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3日 13:24:11 AI财经社

微软高层亲口宣布放弃WP系统,不过是为早就“脑死亡”的WP生态终于开出一纸死亡证明。

文 | AI财经社 严冬雪

编辑 | 胡刘继

10月9日,微软操作系统事业部全球副总裁Joe Belfiore在推特上表示,开发新的Windows移动操作系统功能及硬件,将不再是未来工作的重点。

Belfiore已在微软工作25年,是Windows业务重要高管之一,被看作Windows Phone的代言人。他的这一表态,可能是没有经过公关部门流程的。毕竟,在微软内部,WP团队多少已经处于自生自灭的状态。

微软高管Joe Belfiore。@视觉中国

更重要的是,早前,更重量级人物的表态也给了Belfiore勇气去承认现实。2016年9月底,比尔·盖茨在接受福布斯访谈时就表示:最近,我确实不再使用WP,改用了安卓系统手机。微软现任CEO萨提亚·纳德拉也在其新书《Hit Refresh》中公开宣称,自己从一开始就反对收购诺基亚的这笔交易——尽管在内部而言,萨提亚对这次收购的反对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比尔·盖茨在接受媒体访谈时表示已改用安卓系统手机,且不会再转用WP手机。图片来源于网络

对外界而言,这条简单的推特消息,意味着全球第三大手机系统走到了尽头——在iOS和安卓的世界里,WP份额早就接近于零,但官方的放弃终于宣布了它的死亡。

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的,还有微软前任CEO鲍尔默。2013年9月,背负董事会不满已久的鲍尔默孤注一掷收购了诺基亚手机业务,斥资72亿美元。这项交易如同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鲍尔默,这位盖茨的大学室友最终离开了CEO的职位。

收购案宣布5个月后,原主管云业务的萨提亚上台,微软也从重视“设备与服务公司”的鲍尔默时代走出,义无反顾地执行“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新战略。

随后,微软又砸入80亿美元以重组手机业务。但前后152亿美元的投入,没能带来好结果,只给萨提亚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财务黑洞。在收购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诺基亚被微软裁去了几乎所有员工。2015年开始,作为WP系统旗舰机的Lumia系列不再出新品,WP生态持续恶化。

市场调研机构IDC公布的2017年一季度智能手机市场报告显示,Windows Phone在全球范围内只有0.1%的市场份额,这一占比与Others持平,WP基本上也可以归为Others之列了。相比之下,安卓的份额达到85%,iOS也有14.7%的份额。

在微软2017年第三季度的财报里,Windows手机业务的营利情况不再被提及。微软也向媒体证实,他们已不会向手机业务注入更多的资金。

微软的“作死”

想要维系一个移动系统生态,手机生产商、开发者、用户三者缺一不可。

但WP恰好陷入了这样一个恶性循环:用户量基数低-开发者热情不高-手机厂商跟进慢-用户选择少。大公司的历史包袱、创始人情节里的傲慢、管理者的交替,三大因素导致了这一恶性循环。

但对于微软而言,在iOS和安卓的天下里分一杯羹的野心,原本是有机会实现的。

2010年,微软首次推出Windows Phone手机操作系统。同年,苹果已经出到iPhone4,这部最后一代由乔布斯发布的手机,也是iPhone的巅峰之作,屏幕领先安卓机1年以上,系统也完爆当时的安卓2.2,开创了其在移动端的霸主地位。彼时在中国,iPhone4成为街机。与此同时,在开放的安卓平台上,开发者们从未停止竞争和创新。

2010年10月,纽约,微软公司CEO史蒂夫·鲍尔默发布了Windows Phone7手机操作系统。

可以说,动手本来就晚的微软,一入场就遇到劲敌。不过,当时,凭借着深厚的技术积累、人才优势和财力支持,微软仍有机会。

WP系统发布后,2011年,微软选择了战略合作伙伴诺基亚。后者日薄西山,但胜在拥趸无数,如果经营得当,翻盘仍有可能。

但是,微软却开始“作死”。

战略合作后的诺基亚,其Lumia系列手机搭载了微软WP7系统,为二分天下的智能手机市场带来一阵新风,加上诺基亚厚重的用户基础,拓出了一线生机。

匪夷所思的是,微软随后宣布放弃WP7,全新推出的WP8架构与WP7不兼容,买了WP7手机的用户无法在原有设备上升级,必须选择不升级,或者换手机。

WP7到WP8的这次不兼容升级,同时打击了用户、开发者和手机厂商。2011年,本就在走下坡路的诺基亚,靠WP7手机重振的希望破灭,亏损14.88亿欧元,这家百年企业迎来亏损元年。

更糟的是,对于应用开发者而言,他们也在历经WP系统更迭的痛苦:几乎每一代WP系统都与前一代不兼容,每次WP系统迭代,他们必须重写App。而在iOS平台上,每次系统迭代,开发者们一般只需要修改App里新出现的bug。

“我们做了艰苦的努力,鼓励第三方软件开发者,支付了费用,甚至为他们开发软件产品。但是用户规模太少了,大部分软件开发企业不愿意在WP10上投资。”Belfiore前两天曾在推特上这样回应网友提问。

是的,微软确曾为此付出良多。面对用户的不满,微软曾出人出钱,想要辅助开发WP版支付宝的上线,却没有获得支付宝的支持。就连WP版淘宝,都由微软出钱找外包团队出品。

但是,原本用户量就极为有限的WP系统,还需要开发者反复重写代码,谁会对这样的平台保持热情呢?

2014年,华为对外宣布取消推出Windows Phone手机的计划,原因是Windows Phone手机不赚钱。华为国际媒体事务主管Joe Kelly向媒体表示,“我们没有从Windows Phone上面赚钱,没有人能从Windows Phone上面赚钱。”

2015年,支付宝放弃对WP版的更新,建议用户使用网页端支付。2017年9月下旬,WP用户登录微信后,会收到报错提醒,建议转移至iOS或安卓系统,因为微信将停止对WP手机的支持。

如此生态之下,用户忠诚度无从谈起。如果说最开始选择WP手机的,是一群诺基亚的“信仰粉”,微软的“软粉”,以及一拨愿意看到手机系统搅局者的极客,那么到后来,这群用户再没有了能坚守的阵地。

“微软的历史包袱实在太重了。”独立IT分析师付亮对媒体称。PC时代的巨头希望能将桌面优势转移到手机端,从而在移动时代赢得话语权。但是,微软太大了,大公司的毛病,拖累了它的野心。微软种类繁杂的历代产品,养成了固化的产品思路,一味地寻求打通手机和PC各平台,打乱也拖慢了微软适应市场的脚步。

事实上,直到2016年,微软才在Win10M系统上做到手机和PC上通用,实现了其一直以来的宏大目标——然而,依然与此前的WP8、WP8.1完全不兼容……开发者们又必须重来一遍。

直到2016年,微软才在Win10M系统上做到手机和PC上通用。图片来源于网络

习惯了企业服务思维的微软,似乎总在追求用一根线将手机连上屏幕,就能当电脑用。用微软语言说,这样很“酷”。可是,有多少用户需要这样的功能?

就连鲍尔默都在卸任后公开承认,“我们在Windows Phone系统上所犯下的错误是,一直在采取老一套的策略,比如软件授权和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我们的变现模式有问题,我们的配送方式也有问题。然而,所有这些问题的源头,都是因为我们没有组建出新的能力。”

对微软饱含感情、充满创始人情节、如年轻时期的盖茨一般傲慢的鲍尔默至少说对了一点:微软尚未组建出新的能力,从PC霸主角色转身,尾大不掉。高层摇摆不定的决策,决定了下属员工发力的方向游移。一帮最聪明的脑瓜未能被有机组织,钱和人都没有流向该去的地方——或者说,高层们也一直未能确定这个“该去的方向”,而只是在被动地寻找破局切口。

微软的警钟

萨提亚则不一样。虽已加入微软25年,但他是个不折不扣的职业经理人,没有创始人情节的桎梏在身。从一开始就反对收购诺基亚的他,面向质疑时曾反问:目前iOS和安卓已经占据了优势地位,全世界为何还需要第三个智能手机生态系统?

这种坦然接受错过移动机遇的态度,在向来骄傲的老微软人看来,多少难以接受。以至于有人甚至讥讽这位印裔CEO说,微软已经不再是一家美国公司,而是印度公司。在这些人看来,美国精神象征着锐意冒险前行,而不是东方式妥协之下的选择。

在2016年年度股东大会上,一些WP的粉丝股东对萨提亚发出诘问:微软在iOS和安卓平台发布一些自有App诸如Pix、outlook,为何不在自家WP发布?公司对移动业务的停滞不前到底作何打算?

“我们融合与体验这些设备的时机还没到。”萨提亚以他惯有的笑面示人,但立场坚定:不再持闭关政策,不再试图拉拢用户来WP平台,而是推动微软旗下所有软件发布在安卓、iOS和其他各平台——萨提亚称其为“微软排在第一优先级的目标”。

实事求是地说,所谓时机未到并非托辞。看看微软目前发力的Hololens硬件设备,以及组建的业界罕见的8000人规模AI团队,就知道这家公司已经抛开了移动时代的落后羞耻感,正义无反顾地投身AI时代,试图在下一个时代占得先机。对于尚在起步阶段的AI领域而言,一切的确才刚开始。等AI发展到移动互联网当前的成熟程度,才是萨提亚口中融合与体验所有移动设备的时机。

总的来说,萨提亚眼中的“移动”意义更宽泛,意指人类在所有设备上的移动,而不局限于现在的移动设备或一个单独的设备。“对待移动设备我们没有放弃,也没有后退。”萨提亚强调。

这正是萨提亚治下的微软“移动为先、云为先”战略的体现。而曾经的WP,则将成为历史,微软不再更新WP系统,只继续提供必要的BUG修复、安全更新等技术支持——交由人力更廉价的印度外包团队,支出对于微软可以忽略不计的百万美元成本。

曾经的WP,将成为历史。@视觉中国

当然,萨提亚不是只会裁员和省钱。2016年,微软以262亿美元收购职场社交巨头Linkedln,以为其人才保培计划护航。也许,正如萨提亚此前所说,诺基亚收购事件,除了152亿美元的财务损失,微软最大的损失来自人员方面。

截至发稿,AI财经社尚未接到微软对Belfiore这篇推文的官方回复。不论如何,身为高管,Belfiore能够在推特如此发言,至少可以说明,萨提亚大概已经说服了那些持有异议的股东。

让股东们更安心的,是坐落在西雅图雷德蒙德微软总部园区的87号楼,这个在微软官网上被刻意隐去的大楼,是微软的核心硬件实验室,包括Surface、Hololens等明星产品都诞生于这栋楼。87号楼里有“世界上最安静的房间”,摆满头骨模型的3D建模实验室……只要微软一天还在为这些顶级实验室烧钱,股东们就不应怀疑微软在此间的决心。

Surface项目管理高级总监Sheri Brassell告诉AI财经社,87号楼有200多人办公,而整个微软硬件团队则有2000多人。

2000多人的硬件团队,加上8000余人的人工智能团队,只因为WP的失败,就论断微软放弃移动业务乃至放弃硬件,是不明智的。在今年5月,萨提亚仍在对外宣称:“微软会开发独有的硬件设备,该设备会与现有的软件功能进行区分,也可以在安卓和iOS系统使用。这才是微软能够帮助用户最大限度地利用创新的地方。”

不过,萨提亚及微软不应忽视的是:Surface销量在下滑,但新一代产品迟迟未出。截至2017年第四财季,微软个人计算业务营业收入为88.2亿美元,同比下降2%。同时,根据IDC统计,由于PC市场持续低迷,2014年至2016年,Surface出货量同比增速分别是27%、86%、-30%。

对于这种明星硬件产品,是进是退,会否沦为下一个Windows Phone?都是萨提亚需要做对决策的事情。毕竟,花在诺基亚身上152亿美元的惨痛教训不是小事。即使是巨人,也很难经得起下一个跟头。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