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 | “中国版”原油期货对上市公司业绩影响几何?

话题 | “中国版”原油期货对上市公司业绩影响几何?
2018年03月05日 20:19 市值风云

作者 | 闲彦

编辑 | 汤包子

引子

话说二哥专攻油气上游勘探开发领域,从债权人那借了点钱,打了两口井,本想着“钻井一打、黄金万两”,奈何前几年油价一夜跌到底,着实让二哥寝食难安。

二哥估算所开发油气区块盈亏平衡点为65美元/桶,油价低于这个数就得赔钱,高于这个数就有赚头。可是二哥的债权人对油价上涨不抱希望,纷纷催他偿还贷款。

也是天无绝人之路,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在前阵子短期内突破65美元,二哥一位在海外从事大宗期货经纪业务的亲戚帮他在65美元上方接连对冲了第二年和第三年的全年预计产量。

凭借合约,二哥也顺利得到债权人的继续支持,可以放心搞开发了。

二哥突然发现原油期货是个好东西,事后想来,这么重要的工具为什么中国自己没有?省去诸多麻烦和中间环节成本不说,也不会担心汇率损失。

当然,最紧要的是国际原油期货老感觉离咱“远”,陌生,心里不踏实。

一、正题

2018年3月26日注定会被载入中国资本市场历史。

2018年3月26日,原油期货将在上海期货交易所子公司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简称“能源中心”)挂牌交易。

在此之前,2017年5月11日上期发〔2017〕72号文出台,推出了《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章程》、《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交易规则》、以及各项细则、原油期货标准合约等一揽子总体规范兼具体实施指导类文件。紧接着,2017年年内共实施了五次原油期货全市场生产系统演练。

终于我们将有幸见证中国版原油期货瓜熟蒂落,意义非凡。

根据《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交易规则》的规定,期货合约是指由能源中心统一制定的、规定在将来某一特定的时间和地点交割一定数量标的物的标准化合约。

同时,我们也注意到能源中心上线的原油期货的鲜明特点:

1、原油品质差异化

能源中心原油期货标准合约规定,交易标的是中质含硫原油(API度32.0,硫含量1.5%),这与纽约商业交易所(NYMEX)旗下交易的WTI原油期货以及伦敦洲际交易所(ICE)旗下交易的Brent原油期货不同,后者以轻质低硫原油作为交易标的。

WTI目前主要以北美地区,尤其是美国本土48州产出的石油及进口石油为标的、为当地市场提供价格参照标准,反映供需关系。而Brent则是以英国与挪威之间的北海油田产出的石油作为主要标的,通过广布于西欧的炼化厂(客户端)影响欧洲地区并间接影响亚洲与非洲地区。

这两大期货市场凭借本地产出资源、发达的金融体系、良好的政治体制背书,成为了在国际原油贸易中的定价基准。另外值得一提的则是迪拜商品交易所(DME)对应的阿曼原油期货合约,它是全球最大的实物交割原油期货合约。

亚太地区因为本地石油产出不足,期货市场对外开放程度有限,长期以来在原油贸易中都依赖上面提到的期货合约完成长期合同价格的确定,形成所谓的“亚洲溢价”。这与该区域扮演的越来越重要的经济地位以及作为买方所代表的原油市场份额显得格格不入。

显然,能源中心在一开始就采取了差异化竞争的策略,避开目前两大期货市场主要交易品种,选择以中东国家,如阿联酋、阿曼、卡塔尔、也门、伊拉克等国主产原油品种作为标的,少了竞争与取代,多了互补与平衡,有望能尽快打开市场,吸引境外客户参与交易,建立起另一个权威价格基准。

2、以人民币计价

须知Brent与WTI目前都是采用美元计价,那么问题来了。还是以沙特和中国间的原油贸易为例,以反映美国市场的WTI或者欧洲市场的Brent来作为定价基准是否合宜?是否如实反映了双边定价的各种考量?为什么买卖双方不直接通过自己的货币,而是采用美元交割并承担交易当中的汇兑风险呢?

随着国际原油贸易步入“买方”市场,综合考虑中国的经济体量、原油加工与进口量,人民币的稳定程度,上海的战略地位,以及北美地区能源独立的推进、Trump领导下的美国孤立主义抬头等因素,说服产油国给与人民币更多信心并更多采用人民币结算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中国版原油期货的推出可谓天时地利人和。

另外,针对贸易伙伴不习惯使用人民币、或者对人民币的信任不足这一问题,我们有很多工作需要去做,但是不可否认,对某个货币的信仰离不了可持续的正反馈机制:

越是不用自然就越怀疑货币本身信用不足;而“用的人多了,也便有了信用”,这是一个滚雪球的过程。

从历史来看,随着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于1971年瓦解,大宗商品贸易,尤其是原油贸易当中采用美元交割成了自那以后美元国际地位的重要支撑。到底是先有了美元的信用所以才有了美元在国际贸易中的的地位,还是应当反过来看、因果互换呢?如果按照后一种思路,那么这也为正在谋求人民币国际化的中国提供了借鉴。

2017年,纽约与伦敦市场的原油期货合约量足足超出实物交易的23倍。结合原油期货的体量,可以说以人民币报价、交割的原油期货市场的建立将有助于人民币滚雪球、增强人民币信用、促进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3、打造国际化平台

能源中心于2013年便已落户上海自贸试验区,从设立之初就瞄准原油期货作为首个产品。而原油期货从筹划到落地经历了4年多时间,可谓好事多磨。当中涉及到最大的困难与突破无疑是要如何打造一个国际化平台,让这个市场能够面向国际、国内各类参与主体完成价格发现、风险规避和资产配置的三大职能。

从目前出台的文件来看,“净价交易”和“保税交割”两项内容无疑是国际化的左膀右臂,解决了内外联通的问题。

首先,计价不含关税和增值税,与国内其他平台期货价格含税的现状相区别。这有利于能源中心的报价和国际上其他原油期货的报价直接对比,并且避免国内税务政策干预价格形成。

其次,能源中心于近日批复同意多家油气储运及港口码头从事原油期货保税交割业务的指定交割仓库。依托保税油库开展实物交割,打通了现货与期货市场及交易与交割流程。

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揭牌仪式

二、受影响板块

风云君(ID:mvlegend)向来对概念股并不感冒,概念往往意味着还没有实际业绩支撑,那对个股而言,买来的溢价究竟是什么?从当前各家被拎出来的相关上市公司来看,还难以判断哪家的主营业务真正反应出其在原油期货业务当中的潜力。

除了期货公司后续业绩会受到直接影响外,风云君也带各位看官梳理一下原油期货业务对油气产业及相关上下游的潜在影响。

但始终要明确一点:中国版的原油期货对上市公司而言,就是多了一个成本管理的工具。

工具本身不可能对业绩有增厚或摊薄效果,这点切记。

1、上游业务

撇开国有石油公司,私营石油公司按规模来看可以分为综合性石油公司和独立石油公司。

综合性能源公司往往与国有石油公司在产业布局上类似,都已经打通上中下游全产业链,油价高时上游勘探开发赚钱,油价低时下游炼化板块赚钱,中游产业如管道业务,以及消费品市场,如润滑油及加油站、便利店业务等受周期影响相对较小,所以最终依靠体系本身就能消化吸收油价变动带来的部分或全部影响,存在“天然对冲”优势。

而部分业务分布不均衡的公司也基本都已经融入现有的国际原油期货体系,对冲风险敞口。

对于主营业务为勘探开发的独立石油公司来说,由于收入等于桶油价格乘以产量,所以在原油期货价格走高时及时锁定未来价格,也就有了底气投资后续勘探开发业务,一方面新井的投产会带来新的收入和现金流,而另一方面新的勘探发现将带来金融机构和资本市场的持续支持,对企业在油价低谷期可谓生死攸关。

所以,原油期货对于独立石油公司而言具有重要意义。

2、下游业务

与油气生产者的角色恰恰相反,原油炼化板块则要防止原油(原材料)价格过高侵蚀利润。

显然,随着中国版原油期货的就位,各大化工企业,尤其是规模相对较小、业务范围限于国内的地方炼化企业,进一步具备了对冲行业风险的能力,总体利好。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航空业,航空煤油开支往往占到公司运营成本的第一位或者第二位(另一大开支为人力成本),而航空煤油是原油的炼化产品,所以与原油价格的相关性极强。所以,航空公司管理层对油料开支风险的应对策略——是否对冲、对冲多少——都能很大程度上决定公司的经营业绩。

同样,中国版原油期货也是为航空公司提供了一个新型号工具,多了一种选择。

可以看出,原油期货作为一项金融衍生品,对石油产业链相关公司业绩正面影响更多体现在“填谷”,让冬天不那么冷、让坏的不那么坏,但这种影响的取得往往也要伴随“削峰”——好的也变得没那么好。

上市公司最终的业绩还要看管理层的战略判断力和工具运用能力。

总结

2017年,中国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石油进口国,较2016年增长10%。而我们也在近一轮国际油价的大起大落中领教了石油这种“工业的血液”对国民经济以及百姓日常生活的巨大影响。

作为相关产业链上市公司,体味过油价疯狂过山车,现在随着中国版原油期货的推出,终于多了一个制动系统。

接下来,相信国内外原油的生产端与消费端能够通过能源中心的原油期货直接对话,对冲各自风险,为企业后续生产的平稳开展做好准备。

相信这种“家门口”的便利将带来新的行为习惯与生产经营意识。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