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牌家数降至历史低位 上交所推动停复牌制度功能“复位”

停牌家数降至历史低位 上交所推动停复牌制度功能“复位”
2018年08月10日 09:38 中国经营报

停复牌问题逐年改善

来自上交所最新数据显示,目前上交所的停牌公司数已经降到历史低点。8月9日,沪市公司停牌家数为45家,仅占全部沪市公司家数的约3.1%,主要为此前已进入筹划并购重组事项的公司。

改变并非始于近日,上市公司停牌时间长、停牌随意的问题早已在持续改善中。以上交所为例,沪市公司股票停牌家次逐年减少,2015年1254家次,2016年733家次,2017年601家次,2018年初至7月31日323家次。尤其是2018年以来,沪市公司停牌数量已降至日均74家。

这得益于制度上对停牌事由做了减法。上交所早在2014年就将完善停复牌制度提上议程,并发布了相关规则。2016年,针对2015年的市场整体异动暴露出的问题,沪深两所于当年5月对停复牌规则进一步完善,这是对停复牌制度的一次重要梳理和对规则的一次重要调整。

从政策演变看,规则重点所明确的可以申请停牌的重大事项范围逐步收紧。以上交所为例,根据2016年5月发布的《上市公司筹划重大事项停复牌业务指引》(简称“停复牌指引”),将可以申请停牌的“重大事项”范围原则上明确为: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和非公开发行两类事由外,仅包括控制权变更、重大合同以及需要提交股东大会审议的资产购买出售及对外投资。

坚持“不停牌、少停牌”

规则的确立和执行,带来的是上市公司停牌次数的减少和停牌随意性的降低,停牌时长也大幅缩短,“旷日持久”停牌多为个案或者处于特殊情况而为之。

以2018年7月31日沪市公司股票停牌情况为例,当日51家停牌公司中,停牌10个交易日以内的1家,10个交易日至1个月内的1家,1个月到3个月内的26家,3个月到5个月内的15家,5个月以上的仅8家。8家长期停牌的公司,均为较小市值的公司,主要涉及高风险公司的复杂事项或重大无先例事项的处理。

同时,一线监管在执行上也从严把关,坚持“不停牌、少停牌”的原则。例如,针对近期市场调整中的最新状况,上交所在监管中发现,个别上市公司出现申请停牌躲跌的迹象。针对此类情况,上交所对上市公司股票停牌事由的真实性、是否存在躲跌意图实施从严监管,防范公司躲跌式停牌,防止停牌制度被滥用。

停复牌生态扭转

随着一线监管的深入,市场环境的变化,改变并不仅仅体现在规则和数字上,A股的停复牌生态已经发生扭转,原本承担着过多附加功能的停复牌制度正在回归本源。

由于资本市场重大制度的设计与上市公司停牌高度关联性,因此造成了A股停牌名目繁多,停牌要实现的功能也越来越多:防控内幕交易、满足政府和监管需求、股份发行锁价等等。以国有上市公司控股权挂牌转让的停复牌为例,由于程序环节多,造成其停牌时间普遍较长,跨度往往长达半年以上。

随着市场逐步发展,有些附加功能已显得不再必要。如,股东大会召开日的例行停牌;又如,非公开发行的“发行期首日定价”让越来越多公司不再选择停牌锁价。而停牌制度的改变正是从2012年取消股东大会召开日停牌、股价异动公告日例行停牌开始的。

其实不难发现,市场对“停牌”这一话题关注度虽然不减,但对停牌与否的敏感性已经有所降低。这正是停复牌生态改善的关键所在。市场的理念正在发生变化,而一线监管的调整亦适时做出。例如,对于控制权转让的停牌,上交所对国有股权转让涉及各阶段进行合理划分,充分评估各阶段的停牌必要性,审慎把握和判断重点个案在每个阶段的停牌操作,强调上市公司应尽的保密义务,充分发挥分阶段信息披露的作用。目前,该类事项停牌整体时长大幅缩减。如中体产业两次启动国有控股权挂牌转让事项,停牌合计时长大幅缩短50%,成为后续国有股东控制权转让事项停牌操作的有益参考。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