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4日 21:50:16 解码新金融

现金贷并不是一个新事物,起源于上世纪美国的发薪日贷款(Payday loan),发展至国内,现金贷指纯线上、不限用途的小额信用贷款业务。因其背后利润畸高、风控缺失、高坏账率、暴力催收等问题,现金贷不断受到关注。然而,与颇具争议的现金贷平台不同的是,目前商业银行和互联网巨头的现金贷产品实际年化利率却在10%左右。

现金贷该如何定义?

今年年初,信而富的赴美上市引发了舆论对于现金贷的关注,近期刚刚完成纽交所挂牌的趣店,更是因为高利率问题将现金贷推向风口浪尖。事实上,现金贷并不是一个新事物,起源于上世纪美国的发薪日贷款(Payday loan),发展至国内,却因其背后利润畸高、风控缺失、高坏账率、暴力催收等问题,不断受到关注。那么,现金贷究竟指的是什么?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杨涛指出,要从三条思路描述现金贷。首先要确定产品边界。“从产品本身来看,现金贷是小额贷且无抵押,没有场景的。那么在原有的金融体系当中,有可能覆盖的产品有很多,无论是传统金融机构还是新的互联网金融以及其他组织。”

第二个问题在于,由谁来提供产品和服务。如果是传统主流的金融机构来提供服务,风险控制的边界相对把握地会好一点,在传统体系外的一些机构提供服务则会引起争议。最后是看它所面对的客户或对象。

“所以,现金贷可能有一种比较广义的范畴,也有更加聚焦的范畴。我们真正应该关注的是更加聚焦的范畴,就是面对特定的相对比较弱势的群体,提供产品的可能是传统主流金融机构之外的一些新的金融组织,它可能直接提供这种信贷类的中介平台或起到一种助贷的作用”,杨涛提出。

目前,法律方面并没有定性现金贷,中国科技金融法学研究会理事肖飒认为,现金贷是类似信用卡的一种补充,“大家缺钱的时候,它可能是江湖救急的这么一个地位,扮演这样的一个角色。”

资本为何偏爱现金贷?

“极速审批,快速到账,xxx借款,放心快捷!”无论是在网站、社交群,手机短信,甚至街头巷尾,现金贷的广告随处可见。近几年,随着消费金融大热,现金贷也呈现爆发式增长,吸引了各路资本闻风而至,大量网贷平台转型做现金贷业务,也有产业集团、传统金融机构等主体开始试水现金贷。

资本为何偏爱现金贷?对此,杨涛认为,过去,国内主流金融体系有很多难以覆盖的范围,一部分小额的弱势人群包括没有信用卡的人群很难按照传统的体系当中获得有效的融资需求,这成为现金贷具有强大吸引力的首要原因。

“其次,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兴起,到现在打着金融科技旗号的所谓金融创新,背后都体现出了资本驱动的巨大力量,在资本驱动过程中很多模式就逐渐地进行更多的探索更。此外,监管和制度完善方面存在一些不足,使得这些模式的探索空间更大。这个过程当中,无论是银行、消费金融公司还是过去的网贷平台,新兴起的现金贷平台,他们慢慢地也找到了希望在这个模式里面快速地能够吸引市场关注,短期营造一个比较高利润的形象的诉求。”

在与资本接触过程中,肖飒也对现金贷的火热有所感觉。最主要的是这个市场可以产生巨大的现金流,肖飒表示,一些企业表示他们在其他地方都赔钱,但是现金贷业务在赚钱,根本舍不得放弃这块业务。

“现金贷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快,比如我每个月5号发工资,可能28号的时候觉得手头有点紧,在这差不多的10天时间里,我可以借个5000元,发工资时再进行还款。一线的企业会觉得这个钱很快,以前在银行做过桥,要承担动辄几百、上千万的风险,而如这个5000元,它完全可以覆盖,所以风控上要求就不严,不用花巨资从银行挖一些高管,所以他们就可以用高的利息来覆盖风险。因此很多人觉得门槛低、赚钱又好用,所以就来做这个业务。”

现金贷是高利贷吗?

事实上,现金贷的业务一直以来都存在,从今年年初信而富赴美上市即引发了一轮公众对于现金贷的关注,近期,尤其随着趣店在纽交所挂牌上市,关于现金贷“嗜血贷年化利率”、“暴力催收”、“魔鬼”等舆论持续发酵。

肖飒解释到,此前国内最高法院曾发布过关于民间借贷的相关司法解释,对现金贷业务的年化利率有明确规定,36%是红线,绝对不能超过。

“我们可以很直观地看出来,有些现金贷平台明显比较高,年化利率达到几百的都有,明显是违法。这会不会影响它在海外市场的表现,或者国外市场会不会排斥,国内监管会不会对进行处罚,这些都是一些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才会引起市场这么多关注,这段时间热炒。”

然而,纵观国内银行和互联网巨头的现金贷产品,年化利率普遍在10%左右,与日前备受争议的现金贷平台形成了明显对比。

这背后的一个基本因素就是高风险对应高收益,杨涛分析称,这些现金贷平台无论是从资金来源,还是风险管控和运营能力,跟传统的金融机构相比较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

“如果现金贷组织的资金来源成本相对比较高,自然只能往高利贷方向走;如果风控能力比较弱,可能很难长期在有效风控的基础上依靠较低的价格来获取持续稳定的收益,而只能靠短期较高的带有一点暴利色彩的回报来弥补由于低风控能力所造成的损失。”

杨涛还指出,高利率涉及到的因素比较多,除了成本是非常重要的原因之外,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市场本身。“市场无论是监管还是竞争环境肯定有一些不完善的地方,从中长期来看,可能就是所谓对市场的寅吃卯粮,把未来可能是缓慢的一些持续的现金流的回报,在当前这个阶段迅速地以暴利的形式体现出来,最后可能造成所谓现金贷的放贷机构跟市场上的客户达到一种共输的局面。”

在肖飒看来,同时要对现金贷按照主体做一个区分。持牌的金融机构进行放贷实际上是不受最高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的24%和36%红线的规定限制。民间的金融机构或网贷机构如果拿到了牌照,就成为了放贷人,利率实际不受限。

“所以,并不是所有的现金贷机构都要受24%和36%红线的限制,一个非持牌机构只是助贷机构或信息中介撮合的平台,利率当然受限,因此,要做一个主体的区分。”

现金贷将告别野蛮生长?

有人业内人士指出,如同早前监管鼓励传统银行介入校园贷业务一样,现金贷业务此前也一直在银行产品中存在,在现金贷行业经历了大浪淘沙后,未来由银行等“正规军”接手现金贷业务也是一种可能的方向。

杨涛表示,过去,一些现金贷主体把自己定位为一家所谓的金融科技企业,为银行和其他的放贷组织做助贷,但是很多风险都是由一些现金贷的平台来承担,这就使得它某种意义上也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信贷中介组织。因此,这样的行业按照金融的原则,就需要持牌监管,无论是资金来源、透明度、管理能力还是资金匹配能力都要对平台进行更有效、更加细致的监管。

“讨论现金贷,还是离不开它所面对的借款对象问题,由于这些借款人的对象有一些特殊性,那么在行业未来发展过程中,要引导他们更理性的利用现金贷解决消费或者创业中的需求,这个可能也是一个治本的问题。”

除此之外,杨涛还提出,不仅仅是融资本身,像暴力催收等这些问题都备受关注,整个行业在业务金融链条当中需要普遍进行规范,从而更加符合现在的社会原则和道德原则,这应该是未来监管和其他配套措施所共同面对的一些方向。

有媒体报道,目前监管部门正在积极研究方案,将对现金贷业务开展整顿,再加上近期关于现金贷的舆论风波不断,市场也开始关注这些是否会对已经上市或正在谋求上市的以现金贷为主要业务的企业造成影响。

肖飒认为,明年3月份到6月份可能是第一波P2P公司备案的时间,这个时间之前和之后上市可能会有所影响。如果是合规性很好的备案成功的平台会更有信心,让外国的投资人会更有信心。但是对于一些合规上稍微欠缺,比如在银行的存管或其他方面还有一点迟疑的公司来说,可能就丧失了一个机会,就很难再走出去了。

“所以我们会看到这段时间有现金贷业务的公司在拼命地加快上市节奏。他们选择资本市场时,不一定会选择美国,而是在疯狂地找很快的地方,看哪一边能先把这个事情办得了,然后再想办法,以后不管是私有化也好,还是再去别的,都先把现在的上市做到,时间对他们的影响还是很大的。”

杨涛强调,无论是对于已经上市的还是对即将上市的,未来面临的影响和挑战都具有共性。一方面来源于政策和监管。“因为监管越来越严格,十九大报告和前一段时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多次强调的金融发展其实就是风险可控与安全问题和如何体现出服务实体这两点,给公众的生活带来正面的作用比负面的更多。”

另一方面,整个涉及到资金运营,特别是放贷领域本身就不是一个暴利的行业,所以,无论是传统金融机构还是新的组织属于短期内体现出暴利,本质上就不具有可持续性,最终,体制外的类似于发薪日贷款的一些组织,正如去年讨论的网贷平台一样,可能成为整个体系当中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但这个部分不可以无限地被放大。所以,未来网贷行业肯定要回归冷静,回归正常。

现金贷还有未来吗?

尽管现金贷目前备受市场质疑,但不可否认的是,仍然存在着对于现金贷有服务需求的群体,经历监管整顿、舆论风波等,现金贷的未来前景会如何?

肖飒表示出对于这个行业乐观,“我比较赞同耶鲁的学者陈志武的观点,如果我们能够提供更多元化的借到钱的途径,总比提供的少要好。所以,在法律合法的范围内,如果一个信息中介点对点地帮老百姓做一个信息匹配的公司符合法律24、36这样的规定,那就让其继续发展。”

肖飒同时指出,但是,目前各个地方的政策可能不一样,某些地方的金融办、金融工作局或金融监管局大家的做法可能不一样。“前几天已经有统一的金融稳定安全的委员会,之后可能会有统一的一些规定、统一的原则和负面清单出来,这时候就会看到一些大的原则,这个市场未来会怎么样发展,就会比较清晰了。”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