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2日 14:04:42 AI财经社

文|AI财经社 昱文

编|嘉辛

10月10日晚,滴滴创始人、董事长兼CEO程维受邀来到清华大学,与清华学子分享自己的创业经历。

程维认为,汽车可能会成为第一批大规模应用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汽车领域的创新会是第三波世界级科技浪潮;未来的交通一定是共享、新能源、智能化。

程维用亲身经历鼓励现场学子:“年轻要选择难走的路,面对绝境和挑战,只要你努力到无能为力,上帝一定会为你开一扇窗。“

以下内容由AI财经社根据现场演讲和问答整理:

前几天清华一位院长寄给我一套书《大学改革》,他的梦想就是通过推动大学制度变革让这个世界变的更好,而滴滴的梦想是让出行更美好。

在我们创业之前,出行并不美好。在北京买车摇号可能需要五年,开车越来越堵,停车越来越贵。人类解决衣食住行,前三个进步很快,但出行却变得越来越糟糕。这是一个机会,我们从自己身上感受社会的痛点,当个体帮助整体去解决问题创造价值,才能实现个体价值。

五年前我们创办滴滴,因为我们相信互联网和市场化能够让这样一个行业发生改变,我们希望推动让所有的交通工具线上化、市场化,所以我们推出打车软件。

谈获取首批用户:滴滴不是靠补贴起家

滴滴第一批用户获取非常艰难,我们分成第1000个司机和第1000个用户,这两个不一样。当时北京只有15%的司机有智能手机,他们怎么可能装滴滴呢?但如果没有司机,就没人接单,乘客叫不到车,慢慢就形成一个死循环。

我们的对手XX招车很快获取一千个司机,因为他们在电视台电台给所有出租车司机打广告:“现在下载一个抢单神器,X月X日到某酒店现场指导安装……”

公司没有经费做广告,我们压力非常大,后来看电视购物广告受到启发。当对手持续投放一个月广告后,我们在他们最后一周投放广告:“现在开始即刻发送短信到XXXX就能直接下载安装软件!……”

所以到了那天,没有司机去酒店,XX招车就打电话问司机,司机说已经下载好了。所以滴滴不是靠补贴起家,我们缺少弹药要想很多办法。

谈与对手博弈:小米加步枪的逆袭

真正艰难的是后面的博弈,对手花300万包下首都机场发展司机。当时我们很绝望,只找到北京西客站,4000元就能进去发展司机。西客站没有停车场,只有过车车道,车一点点流动,很危险,要在几十秒内说服司机安装一个滴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时间紧张,我们当时排了三班,所有同事都去西客站。那是一个冬天,车道里有过堂风,吹半个小时你会头疼,吹一个小时你会发烧感冒,我们停人不停岗,冒死在里面推广。

你不能问司机你有没有智能手机,因为他听不懂。你直接问他手机是不是诺基亚,他说不是,你就拿过来迅速帮他安装上滴滴,告诉他这个软件每个月可以帮他赚多少钱,再塞他一张写着软件使用方法的纸条。车道边上有一个厕所,碰到司机上厕所,那更是绝佳的机会,他上厕所前你把纸给他,等他出来你给他介绍效果更好。那个冬天,我们为一万个出租车司机安装了滴滴软件。

一两年后,XX招车退出市场,首都机场也与滴滴合作。机场主任和我们吃饭,他敬一杯酒给我们的同事:“你们小米加步枪这样的部队打赢了,能告诉我为什么吗?”同事喝了酒,什么也没说。不是傲娇,而是没有经历过的人不能理解。

我们起步资金只有80万,所以从公司成立第一天起我就在努力找投资。投资人都很NICE,后来我发现如果他们不停鼓励你,却没有和你约下次见面时间,没有和你谈具体的事情,那就往往只是鼓励而已。

当时融资困难主要是用户少,获取司机很难,其实获取乘客更难。我们甚至去电梯贴过纸条饭店发过传单。直到2012年冬天下了一场暴雪,那一天滴滴订单超过1000单,获得了金沙江创投300万美元。后面融资就越来越顺利。

谈新业态:背后是一群人对未来的理解

2014年你使用打车软件,司机只收现金,现金问题很多,比如有假币、找零钱等,我们想让司机改变习惯去使用在线支付。如果是现金,钱立刻可以到司机口袋,但在线付款银行有个延迟,对账也不方便,所以司机不愿意改变。后来我们做了一个中间的资金池,先把钱垫付,你愿意取也能取出来,于是所有司机很快接受了在线支付。再加上有补贴,那段时间你打车如果付现金会被司机白眼。

业务背后是一群人对未来的理解、学习能力、心态和能力,是不是团结,是不是在成长。不要为了创新而创新,一定落实到具体问题。

这是个新业态,我们面临很多新问题。滴滴有两千万司机,有兼职有全职。我们现在和高校一位教授做项目,通过做实验研究如何提高司机产出,比如组队PK竞争荣誉,直接可以提高40%的工作量,如果司机彼此是老乡,能够提高60%的工作量。

谈竞争对手:用余光瞄他,不要对打

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残酷,我们的对手很多。但是做企业本质是为用户创造价值,不能把打败对手当成使命和目的。企业的眼光要看用户,不要看对手,像110米跨栏一样,你必须盯着阶段性目标,跨越你的障碍,过程中一定会有竞争对手,你只能用余光瞄他,如果你去对打,你也到不了终点。

我们选择了一条道路,这条道路上的挑战和挫折会把我们变成那样的人。人和企业的成长都是因为你在做你没做过的事情。你的挑战有高度你才有机会成长,濒临绝境的时候你才有机会突破。所以年轻人要选择难走的路,那才是向上的路。面对绝境和挑战,只要你努力到无能为力,上帝一定会为你开一扇窗。

谈创新力:有的领域中国超越国外

很多人说滴滴是在学优步,我们很少辩解,这是一种民族不自信,好像中国人做出什么事情一定是学习和抄袭别人。我们起步阶段确实是想看看国外有没有,但是找不到。所以迄今为止,全世界只有中国的出租车司机是全面线上化的,70%的出租车都安装了叫车软件,美国的出租车还在马路上扫活,中国是打车软件最早开始普及的国家。

滴滴顺风车在国庆期间搭载人数有上千万人次,已经超过绝大多数航空公司的运载能力。我们推出滴滴代驾,现在全世界80%的代驾在中国发生,这80%代驾里的80%又发生在滴滴上面。滴滴还在不断推出新的出行产品,像豪华车、小巴、公交,我们希望不断的创新,把所有的出行连接到线上,去推动它信息化市场化。

越来越多的共享创新,中国逐步从学习借鉴到今天中美创新力并驾齐驱,在应用创新领域,中国甚至超越国外。我是OFO的股东,当我在米兰骑OFO的时候我感到无比的骄傲。

如今全世界每天有三千多万次叫车,三分之二发生在中国。我刚从欧洲回来很多地方还需要在路边打车。所以交通变革的中心发生在中国,共享经济的中心发生在中国。

谈行业:今天的出行问题也只解决了1%

现在全球消费总额50万亿美金,整体线上部分只有6%,其中电子商务与占线上消费的10%,中国占全球电商的一半以上;线上化的衣食住行服务占线上消费2.5%,其中最差的是吃和行,滴滴也在这2.5%里面。因为技术投入和资本人才聚集,线上部分到未来10年会增长到20%,而时代背景是中美有六到七家互联网公司加起来能够占有90%以上的市场。整个旅途刚刚开始,滴滴现在希望专注于出行业务,出行的问题今天只解决了1%。

滴滴正在建设世界级的智慧交通AI,在云端有一个人工智能的引擎,学习城市每个人出行的规律,了解所有交通工具做最优的匹配。

在济南,第一批100多个红绿灯是滴滴通过后台积累的海量数据在智能调度,很快在武汉、成都很多地方普及。我们在济南上线第一条潮汐车道,采用浮动车轨迹,结合大数据分析,早晚实时通过车辆行驶情况改变道路隔离墩的位置,使该路段单向各三车道变成四车道和两车道,缓解交通拥堵。

成立第一个五年,滴滴希望变成全球最大一站式出行平台;第二个五年,我们希望成为引领交通和汽车产业变革的世界级科技公司,我们认为原来的交通问题底层方案有机会再前进一步,我们希望推出未来的解决方案去给到这个世界。

滴滴希望将来变成汽车运营商,我们为城市集中调度汽车。最少的车让最多的人使用,让这个城市变得更加可持续发展。很多的停车场会变成绿地变成学校。汽车不需要停在城市里面,使用后停到郊区充电。我们相信这是更加美好的未来。未来你不需要拥有一辆汽车才能稳定的出行,只不过共享汽车变革需要的时间更长一点。我们相信未来的交通一定是共享、新能源、智能化。

谈未来:汽车领域的创新会是第三波世界级科技浪潮

滴滴投资了七家全球最大的智慧交通平台,滴滴希望把中国解决这些问题的经验、技术和资本能够输出到全球范围之内,并且最终构建全球出行平台,就像(航空业的)星空联盟一样,让你在全世界任何角落都享受到稳定的出行体验。也许在未来三到五年,现在的加油站加油体系会逐步替换成新能源体系,我们在为这个时代到来提前布局。

看看过去二十年的大机会,第一波在PC端,ibm、联想、微软,他们是那个时代全世界最强大的公司。第二波在智能手机,苹果,华为,安卓,微信。未来十年,汽车的变革,汽车的智能化,交通的下一代解决方案,有机会在在汽车的硬件领域、操作系统、无人驾驶和应用领域诞生出下一个最强大的公司,来推动时代的变革。

这个世界会有很多改变,无人驾驶技术会把成千万上亿的人从驾驶中解放出来,极大的降低交通事故率和死亡率,汽车可能会成为第一批大规模应用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它会自己思考怎么选择道路怎么开车。当然每一个新事物的诞生都会伴随很多问题,只要技术对人类社会总体有价值,还是会滚滚向前。我认为汽车领域的创新会是第三波世界级科技浪潮。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