性上,

比如是否有自首行为,

是主犯还是从犯,

以及情节是否严重等。

对于检方提出的违规事实和违规资金,

律师们在庭审过程中,

虽然也就一些细节展开了质证,

但检方的数据很扎实,

可辩护的空间并不大。

据“聪明投资者”了解的信息,

该案3000多卷宗包括交易记录和往来资金账目。

尽管各上市公司的手法、所有参与者之间的关联,

事实纷繁复杂,

但检方的指证很清晰。

一个最无可争议的事实是,

徐翔和上市公司约定利益分成。

另外,

对于每只股票的敏感期界定以及敏感期表现,

都用数据说话。

比如,

上证所股票表现,跟同期上证综指表现对比;

创业板股票跟同期的创业板指数对比;

中小板股票跟同期的中小板指数对比。

不仅如此,

还包括区间最高涨幅对比,

行业板块指数对比,

偏离度计算和换手率变化对比,等等。

偏离度最大的是文峰股份,

该股在被认定操纵市场的期间涨了256.11%,

上证综指涨44.29%,

偏离211.82个百分点。

其换手率和此前同时段换手率相比,

增加229.95个百分点。

在了解私募名人徐翔的作案手法之后,

最让“聪明投资者”感慨的可能就是一句话:

这个市场本没有神,捧的人多了,也便成了神。

三 、三大收益分布

今年1月23日,

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

徐翔、王巍、竺勇犯操纵证券市场罪。

法院通发稿公布了他们的刑期,

对三人并处罚金,但未公布罚金数字。

“聪明投资者”独家发布了罚金数量,

但对于数据的准确性,

不了解内情的读者很难判断。

关于徐翔案的涉案金额,

法院也并未公开披露。

之前,财新网报道称,

徐翔、王巍、竺勇三人

累计动用400余亿元资金操纵股票股价,

非法获利约70亿元。

“聪明投资者”从多位参与庭审的人士了解,

检方在庭审过程中未提到这两个数据。

据透露,

检方在庭审时,

给出徐翔等人的收益来源,

13家上市公司的数据包括三个内容:

(1)连续买卖的二级市场收益;

(2)抛售定向增发股票的收益;

(3)高管套现后给徐翔的分成。

其实,

也可以理解为还有第四个来源,

因为有两家上市公司不仅董事长减持,

其他股东也做了减持,

也给徐翔等人分了好处费。

分项来看徐翔的收益情况。

(1)据估算,

徐翔、王巍等人通过二级市场连续交易

在13家公司的获利合计约22.38亿元(含浮盈,下同)。

其中,

徐翔连续交易获利最多的是东方金钰,

获利约9.9亿元。

获利最少的是乐通股份,

不到420万元。

(2)徐翔通过大宗交易接盘

或参与定向增发持股后,

抛售股票的收益合计约31.49亿元。

加上王巍参与鑫科材料定向增发获利2.36亿。

从一级半市场到二级市场,

两人合计兑现了33.85亿元。

这不包括徐翔通过瑞丽金泽持有东方金钰,

徐翔在东方金钰浮盈17.92亿元。

全部算上的话,

这部分收益共计51.77亿元,

是二级市场连续买卖收入的2.3倍。

在一级半市场接盘到二级市场抛售过程里,

最赚钱的股票是美邦服饰,

徐翔等人在二级市场连续交易

在美邦服饰仅赚了不到503万,

但徐翔在大宗交易接盘后抛售,

却赚到了约6.9亿。

其实,

这么说也不准确,

徐翔最赚钱的股票应该是东方金钰,

截至2015年8月18日,

瑞丽金泽持有的东方金钰市值51.5亿,

徐翔所持股份账面浮盈17.92亿。

赚钱最少的是华丽家族,

徐翔大宗交易减持赚了1458万,

在二级市场连续买卖却赚了5586.96万元。

不过,

这都不能跟华丽家族董事长

王伟林分给徐翔、王巍的好处费相比,

这笔好处费约为8502万元。

(3)13家上市公司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等,

合计减持套现大约298.6亿元,

另外,

鑫科材料李非列参与定增,

大宗交易减持后获利2.37亿,

东方金钰董事长赵兴龙通过瑞丽金泽持股,

账面盈利18.6537亿元,

上述三项合计319.6亿元。

加上向日葵其他股东套现3.28亿,

以及乐通股份其他股东套现3.277亿。

13家上市公司股东们套现、盈利合计326.2亿。

这些股东们

分给徐翔等人的好处费是45.71亿人民币,

再加上约1.64亿港币。

没错,是1.64亿港币,不是人民币。

向日葵实际控制人吴建龙减持套现后,

给徐翔、王巍、竺勇的好处费

是用港币计算的。

资料显示,

吴建龙中国国籍,

拥有香港居民身份证,

曾就职于绍兴县华舍镇政府。

胡润发布2010年能源富豪榜,

吴建龙以身价90亿元,

晋身中国能源行业新首富。

这些好处费里,包含了文峰股份的未支付的10亿。徐翔等人在二级市场连续买卖的收益,不到上市公司股东们给的“好处费”的一半。

上述计算是把东方金钰的浮盈列作一级半市场到二级市场的收益。

事实上,如果将这部分浮盈看做是上市公司的另类“好处费”的话,徐翔等人的收益来源则主要是上市公司关键股东们给的“好处费”。

目前,青岛市中院未公开披露对徐翔、王巍、竺勇的违法所得和罚金具体数额。

“聪明投资者”了解的明细如下:

四 、 黑吃黑和盗亦有道

马克思说,

资本来到世间,

从头到脚

每个毛孔都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徐翔案整个过程里,

一些细节是对这句话的现实阐释。

1、徐翔的收益主要来自勾兑,但他也的确是交易高手。

市场人士评价称,

在13家上市公司的连续交易中。

徐翔全部赚钱出场。

在把股价维持在高位的同时,

还能抛售如此大量的定增股和解禁股,

并且可以不被监管发现。

从某种角度来说,

这也是一种交易能力。

不过,

也有知情人士称,

因为这13家上市公司并不关联,

徐翔动用了上百个账户参与交易,

当年的监管大数据也很难发现。

2、徐翔深谙出来混,都靠兄弟帮衬的江湖规矩,对兄弟很“仗义”。

在徐翔案庭审过程中可知,

徐翔待王巍不薄,

这从违法所得和罚金数量能看出来,

单鑫科材料的这一个股票,

王巍参与定增赚了2.36亿。

在东方金钰的投资中,

徐翔对竺勇够“仗义”。

因为竺勇的牵线和联络,

徐翔承诺给竺勇200万股定增股。

但在法庭上,

当被问道竺勇是否参与东方金钰,

徐翔全部自己应下,

称竺勇并不知情,事情都是自己做的。

3、在资本的巨大利益里,兄弟之间会黑吃黑。

比如,

在华丽家族的勾兑里,

住在汤臣一品同一棟楼上下层的王巍和徐翔

玩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游戏。

在华丽家族董事长王伟林减持过程里,

徐翔、王巍一起收取好处费的同时,

王巍单独与王伟林约定,

分成底价按每股20元计算,

超出部分四六分成。

知情人士称,

徐翔和王巍关系不好,

“两个人老吵架,

在法庭上争来争去。”

4、“高送转”割韭菜利器在中国屡试不爽,上市公司发布利好,更是无所不用极其。

在徐翔涉案的13家上市公司中,

无一例外

全部都闪现“高送转”魅影。

两家公司的高送转还挺“雷人”。

一个是上海新梅,

2012年11月底公司预计年中亏损,

为了达到徐翔“高送转”要求,

通过集团内部转让房产的方式,

使上海新梅账面扭亏为盈。

这还不够,

上海新梅还披露有公司出资2亿元,

购买上海新梅8.06%股份,

但款项实际是上海新梅支付,

误导投资者上海新梅要转型石墨烯,

促使股价上涨。

另外一家不能不说的公司是东方金钰,

不仅搞了10转增20,

还按照徐翔提出的释放业绩的要求,

将翡翠原石以2.8亿元出售,

披露公司2015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280%到330%。

也难怪,

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会近日公开大喊,

“10送30”的高送转方案在全世界罕见,

必须列入重点监管范围。

这引发了法治化和市场化争议。

很快,

多家公司公告减少“高送转”比例和数量。

5、跟着老大“有肉吃”,上市公司盛行团伙作案。

在“勾兑”过程中,

一些上市公司不仅“老大”减持了,

其他股东也参与减持“勾兑”,

条件按照“老大”跟徐翔的约定。

虽然约定条件一样,

实际操作却有不相同。

比如乐通股份,

按照减持股份数和套现资金计算,

其他股东的减持价格

明显高于该公司董事长。

嗯,

跟着老大“有肉吃”

这样的团伙作案,

在徐翔案中的涉案公司不止一家。

6、“中间人”业务很广,董秘也疯狂。

董秘是一个活络的角色,

在实体企业家和资本市场之间

扮演非常重要的“中间人”角色。

在徐翔案中,

诸多董秘参与其中积极牵线搭桥,

徐翔和王巍用大把金子鼓励董秘积极活动。

比如某公司董秘,

检方的调查称,

徐翔付给该董秘1.74亿元的好处费。

当然,

董秘和董秘的价值也很不一样。

比如,王巍就很抠门,

付给某上市公司董秘的好处只有50万。

一些董秘尝到好处费的甜头之后,

积极为徐翔和其他上市公司牵线搭桥。

比如向日葵时任副总、董秘杨旺翔,

在徐翔参与明牌珠宝和赛象科技的过程中,

杨旺翔积极奔走,

在别人家公司里捞取好处费总计超过千万。

7、操纵证券市场的后果,伤害超过想象。

比如,徐翔的妻子应莹,

虽然在徐翔操纵证券市场案中

并未列入同案共审,

但检方已明确将应莹“另案处理”。

根据检方发布的信息,

徐翔在妻子应莹配合下,

以亲友、泽熙公司员工等名义

开设大量证券账户并控制使用。

徐翔以自有资金注入上述账户,

指令应莹等人具体操作。

徐翔案的律师曾感慨,

人生最重要的是家庭和自由。

徐翔在财富市场数百亿资金的腾挪术,

涉案公司和人员众多,

多少人失去了自由和家庭幸福,

尚无法得知。

更多人在问:

与他们相比,

在资本市场被割的众多韭菜们,

在财富二次分配的资本市场里,

被反复割韭菜之后,

又会有怎样的命运。

想起木心说的一句话:

“有时,人生真不如一句陶渊明。”

不知道,四年后出狱的徐翔

如果看到这句话,

他会作何感想?

本文仅授权合作机构转载,合作请加微信号fanxiaocom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