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鸿茅厂“抓”医生,想到空调厂“抓”记者

从鸿茅厂“抓”医生,想到空调厂“抓”记者
2018年04月16日 23:05 新闻人朱鹏源

/朱鹏源

标题里的抓,之所以用了引号,只是为了形象而为之。一个再牛逼的工厂,也不是执法机关,没有任何权力抓捕任何人。

这几天,鸿茅药酒火了。

那位广州医生,区区两千阅读量的文章,在他铺天盖地的广告面前,对它的声誉和销量影响应该微乎其微。

人家财大气粗,老虎屁股摸不得,要杀鸡骇猴,看你们以后谁还敢唧唧歪歪,说我鸿茅神酒坏话。

我想,鸿茅本以为由有钱的自己报案,再由有权的专政机关出手,对付一个无权无势的穷书生,搞他蹲几年号子,还不是铁板钉钉的小菜一碟。

没想到,民意不可违,网民不可欺,此举一出,舆论哗然。

事到如今,鸿茅药酒没花一分,就举世闻名了。他们这种高超的炒作水准,将会在世界商业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就此事,我认为有几方面需要厘清:

首先,对于鸿茅药酒报案所称的损失,数据来源于一家会计师事务所。我不知道,这家事务所是凭什么得出那个不小数字的。这笔业务应该是鸿茅掏钱委托他们做的,单方面委托得出的结论,有权威效力吗,能够作为定案依据吗?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这家会计师事务所拿了鸿茅钱,能不偏向鸿茅做事吗?

其次,据目前的资料来看,内蒙古警方前往广东抓捕医生时候,没有持有《传唤证》,执法时候没有着警察制服,跨地区执法似乎也没有通知当地警方,否则,该医生不会怀疑他们,而且拨打110.

警方办案,是否涉嫌程序违法?

再次,现在大家都把鞭子抽向了鸿茅,我认为不完全对。此案发起人是鸿茅不错,但是够不够立案条件,能不能抓人,能不能申请逮捕,能不能取保候审……都是属于警方把关的范畴,也就是说,医生不是鸿茅想抓就抓的

我怀疑,警方是由于个别实权官员的压力,违心办理了该案。至于那官员和鸿茅什么关系,那就自己去想象吧。

鸿茅自称270年历史,其老板自称是成吉思汗后代,该产品自称是“十大宫廷贡酒,中华药酒第一方”,我不知道依据在哪里?

是自吹自擂,还是言之有据?

从鸿茅“抓”医生,我想起了,多年前发生在南京的,一起空调厂“抓”记者的往事。

2002年,南京某报刊载记者的“噪音超标被罚,客户索赔200万,84台空调惹麻烦”的新闻。半个月后,该报又有“空调惹麻烦,业主索赔300万元”的文章见报。此后产品投诉人通过不当手段,从江苏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拿到一份“空调经检验,噪音不符合规定要求”的报告。此后,陈某多次在街头砸空调,引起媒体大量报道。

不久,上海警方以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立案,将犯罪嫌疑人陈等人予以刑事拘留。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以损害商品声誉罪一审判处被告人陈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判处某记者罚金三万元。

对于上海司法机关的做法,我认为理所当然,因为涉案人虚构事实,想敲诈勒索;而对于内蒙古凉城县公安局的作为,我就不好高度评价了,因为硕士医生出于公民监督角度善意批评,和一毛钱都没有关系。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