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大变局!这个比肩特朗普的女人或让欧盟走向末日

欧洲大变局!这个比肩特朗普的女人或让欧盟走向末日
2017年02月22日 11:51 海外情报社

最新的人工智能系统的预测显示,极右翼的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将赢得今年5月的法国大选,这个“最危险的女人”能够医治法国病吗?勒庞的父亲在2002年的大选曾经进入总统的第二轮投票,法国的选民大为震惊,不过他在第二轮投票中落败。现在也在普遍预测,勒庞可以进入第二轮投票,但是难以赢得大选。问题的关键在于,民粹主义已经成为新的政治思潮,就像勒庞自己说的,特朗普的胜选大大鼓舞了她。英国脱欧、特朗普胜选,天鹅已经不再只是白的了,不如说,从2016年开始,世界政治舞台便是黑天鹅横飞。

法国极右翼的国民阵线,一直是“异类”的存在,法国政坛基本是中左和中右轮流执政,国民阵线是法国“政治不正确”的存在,勒庞的父亲,老勒庞经常就纳粹、大屠杀等问题说一些不合时宜的话。勒庞接任国民阵线领导人的位子之后,把老爹给开除了,国民阵线也进入勒庞2.0的时代。相比于父亲,勒庞的言论稍微温和,至少不会挑战法国或者欧洲的政治底线,她的梦想当然是当总统了。即便言辞稍缓,依然没有改变反移民、反欧盟、反全球化的底色,只不过,世界正在变化,就像勒庞说的,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可能正在来临。新的未必就是好的,可能是一个黑天鹅的世界。

勒庞在今天的世界已经不是异类了,因此从去年英国脱欧之后,世人的世界观已经被“强硬”地改变了。没有什么不可能,因为原来的世界正在慢慢消失。勒庞已经变成了标杆性的人物,甚至可以说是欧洲民粹主义的领袖。民粹主义在欧洲的政治话语中也不是个坏词了,意大利五星运动的领导人格里洛为自己是一个民粹主义者而感到自豪。所谓民粹主义,核心就是以人民的名义行事,勒庞也是这么说的。人民是谁?当然是法国人,不是移民,甚至不包括移民后代,而是法兰西人。

在勒庞那里,民族和国家之间产生了尖锐的摩擦,法国还是法国人的法国吗?当法国经济低迷不振,同时频繁遭到恐怖袭击,过去一年多时间有两百多人死于恐怖袭击,法国现在还处于紧急状态。而法国政府还在接纳难民,政府与民族情感之间难以弥合, 这也是勒庞的言论能够被广泛接受的重要原因所在。至于欧盟,勒庞看来,那就是欧洲国家的监狱,法国需要把让渡出去的主权再拿回来,不但应该恢复法郎,而且还应该从欧盟退出来。从某种程度上说,法国的大选也是变相的脱欧公投。勒庞当选,是不是欧盟的末日呢?

在一个富裕但是经济增长低迷的社会中,中产阶级处于孤立无援之中,福利国家的税负主要有这些人来承担,但是财政的转移支付意味着中产既没有足够的财富保护自我,也无法从福利国家中获得更大的利益。法国的穆斯林人口差不多占8-10%,法国还是不是一个基督教社会,或者是西方式社会呢?勒庞是坚决地反对穆斯林,中右翼的菲永也出版了一本《征服伊斯兰极权主义》的书,因此,在反对伊斯兰、反移民的问题上,勒庞和她的竞争对手倒是惊人的相似。

在今年的马耳他峰会上,法德重申要巩固法德轴心,现在欧盟的确需要这两个大国为其注入新的活力和信心。问题的关键在于,法德轴心的更新取决于两个女人,而且她俩最好不能相见。除非德国总理默克尔连任以及勒庞的落选,否则法德轴心可能分道扬镳。默克尔被认为是欧盟的捍卫者,甚至说是欧洲价值和秩序的捍卫者,而勒庞呢?百分百的“终结者”,如果这两个女人都能在台上,法德恐怕不能结成姐妹之国了, 而是进入“互掐”模式。法德关系已经难以回到从前了,德国已经是欧盟当之无愧的老大了,默克尔任内实现了德国的崛起,现在开始张罗着要建立独立的欧洲防务体系,减少对北约的依赖。法国呢?德国搭台子,法国唱戏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萨科齐的时代,可以勉强与默克尔同台共舞,奥朗德与默克尔若即若离,“大叔”奥朗德已经历史性地宣布不谋求连任, 也算是有自知之明。

欧盟本来就是合伙人,现在勒庞准备撤资,德国也是没有办法。对法国来说,这次大选也是一次大考,估计法国的选民们也比较犹豫。兹事体大,不仅仅是勒庞当不当总统的问题了,好在有两次投票机会,多了一次改错的机会。英国脱欧的公投,如果“玩”两遍的话,估计脱的机会也不是那么大;特朗普要是没有希拉里那么多丑闻的话,可能也当不上总统,所以,法国也有了免疫力。荷兰害怕黑客入侵,决定“线下操作”,法国估计也会加强防范。凡此种种都增加了法国大选的戏剧性,从去年以来,什么民意测验之类的,都失效了,选举结果基本回归到“靠猜”的状态。当然,随着技术的发展,可以通过人工智能预测。阿尔法狗的存在证明机器在某些方面比人聪明,现在已经有人工智能系统“押注”勒庞会赢。

法国的参选人看上去比较多,但是真正有竞争力的主要是勒庞和菲永,菲永给老婆孩子“吃空饷”,支持率跌得太厉害,帅气的马克龙传出婚外情。勒庞的两个对手都陷入丑闻之中,只要勒庞别有绯闻被挖出来,胜算还是非常大的。就政纲来说,极右和中右的差别并不大,左翼的社会党候选人几乎没有机会,如果有机会的话,奥朗德就不会提前宣布退出了。

勒庞,的确给法国人出了个难题,投还是不投呢?一念之间而已。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