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3日 00:05:13 品牌头条

2017年,绝对是贾跃亭的流年。

本以为减持乐视股份套现了上百亿,接下来就是带老婆、孩子到太平洋买个小岛,从此马放南山,刀枪入库。

没有想到,老贾志向远大,一猛子扎进了乐视汽车。可是几十个亿扔进去,不仅连个汽车影子都没见到,还拖垮了如日中天的电视业务。

中国好老乡孙宏斌可被贾跃亭害惨了。

驰援了150多亿,乐视网刚刚要起航,却因为证监会发审委十多位前委员被抓,乐视网的前景一下子变得扑朔迷离,就连7年前IPO的合法性都变得微妙起来。

一方面,老贾个人做了大量担保,需要承担无限责任,另一方面,乐视网不停催促他兑现之前70多亿的借款承诺。即便待在美国,老贾还要应付没完没了的官司,因为有人言之确凿他留下7500万美金,“试图成立信托基金留给家庭。”为此,老贾很生气!

更要命的是,国内的房子被冻结,家人的银行卡只能刷2000块,就连同甘共苦的贾夫人都不相信他了。

真是墙倒众人推啊,贾跃亭早已不是当年的贾布斯了,而成了人人皆可评论的失败者。

有人说他是演员,导演的是一出金蝉脱壳的大戏。

有专家质疑乐视涉嫌违规隐瞒公司信息,“在年报中没有按规定披露主营业务利润的构成情况,没有说明营业利润来源。”

一位资本大佬似乎早已知晓了一切,“一个排名第 17 位的视频网站,却有业内第一的财务指标,变戏法啊。”

朋友圈广为流传的是腾讯联合创始人曾李青的那段话,“请朋友圈里发表过对乐视对贾跃亭好感的朋友,自己主动拉黑本帝君,无需本帝君自己动手啦。对这么明显的庞氏骗局都不能看出来的,不配在投资圈混,也不适合创业,更不适合存在本帝君朋友圈里……因为你不是智商有问题就是职业操守有问题。”

于是,有人在知乎上开了一个帖,“贾跃亭会上红色通缉令吗?”好在贾太太都留守国内。

几个月前,当朝阳群众质疑贾跃亭全家出走,甘薇立刻发出一条位置定位,是位于北京的乐视控股集团大厦的微博,“我们全家老小都在北京。”

但是,接下来,国内数百亿元的债务如何解决?乐视汽车究竟如何玩,放弃还是继续押宝?敢不敢回国,何时回国?……每一个问题,都是一道难解的哥德巴赫猜想。

这种情况,是最能勾起白衣骑士孙宏斌的回忆了。

想当初,孙总22岁清华毕业,25岁进联想,27岁成为部门一把手。短短2个月就开设出13家分公司,创造出2400万的销售奇迹。那速度,那气魄,联想有几个人办得到?

谁没有过意气奋发?他1997年进入房地产行业的时候,上来就要求把房地产的开发周期从18个月缩短为8个月、7个月,最后是6个月完工。短短2年就占到了天津15%的市场份额,4年开发出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的30多个项目。

谁没有过年少轻狂?当年在中诚房网会议上,孙宏斌向上百家地产商喊话,“顺驰地产的销售额将来要超过在座的各位,成为中国房地产销售冠军!”要知道2002年万科的销售额超过44亿,而顺驰只有区区的14亿。

又有谁没有过倒霉?他27岁就遭遇5年的牢狱之灾, 2004年,眼看顺驰销售额突破100亿,就要赴港上市前夕,偏偏赶上国家宏观调控,上市瞬间成了泡影。

关键时候合作伙伴又突然变卦,撤走了7.5亿美元的资金。此后,顺驰就彻底沦落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但是,仅仅4年后,孙宏斌又携带融创卷土重来,2016年销售额更是突破1500亿,位列房地产公司前6强。这次,他不再追求“千亿销售额”、”行业老大”而是更多地强调风险意识,“走得慢不要紧,但是一定要稳。”

事实上,哪个企业家不是一波三折?

任正非刚刚起步的时候,曾被人骗走200万,“我无力控制,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半夜常常哭醒”、“研发失败就跳楼”,此后更是遭遇爱将背叛、市场被抢食、被思科起诉、核心骨干流失等等系列极端情况。

马云曾失败过4次,最惨的时候在北京白忙乎8个月,最后一分钱也没有赚到,只能灰头土脸返回杭州。而当年他成立淘宝,进军C2C的时候,eBay哪里把他放在眼里呢?

怀揣76颗鸡蛋,从江苏宿迁来北京读书的刘强东,在第一轮融资用光后,一天见了五拨投资人,得到的回答却是一样,拒绝!“对兄弟们那种愧疚、和痛苦一拥而上。”

日后狂赚100亿的浙江农民钟睒睒感言,“看起来不过是一个橙子、两瓶果汁,农夫山泉却为此走了非常多的弯路,几乎可以用九死一生来形容。”

所以,有学者总结企业家的5种死法,“每逢宏观经济调控,出口不景气,民间借贷崩盘,银行收贷、反腐高峰,就会出现集中的企业家跑路、自杀。”

当然,这不是贾跃亭第一次遭到质疑。

在经历海外风波和肿瘤手术后,2015年4月20日,贾跃亭站在了乐视新品的发布会上,亲自介绍三款乐视“超级手机”以及宣布乐视无人驾驶“超级汽车”。

虽然至今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他是如何发家的,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贾跃亭是个人物,而且情商很高。他善于不算小账算大帐,“10万块钱花出100万的效果,”每次不出手则已,出手必一鸣惊人。

如果一个分量足够的客户无意中说了一句,“老贾,你的宝马不错,”一般人可能一笑就过去了,或者顶多拉你兜个风,而老贾可能会选择当场把车送给那个客户。

乐视最早起家时,在股份的处理上,贾跃亭就是这么办的。他通过老乡引荐,找了四五个高人入伙,第一次就敢采取合伙人的模式,“每个人都有股份。”

所以,他才能从偏远的山西襄汾,一路向北,最终杀入京城。版权分销、乐视盒子、超级电视、乐视手机……愣是将乐视弄成网络视频行业的“弄潮儿”,并成功折腾上市。

要知道,乐视网市值最高超过1500亿,名副其实的创业板第一权重股。

不过,正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近日接受棱镜采访时,贾跃亭开始反思,“我们的战略和业务非常强,就是资本能力太弱了”,“成在资本市场的快速上涨,败也在资本市场快速下滑。”

的确,他野心太大,“做电视,做手机,做影业,做视频,打得别人没有还手之力,那几年的仗是打一场赢一场。”

所以,贾跃亭想一口吃一个胖子,要把乐视网、网络视频、乐视云、乐视影业全部打通,通过构建一个大平台,实现更大的价值。

是啊,乐视电视一年卖到1000多万台,乐视生态圈涵括15万集电视剧集,5000部电影,8万集动漫,还有310项顶级赛事、超过1万场赛事的版权,哪个传统电视厂商能做到?

可惜,资本市场犹如小孩的脸,说变就变。以前靠讲故事、讲情怀就可以轻松撑起千亿市值,如今股东讲究的是现金流、是市净率。摊子铺那么大的贾跃亭自然成了众矢之的。

当然,也有人力挺,“虽然你犯了很多错,比如冒进、也不该拖欠很多中小供应商和下游的款项。在梦想面前我还是依然敬佩你的,你能为了自己梦想那么孤注一掷,大部分人都做不到;不管别人怎么说你怎么喷你,我还是想支持你,老贾。”

更重要的是,久经江湖的孙宏斌也认可贾跃亭的前瞻性,“没拿公司的钱回家,这是一个事实,但可悲的是现实不信,这就是自媒体时代,没有信心,把真相稀释了,没有真相。”

老孙说的这番话应该有很大的可信度,毕竟,融创再有钱,也不带这么任性。而且,孙宏斌表态新乐视的大幕才刚刚开始,“我还没开始干活呢,你就说亏了,失败了,这不符合事实。”

遥想1983年,26岁的孙正义在创办计算机杂志亏掉1000万美元,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熟读了400多本经营及历史方面的书,尤其是“孙子兵法”更是滚瓜烂熟,用心揣摩为什么兵法13篇第一篇就是计篇,由此开始了新的传奇征途。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互联网的世界就是这么神奇,财富的更迭就在一夜之间。

昔日孙宏斌断臂求生,紧靠剩余的两块地就重新崛起。虽然贾跃亭已经退出了乐视网的舞台,他不是还有乐视汽车吗,没准几年后再次演绎王者归来呢!

就是不知道他是否还有时间读书?

接下来,贾太太就要受考验了。毕竟,不能晒泰迪姐妹团的日子是很难受的!毕竟,“何当共剪西窗,共话巴山夜雨时”的日子还遥遥无期。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