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微信公众号 股海自娱

周五,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表示:前深交所工作人员、曾任股票发审委兼职委员冯小树涉嫌违法买卖股票,被证监会作出严肃惩处,罚没款总计达到4.99亿元。张晓军介绍,中央第七巡视组对证监会开展专项巡视期间,向证监会移交了前深交所工作人员、曾任股票发审委兼职委员冯小树涉嫌违法买卖股票的相关线索。证监会党委对相关线索高度重视,要求予以彻查。冯小树先后以岳母彭某嫦、配偶之妹何某梅名义入股拟上市公司,并在公司上市后抛售股票获取巨额利益,其交易金额累计达到2.51亿元,获利金额达2.48亿元。经过调查审理,通过对复杂商业架构的层层剖析,对繁复资金往来情况的抽丝剥茧,证监会得以查明。

上面这段话是来自证监会的新闻稿。其中有几个信息值得我们注意:

(1)冯小树交易金额2.51亿元,获利金额2.48亿元。也就是说成本仅为300万元。

(2)该上市公司需要通过贿赂突击入股的方式来上市,表明该公司质地一般。

(3)这起案件不是证监会查出来的,而是中央巡视组查出来的。

其中第一条可以看出来我们的上市过程是怎样一种暴富。一个公司的上市牵扯到多大的利益。由此可见,刘主席目前的IPO机关枪不仅仅是一种政治姿态,更大的可能是一根利益链条。第二条,需要通过贿赂突击入股的方式来上市,这表明该公司肯定不是国有企业,国企上市都是政治任务,只要符合基本条件,证监会一般没理由不通过。同时该公司不是质优的公司,那么该公司的市值不会很大,应该是一只小盘股。第三条表明冯小树的浮出水面根本不是通过新闻稿所谓的“复杂商业架构的层层剖析,对繁复资金往来情况的抽丝剥茧”之类的废话发现的,而是中央巡视组从另外的渠道发现了端倪,直接捅到证监会,然后证监会才进行所谓的层层剖析之类的举动进行弥补。层层剖析只是证监会的说辞,表明冯小树的行为隐藏的很深以致自己没有发现,根本就是推卸责任。罪不在我,在冯小树。敌人太强大,隐藏的太深了。

证监会并没有对该行贿上市公司进行披露。事后,很多新闻媒体对冯小树当发审委委员时的IPO公司进行了统计,认为这个上市公司应该是冯小树给通过的IPO方案。听起来好像有些道理,这也是个线索。冯小树在2005年到2007年间,共通过了35个IPO项目,媒体也列了那35个公司,这里我就不列了。

不过我关注的不是这个线索。我关注的是证监会提供的那两个人名字:彭某嫦、何某梅。这两个人是冯小树的岳母和小姨子。既然有人名,那就好说。尤其是彭某嫦这个名字。中国人虽然多,但是彭姓的人却不算多,名字里面有嫦这个字的人也不多,彭和嫦放在一起的人少之又少。关键是,2.5亿元的持股金额,除了200亿以上的大盘股,在其他新上市的公司中,至少可以持股1%以上,足以进入大部分小盘股的十大流通股东之列。那么这就是一个公开信息,在公司的股东名册中可以查到。

OK,开干。

首先看从2006年至今,股东的十大流通股东和十大股东名录中出现“彭*嫦”这个名字的公司。别说,还真有,没有让我失望。不过有两个。一个叫彭萍嫦,另外一个叫彭珍嫦。其中彭萍嫦同时出现在2011年12月31日的300066三川智慧、2012年12月31日的300246宝莱特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录。彭珍嫦出现在2015年12月31日300477合纵科技、2016年9月30日的002362汉王科技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录。

有两个人。肯定一个是李逵一个是李鬼。这个其实很好判断。三川智慧是2010年3月上市,宝莱特是2011年7月上市,合纵科技是2015年6月上市,汉王科技是2010年3月上市。由于彭*嫦是上市前突击入股,所以她的股票至少有一年的限售期。而合纵科技是2015年6月上市,彭珍嫦在2015年12月就进了十大流通股东名录,所以她的股份都是在二级市场上买入的。而汉王科技2010年就上市了,彭珍嫦在2016年才进入十大流通股东,进一步佐证了这个判断。

所以,冯小树的岳母名为彭萍嫦。

这是三川智慧在2011年12月31日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录。彭萍嫦以持股62万股位列第10。

如果你还有一丝怀疑的话,还有冯小树的小姨子何*梅助攻。给这个判断来了个板上钉钉。

在宝莱特的2012年12月31日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录上,同时出现了这两个名字:何玉梅、彭萍嫦。分列第一和第三。你还有任何怀疑吗?

所以,冯小树的小姨子名为何玉梅。

我真是太八卦了。

从宝莱特的十大股东名录上面来看,在2012年6月30日,何玉梅的股份尚未解禁,但9月30日就处于解禁状态了。

甫一解禁,立马减持1%的股份,估计是改善生活去了。

好了,分析完毕,来看看彭萍嫦和何玉梅从这两只股票上套现了多少钱。

三川智慧,从十大股东名录上来看,彭萍嫦是在2012年3月至12月间抛售完毕,总共是62万股,均价约为14元/股,套现约900万元。

宝莱特,彭萍嫦是在2012年12月至2013年3月间抛售完毕,总共是70万股,均价约17元/股,套现约1190万元。何玉梅是在2012年12月至2014年3月间抛售完毕,由于期间有送转行为,股本总共约500万股,每股均价粗略按照24元计算,套现约1.2亿元。

总金额似乎有点不对。再看看何玉梅在三川智慧上还有没有股份呢?别说,还真有。何玉梅还出现在三川智慧的2011年9月30日的十大流通股东名录上,112万股,按照20元/股计算,套现2200万元。

至此,算得彭萍嫦和何玉梅在三川智慧和宝莱特这两只股票套现约1.6亿元。还有8000万元的差额,有可能是我的计算有误差,因为我不知道她们抛售的确切价格,也有可能她们俩在别的股票也有小额参股。

冯小树作为内幕消息来源,并不一定要在自己亲自审核的IPO项目中开绿灯,那样风险太大,而只需要在别人审核的项目中施加影响就行了。这种逻辑也能讲通。

这两个人,彭萍嫦和何玉梅,99.99%的可能性就是冯小树的岳母和小姨子。同时,三川智慧和宝莱特,都是贿赂上市的公司。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