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08日 16:56:01 EMBA

她把5张饭桌的餐馆做成了拥有50多家连锁店,一万多名员工餐饮集团;她是被重庆餐饮界称为“一姐”的陶然居集团创始人严琦。

放弃金饭碗下海创业

1967年11月,严琦出生于重庆巴南。母亲是当地的大家闺秀,严琦身上与生俱来的乐观、积极的性格就来自于母亲的遗传。

1977年,父母外出支边,严琦便跟着爷爷奶奶住。不过,小姑娘却一点也不感到孤独。在家里,她是奶奶的小棉袄,总帮奶奶捶背,陪爷爷聊天。在学校,她更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回回考满分。

1985年,巴南一家银行招聘,500多人参加考试,严琦又是考第一。就这样,没有任何背景的她直接当上了银行柜员。

当时月工资就几十块,虽然不多,但收入稳定,不用为生活劳累奔波。可严琦不甘心一辈子朝九晚五,心中憧憬着通过自己的努力去创造属于自己的一番事业。

1995年,严琦不顾家人朋友的反对,毅然辞去了银行的工作,下海经商。“我不知道这样选择的后果是什么,”当时在重庆做餐饮是被人看不起的,放着国家公务员的架子不端,跑去端盘子,大家都认为严琦晕了头。可在严琦心里却不这样想,“我渴望做成自己的事业。”

于是,1995年6月,严琦在白市驿租了一间路边店,开起了小饭馆,起名“陶然居”,迈出了创业的第一步。

靠一道菜赚到第一个100万

刚开张时,严琦的店被戏称为“315”,什么意思?一个老板、一个厨师、一个店员,被称作3个1,5张小餐桌只能容纳不多的客人,这就是“315”。

由于没有人手,严琦不得不每天天不亮就跑到两公里外的农贸市场采购原材料,十点回到店里又一头扎进厨房,洗菜、择菜、切菜、添煤、看火,整天和粗活重活打交道。

然而起早贪黑付出巨大的心血,回报却非常小。为啥?因为厨师只会做一些家常菜,再加上饭馆距离市中心还有15公里,顾客基本都是开长途货运的司机,而司机一般都有固定的餐馆。

“为什么没有人来吃?关键还是没有特色!”严琦觉得如果要让这个小店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脱颖而出,那就必须得有绝活。

很快,机会来了。有一天,严琦偶然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消息:西南农学院一位教授培育出了人工养殖的生态田螺,这种生态田螺以新鲜蔬菜和野生草类为食,个头硕大,肉质饱满鲜嫩又无泥腥味,属生态食品。食用后,对人体具有滋补保健作用。

严琦马上眼睛一亮,“为什么不试试辣炒田螺?”

于是,严琦买了大量的田螺回来,与厨师反复烹调试验。敏锐的严琦深知川菜的经营之道在于求新、求异、求变,结合重庆人喜好麻辣的饮食习惯,她与厨师一而再、再而三地实验,一道辣子田螺新鲜出炉:麻、辣、鲜、香,令人垂涎欲滴。

可是如何推广、如何让消费者接受成了严琦遇到的又一道难题。

“当时没有互联网、媒体推广,想要扩大知名度,很大程度上要靠口口相传。而那时候的司机群体因为工作原因,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可能是当时信息比较灵通的人群。”

严琦决定,站在店门口,免费提供辣子田螺给南来北往的司机们试吃。很快,靠着这道招牌菜和“吃客”们的口口相传,陶然居生意越来越红火,最火的时候,门口一下子涌来了100多辆车,差点引起交通堵塞。

到了1996年年底,光凭辣子田螺一道菜,一天就可以挣5000多块。到了1997年1月,严琦赚到了人生的第一个100万。

后来,很多食客来到陶然居,点名道姓要“辣子田螺”这道菜。于是,严琦一口气推出5、6种套餐,“每一种套餐都包括辣子田螺。”

如此这般,想不火都难啊!到1997年底,陶然居已经扩大到500张桌子,最火的时候,仅辣子田螺就卖出了1000份,一天就能赚5、6万。当地报纸还专门刊登了一篇文章,题目就叫《点亮一条街的女人》。其实,严琦最初的目标很简单,“等赚到100万,就关门休息!”结果仅仅4个月后就赚到了120万。

1998年,辣子田螺被有关部门评定为“中国名菜”,而严琦也成了大家口中的“田螺姑娘”。

进军全国市场

夯实了原始积累后,严琦又跨出了一大步。1997年,严琦成立重庆陶然居饮食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完成了从个体户向董事长的转型,实现了当企业家的梦想。

短短一年时间里,陶然居的加盟店开到了20家,遍布四川的9个地级市,“光是加盟费,每年就可收500多万。”当然,陶然居的营收也突破了1000万,并成为川菜的领跑者。2001年以后,严琦走出重庆,相继在成都、武汉、深圳等15个城市,开出70多家加盟店。

“不到北京开店,就不叫全国连锁,所以我想要占领北京,占领了北京就感觉是占领了全国。”

2003年,严琦带着陶然居进驻京城,第一家店6500平米。开业三个月以后,生意就开始不好了,每个月都要赔三十几万,一年下来亏了四百多万。严琦的丈夫扛不住了,就跟老婆说:“我们在北京这个地方肯定做不了,是不是把它关掉。”

但做过市场调研的严琦很有信心,两人由此产生分歧,严琦就跟他说:“那你就经营其它地方的,我经营北京的,只要是我在,肯定没有问题,你要感觉有问题,我们两个就自己做自己的,分开做。”最后两人分家了。

不久后,生意竟奇迹般地好转。于是,2004年6月,陶然居在北京的第二家店宣布开业。到了2005年,陶然居的年销售额已经超过10个亿,一时间,风光无限。

打造出年销26亿餐饮帝国

一招鲜就够了吗?在强手如云的中国餐饮行业生存和发展,不仅要一招鲜,更重要的是招招先。

餐饮经营上严琦总是“只比别人看得远一点”,做个领跑者。人家比价格时,她以特色取胜;人家追求特色时,她以环境优雅揽客;人家设置高档设施时,她以倡导绿色健康招财。

高人一筹的经营,致使陶然居屡战屡胜。除了打造陶然居这个品牌外,严琦还推出覆盖高中低档的餐饮品牌,高档的将推出“陪都1937公馆菜”,中档的就是陶然居,接下来还推出“两江水火锅”、“两江水粗茶淡饭”;此外,更是剑走偏锋地包装青岛美食网,并陆续开进社区,打造一个立体的餐饮王国。

2009年,当地的江北区森林公园对外招标,“面积6万多平方米。”要知道,此前,陶然居单店最大规模也就3000平米。“6万平米相当于20家大饭店,而且全都聚集在同一条街上,”严琦动心了!

此后,严琦砸下1个亿,一举拿下江北区的森林公园项目,起名“陶然居大观园”,全部仿古建筑风格,“古城楼、吊脚楼、木牌坊、码头街。”

菜品全从民间搜集,“风味小吃、乡间土火锅、杜八碗、三蒸九扣、石磨豆花、酸渣肉、土麦粑等乡土老菜”。20多家店全部采取错位经营,如“老重庆”主打巴蜀麻辣风味,“阿妈寨”主打土家菜和苗家菜,而“碗中花”口味清淡,专门做鱼。巨无霸就是巨无霸,第一年营收就达到了1个亿。2011年,年销售更是突破22个亿。

迄今为止,陶然居已经顺利完成在重庆、成都、武汉、北京、湖南、河南、贵州、新疆、黑龙江、广东、福建、海南等全国十多个省市连锁53家的拓展计划,年营业额更是高达26个亿。

结 语

一个企业,需要一位好的指挥家,需要一个有魄力的将领。严琦就是这样一位有魄力、有胆识的企业家。

“我从来就没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做菜的人。我不是掌勺出身,我是学财务会计的,我关心的不是一盘菜、一家店的生死,我考虑的是市场拓展有无可持续性。”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