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储气库建设迈入黄金发展期

我国储气库建设迈入黄金发展期
2018年04月16日 17:33 中国电力新闻网

当前,全球能源格局正在发生深刻变化,天然气行业已迈入发展的黄金时代,也将对储气库产业发展提出更高要求。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储气库工作气量仅占消费气量3.3%,与世界平均水平11.7%相比差距巨大。可以说,我国储气库建设仍处于初级阶段。

令人欣喜的是,储气库建设不足的情况在未来几年将得到改观。从日前召开的中国储气库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国际高峰论坛传来好消息,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拟在川渝地区分三阶段新建8座储气库,调峰能力超过210亿立方米,总投资超过210亿元。目前,铜锣峡储气库将进入开工建设阶段。

天然气产业大发展,带动了对储气库的巨大需求,地下储气库已成为国家战略储备、安全平稳供气的重要基础设施。

资料显示,最近20多年里,全国先后建设了25座地下储气库,天然气调峰能力约为117亿立方米。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关于进一步落实天然气储气调峰责任的通知》中提出明确要求,天然气销售企业应当到2020年拥有不低于其年合同销售量10%的储气能力。据此测算,2020年和2025年全国天然气调峰量约为360亿立方米和450亿立方米。

可以说,我国储气库建设正迎来黄金发展期,发展潜力巨大。

为何要建储气库?

相关资料显示,2000年中国天然气消费245亿立方米,到了2017年就达到了2300亿立方米,年均增长超过10%。随着中国清洁能源发展战略进一步推进,专家预计到2020年,我国天然气表观消费量将达到3200亿立方米,2030年达到5500亿立方米,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比例也将达到10%以上。

在日前召开的中国储气库科技创新与产业发展国际高峰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曹耀峰表示,相比天然气产业链的气源、用户、消费市场和管道而言,储气库发展至关重要。

“在产业链中,储气库是天然气大发展的瓶颈。要保障稳定的供气,储气库建设至关重要。面对复杂的地质条件,钻完井工程、堵漏水泥浆体系等,还有很多领域需要突破。在地面的建设运营上,压缩机等核心装备的问题,以及风险评估,也是非常重要的。”曹耀峰强调。

“现有的气田,本身就是一座座储气库。要解放思想,进一步扩大选库领域。要扩大气库理念,跳出气库建气库。实践证明,气库越大,弹性越大,用现有气田拿来储气,也是降低成本的好办法。同时,管网本身也是大气库。要加强国际交流,在技术、管理、安全等方面充分吸取国外经验。”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主席周守为强调,在加强储气库建设的过程中,要加强基础理论研究,特别是储气库注采机理的研究。

中国储气库建设难点在哪儿?

中国储气库建设难在哪儿?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副院长邹才能对此进行了解答。

“打个比方,原油如同身上的血液,天然气如同呼吸的氧气,储气库如同一口气,上不来就很危险。因此,储气库一定程度上是非常大的安全工程、民生工程。”邹才能在发言中指出,未来储气库的很大方向是将已开发气田转换成储气库,一些生产气田可以实时转化一部分资源作为储气库,冬季调峰时候就可以多释放天然气。

“因为我国储气库地质条件先天不足,选址非常困难,一定程度上难度不亚于寻找一个油田或者气田。”邹才能表示,我国西部储气库埋藏深,构造复杂,密封性不确定;东部地下构造破碎,密封性较差;南部可建成的储气库气量较小。

“但储气库是刚性需求,必须加大科研创新力度,不断进行地质评价和筛选,从科研角度克服困难。”邹才能强调。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石油钻井工程技术研究院专家孙金声也建言,对于我国现有储气库,要提高老井利用率,降低建设成本;要强化施工过程中的管理与监督;同时,应尽快修订基础研究与标准规范。

储气库建设该如何推进?

据介绍,储气库建设运营是一项长期的系统工程,涉及天然气生产运营上下游产业链,我国虽形成了一系列建设运营经验,但在很多方面仍亟待提升。

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张玉清认为,要从五个方面加快推动我国储气调峰应急保障能力建设。一是对已建储气库进行优化调整,快速提升工作气量。二是加大LNG接收站建设力度,最大限度地进行夏季采购、冬季释放。三是已批复建设的储气库,要研究制订早期投产运行方案,提升保供能力。四是尽快开展我国含水层、矿坑等新类型储气库评价准备工作。五是从国家、地方到企业,各方共同努力,加快建设天然气储备调峰能力建设,同时加强监管。

“储气库发展要建设大规模、形成大格局。”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总经理马新华认为,在储气库发展过程中,一方面是因地制宜开展大规模储气库建设,形成分层次分区域储气调峰大格局。西部以油气藏、东部油气藏与含水层、南方盐穴与含水层为主开展建设储气库,结合中国天然气总体格局和储气库建设,未来将形成西部天然气战略储备为主、中部天然气调峰枢纽、东部消费市场区域调峰中心的储气库调峰大格局。另一方面是开拓建库新领域,发展新技术提高储气库效率和价值。具体来讲,就是开展火山岩等复杂岩性、含水层和矿坑型储气库选址和建设;智能采气管柱、储气库与管网要协调优化,提高储气库灵活性和周转效率;挖掘储气库新功能,开展储能、二氧化碳埋存等探索试验,发挥储气库节能减排功能。

“破解当前中国地下储气库困局的根本是调峰气价格改革方案的落地,这是实现储气价值的途径。”中国石油规划总院院长韩景宽认为,中国天然气价格改革最终目标是市场化定价,按照渐进式改革模式,调峰气价格改革是价格市场化改革的重要一步。合理的储气收费模式和标准是储气库得以生存的条件,也是投资者建设储气库是否具有商业性的前提。

“建议有关部门出台《调峰气价格改革实施方案》,制定《地下储气库储气价格管理办法》。”韩景宽建议道。(中国电力报记者:安栋平)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