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韩国人,是儒家野兽与小国狂民!

真实的韩国人,是儒家野兽与小国狂民!
2017年03月11日 22:56 海外情报社

3月10日,韩国总统朴槿惠的弹劾案最终宣判,她作为韩国第一个被弹劾的总统,惨淡下台。甚至,这不是一个总统之位的问题,而是作为一个嫁给韩国的妹子,她最终还是被无情地抛弃了。那她为什么会被这群韩国人所抛弃呢?

来源:摩登中产(modernstory) 

在首尔,韩国男人不会错过每一次能照镜子的机会。

电梯反光面,公交车玻璃门,轿车后视镜,他们总会驻足凝视,拨理头发,板正领带。

这是他们视若生命的“体面”,当走进公司,这种体面便如拼图一样,嵌入公司整体严苛的氛围中。

他们表情严肃,不苟言笑,上司路过要鞠躬致意,即便在茶水间,倒水也要长幼有序。

下班之后,被禁锢一天的情感,开始在躯壳中复苏。他们习惯呼朋结队,饮酒取乐。

夜场是比公司更重要的社交舞台,不被邀请往往意味着边缘化。

烤肉店的油烟和酱汤的蒸汽,软化了呆板的面容。烈酒如润滑剂,替代生硬的寒暄。

酒酣耳热后,韩国人爱高声喊叫。白日压抑得多卑微,夜晚的喊声就有多高亢。

唯有用激烈的方式释放,才能让他们找回生活的平衡。

和日本人推崇的隐忍不同,韩国人虽然表面沉默严肃,但骨子里充满暴躁和冲动。

当有障碍阻路,他们不会停步思考,而是会用极端的方式破路前行。

也正因于此,他们热衷街头运动,韩国也常因街头运动改朝换代。从全斗焕到朴槿惠,都倒在人民游行的汪洋大海。

他们表达愤怒的方式繁多且极端:吞旗子、摆狗头、五马分猪、当街脱裤、排队切指、自杀剖腹……群体愤怒充满感染性和煽动性。

2008年,为抗议美国牛肉进入国内,40岁的李炳烈,在游行中用油漆稀释剂浇满身体,点火而亡。

悲剧并没有让全国情绪冷却,抗议持续数月,入夜,大量民众在首尔街头燃烛抗议。

未能现场抗议的民众,则在家中观看网络直播,相关视频网站流量不断创造纪录。

韩国媒体报道,韩国国民已患“烛光集会直播中毒”,不看抗议直播,就无法入睡。

受访的韩国男子称,只有观看直播,他的愤怒才能找到出口。

从地理上看,韩国和中国的山东半岛纬度相近,首尔和青岛、烟台的气候也相似。然而,两地国民的性格却大相径庭。

韩国人口已超5000万,地理面积却仅有10万平方公里,其中有1000余万人口,居住在首尔,拥挤在仅605平方公里的狭小区域内。

曾有韩国留学生来中国,初见平原目光呆滞,那是韩国人少见的壮阔景色。

狭窄的生活空间和层峦叠嶂的山岭,难免营造出夜郎幻境。过度的自卑和自傲成为韩国人最复杂的情绪。

韩国人百分之七十开国产车,用国货,支持民族产业,从幼儿园起就教导孩子“身土不二”——生我养我的土地上的东西是最好的。

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为帮国家渡过难关,大量韩国民众自发向国家捐献财物。一位韩国导游,家有7个子女并不宽裕,但仍排着长队,将家中值钱物品悉数捐给政府。

2002韩日世界杯,韩国争议性赢球,淘汰意大利,首尔百万红魔上街庆祝。虽然世界骂声滔天,但他们置若罔闻,仍然高呼“大韩民国”的荣光。

上世纪八十年代,曾有韩国记者逼问来访的匈牙利手球队,汉江两岸的高楼是不是足够壮观?

多次追问下,匈牙利人才称赞很美很棒,记者心内不满。几年后,他到访匈牙利才发觉尴尬,多瑙河两岸的建筑远胜当时的韩国。

在韩国人眼中,韩国就是地球上最好的国家,韩国的一切都应被世界喜欢。

他们认为泡菜和炸酱面是最好的食品,曾有美国女星在社交网络上发言“不喜欢泡菜”,结果被韩国国民抵制。

他们认为韩语是最优美的语言。2013年,朴槿惠访问欧洲,演讲时用了法语和英语,韩国坊间勃然大怒,“怎么能不说韩语?”

“身为韩国人,当然得说韩语啊。”人们翻着白眼,指责朴槿惠炫耀外语。

1988年韩国汉城奥运会上,一场拳击比赛,韩国选手被判违规,输给保加利亚选手。

保加利亚选手举手庆祝时,韩国选手的教练和助理,翻入赛场,追打裁判,现场的韩国工作人员不仅没阻止,反而上台助阵。观众也随之骚动,酒瓶和座椅空中飞舞。

混乱场面被全球直播,世界哗然,然而韩国不以为然。事后,韩国保安队长骄傲地说,“我这么做,是出于爱国的本能!”

韩国媒体也曾反思,《朝鲜日报》将过度陶醉在国家和民族自豪感中的人,称为“国pon”。

“国pon”,是“国家”和“philopon(冰毒)”的合成词。

在韩国,其实并没有很多人认为,宇宙都是韩国的。

我们熟悉的许多段子,大多数韩国人未曾听闻,并深感委屈。

一位旅居中国的韩国人曾信誓旦旦地告诉他的中国朋友:“屈原是中国人,粽子也是中国的。我在韩国连粽子的影子也没见过。”

韩国人对中国的态度,并非是剽窃,更多是陌生。

韩国国内电视,播放有关中国的影视剧,大多时代停留在民国之前,衣不遮体,食不果腹。以至于许多韩国人对中国仍心生怜悯。

在韩国留学和生活的中国人,时至今日,还时常会被“你们中国也有……吗?”的句式轰炸。

他们甚至惊讶于中国竟然有KTV。因为在一些年轻人理解中,KTV的K代表着Korea,应该是韩国发明的专属娱乐设施。

韩国最终留下的中国痕迹,应该是汉唐时,中华辐射过去的儒家文化。

韩国拥有200多所传授儒家文化的乡校。很多韩国孩子的寒暑假都被送到乡校接受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教育。

不过他们并不认为韩国儒家文化和现在的中国还有什么关联。

在韩国,儒家文化演变成重重叠叠的规矩。

无论影视剧还是新闻现场,韩国人总是在不停地鞠躬,而幅度也根据对方的身份有着细致的区分。长幼尊卑,几乎上升为制度。餐桌上,长辈的筷子决定着所有人吃饭的节奏,不动筷不能吃,不落筷不能停。

陌生的韩国人见面时,要先问对方年龄,以选择对应的敬语称呼对方。就连中国人看来意味着客套的“您辛苦了”,也绝不能说给韩国的长者,会被视作不敬。

儒家文化的影响甚至体现在司法领域。在韩国,直系亲属间隐瞒案情不构成包庇罪。亲亲相隐与大义灭亲,韩国人选择了前者。

这些规矩如同锁链,束缚着韩国人心中的野兽。

他们心内的野兽其实惶恐难安。

自古多灾多难的韩国人,自诩为“东亚的犹太人”。

首尔距离三八线最近处不过30余公里,朝鲜甚至曾计划挖地道直奔青瓦台。

地下核爆引发的震颤,时刻刺激着韩国国民的神经。

韩国网友留言称,“当你周围有个随时准备磨刀霍霍把你按在地上摩擦的邻居,你会心安理得的从容下去么?”

此时,儒家的儒雅和爱国的狂热,更像是为了掩盖胆怯的油彩。

浓妆之下的韩国人,则在疯狂的爱和恐惧中,等待未知的裁决。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