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6月14日 22:25:08 新三板论坛

有一道伤疤叫“IPO被否”,在新三板,被否过一次的企业不少,两次折戟的也不是没有,比如朝歌科技(836119)。

最近,朝歌科技准备第三次冲击IPO了。

三度冲击IPO

近日,新三板企业朝歌科技公告,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已获得证监会受理。去年6月14日,朝歌科技接受上市辅导,后于今年6月2日通过北京证监局辅导验收。

事实上,朝歌科技已经是IPO战线上的“老队员”了,这是它第三次冲击IPO。

朝歌科技第一次向IPO发起冲击是在2011年,悲剧的是,当年7月8日,朝歌科技首次上会被否。

6个月后的2012年3月,朝歌科技再度递交了IPO申请,但等待了2年,等来的结果是终止审查。

朝歌科技主营业务包括互动电视智能终端产品、网络视频行业应用系统及解决方案、互动电视系统平台及运营相关服务。其中互动电视智能终端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90%以上。

2014年和2015年,朝歌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3.47亿元、5.97亿元;净利润为-2033万元、3175万元。而2016年,朝歌科技营收达到9.26亿元,净利润达4490万元。

这期间正是IPTV迅速发展的时期,朝歌科技营收增长较快。

2016年,两度冲击IPO未果的朝歌科技最终选择了新三板,于2016年3月23日挂牌。

导致IPO被否的老问题还在

重新上市不是重点,重点是,朝歌科技的问题解决了吗?

证监会网站信息显示,2011年上会时,发审会提出的问题主要有两个:

第一、朝歌科技主要产品全部生产制造业务委托加工商完成,2008年-2010年,其委托百一股份及其全资子公司加维通讯加工产品的外包金额占当年外包总额的98.83%、99.68%、98.94%。

第二、公司2008年-2010年对华为销售收入较高,占公司当年全部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6.94%、79.42%、88.10%。

创业板发审委认为,这些情况可能对朝歌科技未来的持续盈利能力构成重大不利影响,不符合《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管理暂行办法》第十四条的有关规定。

单一的委托加工渠道,加上严重的大客户依赖症,成了朝歌科技闯关失败的原因。

那么,重新申请IPO的朝歌科技,问题解决了吗?

以大客户依赖为例,从最新披露的招股说明书来看,2014年-2016年,朝歌科技对前5大客户的合计销售收入占销售收入总额的比例均在90%左右;其中对华为的销售额占年度销售额的比例分别为81.3%、74.2%、41.7%。

从这个角度看,朝歌科技的大客户依赖症已经有所缓解,但仍未解决。

委托加工集中程度高的问题也依然存在,朝歌科技终端产品全部采取委托加工方式进行生产。近年来,朝歌科技先后导入了部分企业,作为委托加工厂商后备资源,降低委托加工生产风险。

但从实际情况来看,目前其委托加工仍然主要由百一股份及其子公司完成。2016年,朝歌科技委托加工业务金额为2.44亿元,其中百一股份及其子公司达2.13亿元,占比达87%。

竞争增大,毛利率低于平均

旧疾未去,又添新愁。

2011年前后,由于国家政策不明朗,入局者并不多,且朝歌科技是较早从事IPTV终端业务的企业,具备一定先发优势。但此后,随着“三网融合”等政策出台,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重视IPTV等业务,市场竞争也越来越激烈。

论坛君发现,在2011年的招股书中,朝歌科技披露的国内的竞争对手仅有2家;而最新的招股书中,竞争对手已经增至6家。

其中创维数字等企业,本身就耕耘电视行业多年,具有较大竞争优势;而中兴通讯、烽火通信等企业的业务较为综合,相比之下,业务单一的朝歌科技并不具备突出优势。

为了稳住市场份额及销售额,近年来朝歌科技也在不断下调产品价格,其互动电视智能终端产品2014年-2016年的平均销售单价分别为167元、156元、146元,下降明显。

售价下降的影响直接表现在毛利率上。

以近3年来数据为例,朝歌科技毛利率不仅远低于中兴通讯、烽火通讯等行业领先企业,也大幅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其中2016年行业平均毛利率为22.38%,而朝歌科技为14.91%,仅略高于裕兴科技。

朝歌科技表示,中兴通讯、烽火通信等业务较为综合,与公司毛利率可比性较低;而创维数字则是因销量巨大,规模效应明显,毛利率高于公司。

为何一心要去IPO?

朝歌科技一心想去IPO,不是没有理由的。

当年两度折戟IPO后,朝歌科技选择在新三板挂牌,挂牌一年多以来,朝歌科技并无成交,仅在2016年4月实施过一次增发,以14.8元/股募资2960万元。

与此同时,朝歌科技的竞争对手们却在资本市场如鱼得水。

在最新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中,朝歌科技指出的6个竞争对手包括裕兴科技、中兴通讯、创维数字、烽火通信、福建星网视易信息系统有限公司及北京视达科科技有限公司。

其中中兴通讯、烽火通信和创维数字3家都是实力雄厚的老牌上市公司,裕兴科技早在2000年就在港交所上市,星网视易是深交所上市公司星网锐捷的控股子公司,而视达科则于2015年9月被上市公司初灵信息纳入麾下。

也就是说,朝歌科技面对的竞争对手几乎都是上市公司,或者抱着上市公司“大腿”的企业。从这个角度,也不难理解,朝歌科技为何这么执着地冲击IPO了。

有意思的是,2015年9月,初灵信息收购视达科100%股权时,给视达科的估值为6.6亿元。

视达科2014年营业收入仅有3078万元,而朝歌科技2014年营业收入达3.47亿元,是视达科的十倍有余。但去年11月,水晶光电以2960万元认购朝歌科技4.76%的股份,对朝歌科技的估值仅约6.2亿元。

估值的巨大差异,再加上激烈的市场竞争,IPO似乎是朝歌科技必须走的一条路。只是,老问题依然存在,新麻烦又不断,朝歌科技此次IPO会顺利吗?

.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