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07日 01:20:10 信托圈

导 读

不往死里整就可以了。

12月6日,在广州举行的财富全球论坛上,中国互联网企业的两大巨头互称对方给自己压力。

马云在问答中表示,在过去18年当中阿里巴巴至少18次重生。

“我每天都睡不好,我每天晚上都在担忧我的公司没有跑的够快就会被别人所淘汰了,就会在这个竞争当中掉队了。”

马云提到: “忧患意识是非常重要的,即便我是一个大公司,我必须像一个小公司那样保持时刻的忧患,要像小公司那样去运营它,因为有的时候太大的公司意味着缺失活力了,它没有足够的创立能力了”,过去的100年,对于企业来讲可能越大越好,但是在当今这个时期则不见得。

信托圈注意到,在研判2016年经济形势时,马云曾表示,经济形势相当不好。暴风雨来临,冒雨不如躲雨!他还说:任何军事的变革都是诱变你的趋势。

美军在二战以师为作战体系,在越战时以营为作战体系,伊拉克战争以七八人战斗队为特战军战斗体系。这对于企业道理是一样的,以Uber为例。企业以几十个人刚中国市场时,把国内上万人的企业打的晕头转向。因为之前的大规模作战已经没用了。企业永远把资源放在可以听见炮声的第一线上去,让第一线的员工创新速度越快,让创新的成本越低,只有这样,才有可能赢。

“只要是和阿里可能竞争的,腾讯都支持。这么多年里,很多和阿里关系很好的公司,最后都变成了他们投资的公司。”马云今天说,“但这个我没有怪过他们。”

“我们策略不一样。”马云称,阿里秉承的是共存思想,“你赢我三分之二,我赢你四分之一,大家都还在,不往死里整就可以了。”

无独有偶。马化腾今天也评价了自己的老对手。

马化腾表示,自己和马云认识十几年,当初两家还是第二、第三梯队的初创公司时,大家在各自领域不断竞争赢得市场。而现在成为了第一和第二之后,在十几个方面都有竞争。正常的竞争可以促进发展,让大家更努力创新,团队更有斗志。而不好之处就是竞争的地方太多了,有时候会觉得,啊?这里也要竞争?所以也有点困扰。

马化腾还对微信和支付宝的移动支付做出了比较,他表示支付宝online(线上)比较强,因为有淘宝;微信offline(线下)比较强,因为有微信红包。

与“每晚睡不好”的马云不一样,马化腾坦诚自己也有忧虑。

“比如现在我没有带手机上来,我是有点焦虑的,因为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情况,其实(这种现象)是不太好的,有点焦虑,感觉会失去了什么,好像世界发生了大事自己没有参与,好像会错失了什么”。

对此,马化腾称,“我希望下代的通信平台不要对眼睛有太太多伤害,如果有脑电波直接传到我的意识里面最好”。他还透露,因为使用手机时间过长,眼睛的近视度加深了50度。

信托圈注意到,马化腾早期曾表示自己最大的担忧是:越来越看不懂年轻人的喜好——“虽然我们干这行,却不理解以后互联网主流用户的使用习惯是什么。”

坦白讲,微信这个产品出来,如果说不在腾讯,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话,是在另外一个公司,那我们可能根本就挡不住。回过头来看,生死关头其实就是一两个月。

微信的第一个版本没有做通信录匹配,当时中国联通说你做了,就触红线了。那好吧,不匹配,然后出来的东西就好像一个阉割版的QQ,没有意思。即便这样,正在广西、云南开会的中国移动知道了也立刻打电话给QQ无线说,这个东西谁做都可以,腾讯做就不行,我们在别的地方要惩罚你。

后来市场竞争起来了,国内出现了好几家同类产品,我说不行了,不管了惩罚也要做,于是通信录便加进来了。这样用户加入微信之后,看到有好朋友冒出来,互动就高了。

因为这些缘故工信部压力很大。我就问工信部,我说如果你能出一个命令禁止微信也可以,我还有手机QQ,我不怕。但是封掉微信,国外的那些软件就进来做了。

微信做起来后,有件事情让我感触很大,原来我们有一款老游戏,是单独的一款手机游戏,叫节奏大师,是音乐类的,已经上线一年多了,日活跃70万,一放到微信上立刻变成1700万,这就是社交的力量。

经历了这些危机和转型之后,我有一个比较大的感悟,就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企业表面看似好像牢不可破,其实都有大的危机,稍微把握不住这个社会的趋势,就非常危险,之前积累的东西就很可能灰飞烟灭了。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