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5日 08:07:24 AI财经社

较低的门槛、宽松的审核、相对空白的监管以及恐怖的市场需求,让现金贷成为少有的“不赚钱都很难”的行业。嗜血的资本都被这个暴利生意所散发出的投机气息吸引而来。

来自Raymond Depardon

文 | AI财经社杨舒芳 周伊雪

编辑 | 祝同

“放款就像发工资一样。这钱是我凭本事撸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还钱的。”

一位逾期的现金贷用户这样回复催他还款的客服。或许无法招架用户无理凌厉的谩骂,客服回复:“那就别还。”

在现金贷的野蛮式畸形成长之后,一些用户发现,薅现金贷的羊毛是一条“致富”之路。有人在社交平台上贴出骗钱攻略,甚至有的现身说法,如何在现金贷平台上“撸”出一套房的首付。

然而,频频被薅羊毛的现金贷平台数量不降反增。在现金贷的背后,一条隐秘的商业暴利路径浮出水面,平均利率158%,最高利率可达598%的回报,让更多掘金者趋之若鹜。

与撸出首付的极端案例相比,更多是“借款一万要还一套房”式的悲剧。难以想象的高额利息、服务费和管理费完全可以轻松覆盖坏账成本,无赖用户薅掉的只是九羊一毛。这也就不难理解趣店在美上市后,创始人罗敏的慷慨:“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

事实上,较低的门槛、宽松的审核、相对空白的监管以及巨大的市场需求,让现金贷成为少有的“不赚钱都很难”的行业。

如今,只要花十几万采购一套系统,再加上七八人的团队,一家现金贷公司就诞生了。如同富士康流水线上的iPhone一般,大量的现金贷公司被批量生产,平均每天全国都有数家新公司面世。一位上市公司旗下互金业务负责人告诉AI财经社,在民间借贷发达的江浙地区,这半年起码多了四五百家现金贷。

尽管监管政策已经在路上,但现金贷依旧火热。互联网公司、煤老板、高利贷,风起云涌之下,狂热的资本都被这个暴利生意所散发出的投机气息吸引而来。

1年赚24个亿

趣店赴美上市让现金贷再次成为众矢之的。然而,现金贷的秘密第一次被掀翻在公众面前,是上市公司2345发布的2015年财报。

当年,起家于网址导航的2345设立了互联网金融公司,随后实现净利润4.1亿元,同比增长252.38%。这一数字在今年上半年已经达到了4.5亿,其中大多数的利润贡献,都来自现金贷产品“2345贷款王”。

这款产品更像是一台印钞机,一组年度的增长数字能更直观反映它的恐怖:2016 年,“2345 贷款王”放贷笔数和放贷总额分别比上一年增长2937%和2160%。

尽管如此,2345贷款王的增长与盈利水平与行业排头兵比,仍难以相提并论。据一本财经统计,现金贷目前排名前10位的现金贷平台,月放款金额在30亿之上。除去坏账和成本,每个月的纯利润都在2亿左右,相当于1年可以净赚24亿。

华丰资本一位投资经理告诉AI财经社,“之前P2P企业五花八门去试各种各样的资产,这一两年才突然意识到,原来现金贷最挣钱。”

尽管监管层将36%以上的年化利率规定为不受保护的高利贷范围,但对于现金贷公司来说,这个规定显然形同虚设。

在一款典型的现金贷APP上,借款1000块,期限7天,扣掉100元的手续费,实际到账仅有900元。如此折算下来,年化利率高达500%。据AI财经社了解,这类现金贷的年化利率范围大致在200%至500%多。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用户在平台借一万块钱,最终利滚利需要连本带息还40万的原因。

如此高的收益也让现金贷平台在招贤纳士上显得颇为豪气。10月中旬,猎聘网上的一则招聘信息显示,一家互联网直播公司招聘现金贷CEO,年薪高达210-250万元。

对于现金贷这门一本万利的流量生意,类似的大流量的互联网公司们在获客上比P2P公司更有优势。

包括网易、搜狐、新浪、凤凰、暴风、聚美优品、美团等在内的多家公司,都先后入局了现金贷这个战场。甚至像大众印象中十分低调的WPS ,都上线了贷款超市的业务,为现金贷导流,试图分一杯羹。

除了这些外界熟知的公司,更多默默无闻的小公司则在悄悄进入这个行业。一位上市公司旗下互金业务负责人告诉AI财经社,在民间借贷发达的江浙地区,这半年内起码多了四五百家现金贷。

现金贷公司成立过程简单至极,门槛低到很难把这个行业和金融联系在一起。

高利润、低门槛、松监管、大市场。嗅到血腥的民间资本开始疯狂涌入,一场现金贷的群氓之战正式上演。

生产现金贷:ctrl+c加ctrl+v

在某互联网软件公司网站上,广告语简洁而醒目:智能现金贷系统8.8万全拿走。

2017年开始,这家软件公司开始将现金贷系统的广告挂至网站首页,占据最鲜明的广告位。

现金贷系统如今是这家公司最热销的一款产品,“每天都有几波人来咨询”。一套不足10万的系统,包括前端APP、微信公众号,以及后台管理系统。如果需要,还可打包提供引流服务,两至三周即可上线,一条龙服务。

在电商平台输入“现金贷系统”,价格从1万到50万不等。这些公司同时也提供APP代上架服务,上架App Store收费1.2万,安卓市场收费2500元,“包通过”。

大多数服务商提供的系统都是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包括现金贷公司内部的人事架构、合同管理、财务管理等,以及业务员对外的电销、风控、运营等。利率设置、审核、放款及数据统计等功能,都可以在后台实现。也就是说,你购买系统之后,所有的环节都函括在内,实现零起点,操作便捷。

这样,一个现金贷产品已经基本搭建起来。仅从前端来看,不熟悉的人很难发现这是一家花钱买系统的皮包公司。对运营方来说,只需要再解决三个问题:获客、风控和催收。获客就是解决羊毛的来源,风控则是防范恶意薅羊毛者,而催收是把放出的羊毛加倍讨回来。

贷款超市是常见的获客方式之一,正在申请上市的融360做的正是这个生意。这些聚合了各类借贷产品的平台,被称为“送水人”,相比单个现金贷公司更吸引流量,用户的借款申请被拒绝后,也可以快速转战另一公司重新申请。

在现金贷的淘金潮带动下,贷款超市的收入十分可观。融360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上半年,推荐费收入为3.14亿,相当于每个月超过5000万。

和现金贷一样,贷款钱包也成了被批量生产的香饽饽。一家专门提供贷款超市系统的公司称,一个系统5万起,通常还会贴心地附带一份需要导流的甲方公司通讯录,以便新成立的贷款超市更轻松地从零起步。

多数现金贷成立前期的风控,主要是通过对接第三方公司来进行的。事实上,很多现金贷平台的风控体系都大同小异。

几乎每个现金贷平台都会接入同盾。这是一家靠大数据实现反欺诈的第三方风控公司,通过接入用户的社会行为数据来进行反欺诈。

此外,通话记录、芝麻信用、社保、黑名单等也是常见的信息维度,按照查询的人头数收费。部分出售现金贷系统的公司,还会提供反欺诈的包年收费,通常在每年5万元左右。

“各家平台买回来的数据,实际上都差不多。但各家的审核尺度会不一样。”一家第三方风控公司的高管赵磊说。另外,客户在运营一段时间后,通常会根据实际情况,建立自己的风控模型,“比如某些行业、地域的人不放贷”。

贷后管理中最重要的催收环节,也可以外包。不过,规模较大的现金贷为了缩减成本,通常会自建催收团队。而在此之前,暴力催收备受关注,媒体曾曝出欠款者无法还清贷款而自杀。也有从事催收的人员向媒体坦言,欠款人若死亡,则不再纠缠其家人。这也成为现金贷被诟病的原罪之一。事实上,这种方式在现金贷行业并非主流。

从业十几年后,李想刚刚开了自己的催收公司。在他看来,他们更愿意接银行和小贷的资产。对于现金贷的资产每次都要审慎考量一番,“毕竟现金贷的风控,你知道的。”

系统、获客、风控、催收,像是搭积木一样,一个现金贷公司的从0到1,就这样简简单单地实现了。

数目庞大的现金贷公司正如同流水线上的产品一样,被源源不断地批量输出。整个现金贷市场,都在这种复制粘贴的模式中,无限扩散着。

现金贷盈利的秘密

这些为现金贷提供服务的公司们,今年都过得极为滋润。

“本来公司没做这个,客户有需求,才开始做。”浙江一家做现金贷系统的老板王杉告诉AI财经社,年初至今已经卖出了六十多套这样的系统。

事实上,王杉的生意规模在这个行业里,最多只能算的上是中游水平。他的一些同行们,甚至会定期在各地举办行业峰会,以此招徕更多的生意。

11月6日,杭州的好多羊现金贷系统刚进行了一波涨价。现金贷系统从原本的6万涨到了8万,更高级的则从8万涨到了10万。在这份价格调整通知上,涨价原因被总结为“软件开发的工作量及同行价格的实际情况”。

除了现金贷系统提供商,第三方风控公司也门庭若市。最近一段时间,赵磊每天都要接待不少客户来访,其中绝大多数是寻求现金贷风控的合作,“有钱人、煤老板,各个行业的都有。”

吴越是广州一家现金贷公司的销售。和很多传统行业的销售一样,他的工作除了在网上和客户接触,更多的去全国各地见客户,朋友圈的定位经常是不同的城市。仅在10月份,他就晒出了4个新的现金贷APP上线的消息。

研究了一段时间的客户反馈后,王杉找到了现金贷盈利的规律。据他观察,周围凡是做超过5000块的大额现金贷,基本都赔钱了;做500至1000块范围内小额的现金贷,则基本都在盈利。

由于现金贷的获客成本普遍高达一两百元,用户的一次借款有时甚至无法覆盖流量成本。因此,现金贷高利润的秘密在于复贷,而这些小额现金贷平台上,极高比例的用户都会循环借款。“差不多10天一次循环。”吴越说。

除了系统本身,对应的服务能力也被视为现金贷系统提供商的竞争力之一。一个好的系统提供商,会帮助购买系统的公司进行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包括上线前的运营规划、放款方案设计、公司架构建议等。

大多数的系统提供商还兼顾着信息掮客的角色。利用他们在圈子里的人脉,帮助新组建的现金贷公司招募团队、收购营业执照、寻找可买的牌照,甚至寻求融资。这让他们看起来有点像是活跃在创业一线的VC们。

这个行业也存在鄙视链。底端是那些只出售低价现成系统的公司,售价大多在1万左右;中端是可以根据现金贷公司的需求定制系统的公司,售价在5-10万;最受欢迎的则是本身有现金贷运营经验的服务商,他们不只可以提供系统,还可以帮忙培训和制定运营策略。这类服务商的价格也是最贵的,通常在30万到60万之间。

有趣的是,不管处于鄙视链中的哪个环节,大多数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的人,都有相似的内心想法。那就是,承认现金贷可能涉及道德问题,但否认自己应该对此负责。

“法律是底线,道德是上限,不要用上限去要求普罗大众。”吴越在朋友圈里写道。

“我们只承担技术问题,不解决社会道德问题。”面对舆论对现金贷的指责,赵磊如是说。不过,他并不建议客户做这类业务,“不是每个人都有好的自制力。太过泛滥的现金贷会诱惑一些人,无端增加他们的负担,最终只会把一些原本的优质用户拖累成劣质用户。”

“找好欺负的公司”

高额的利润让资本蠢蠢欲动。现金贷、系统提供商、贷款超市、风控、催收,似乎产业链上的每个人都日进斗金。

但在互联网的角落里,还有另一群以此为生的人。他们有个更通俗的名字叫老赖,靠撸口子“赚取”收入。

知乎上最近有个帖子很火。在“欠了网贷两三万还不起了怎么办”的提问下,一位匿名用户的回答震惊了很多人。

他自称在55家网贷总共撸了18万7000元,用这笔钱在当地付了买房的首付。“跟家人亲戚坦白后,都支持不还”。现在他不仅靠撸贷款“赚工资”,还当起了村里人的中介,每成功撸到一笔钱收取2个点做酬劳。

他晒出了自己手机上的网贷口子,几乎是清一色的现金贷。

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并非孤例。相比这位单打独斗的中介,更高阶的玩法是中介组织,几个甚至几十个人共同运营撸口子社群。骗贷和帮助别人骗贷的产业链已经十分成熟。

在一个名为“晓金融”的付费会员社群里,500人的微信群现在已经排到了第6个。缴纳398元的会员费用后,用户就可以查看各种新现代贷产品,包括社群运营人员和其他会员发布的,分别被归类在“黑科技”和“白科技”两个入口。

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很多完全陌生的现金贷产品。大多数帖子会直接标出“无视黑白”、“不查不上征信”、“无需电话审核”、“只需电话通讯录”等。

所谓的“黑白”,指的是黑户和白户,前者指上了征信黑名单的人,后者指没有任何信贷记录的人,这两类人都较难在正规渠道申请到信用借款。尤其是黑户中,很多都是恶意骗贷,前面提到的那位知乎用户,就直言自己“已经黑的不能再黑了”。

每当有新产品出现,对黑户们来说都是一场集体狂欢,而这样的机会并不少,因为新的现金贷在源源不断上线。有时候,“晓金融”社区里甚至会在一天内更新四五条,其中大多数都无视黑白,甚至只看淘宝交易记录。

据一位内部人士透露,中介们发现口子的主要方式有两种,一是来自圈内中介的广告,二是去各种贷款论坛闲逛,寻找新口子。

事实上,把新口子的信息扩散到这些中介社群中,本身就是不少新上线现金贷的获客方式之一。他们甚至不拒绝黑户。

一名现金贷从业人员告诉AI财经社,在各种活跃的数据交易群,有大量用户数据包被叫卖。“各种质量的客户信息都有,甚至黑户都有人收”,获得这些用户数据后,一般会群发短信,广撒网。同业之间也会互相购买信息,分享黑名单。

除了提供新上线的现金贷资源,这些中介也会给会员提供“反催收”建议。总的行动宗旨是“尽量找好欺负的公司”。对于不想“变黑”的会员,他们会建议,把上征信的公司还了;而对于无所谓黑不黑的会员,他们会建议“都别还”。

这和现金贷的机制有关。由于单笔借款金额较小,多数现金贷完全不会像外界所传言的暴力催收。“就那么点钱,全国各地都有人借,线下催收会连成本都覆盖不了。”最常见的催收方式就是电催,即给本人及其通讯录中的亲戚朋友打电话和发短信。

对于熟悉套路的老赖们,这没有任何威慑力。

事实上,“晓金融”群里的大多数人并不是需要借钱的个人,而是金融行业的销售和中介。也就是说,这是一个培训中介的中介机构。

在现金贷诞生之前,他们主要帮助客户申请信用卡和提高额度。现在现金贷成了更好的工具。不过,直接给客户申请网贷仍被认为是浪费和不专业的,因为容易直接把客户的信用搞坏,浪费机会和返点。正确的做法是先申请信用卡套现,再申请网贷。

老赖的泛滥,甚至让现金贷的上下游都担忧起来。

卖了半年多的现金贷系统后,王杉已经注意到,现金贷的用户群体正变得越来越差,共债的比例越来越高。尽管是躺着赚钱的生意,他却已经开始为自己的客户们发愁,“但目前多数平台的坏账率能控制到5%到8%之间,但未来会到多少,真的很难说。”

【更多报道请移步 AI财经社微信公众号(ID:aicjnews)和官方网站www.aicaijing.com.cn 】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