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业维艰,资本“围城”

实业维艰,资本“围城”
2018年06月12日 21:00 直面传媒

这已经不是那个富士康员工频频跳楼,GDP高歌猛进而底层社会之殇肆意发酵的年代。

取而代之的是实体经济之困,而频频跳楼、速求一个终局的,反而是那些不知道如何交代过去、全身而退的社会精英。这些人和他们所服务的机构,在一个被人为拉伸延展的经济周期中可谓得尽资本之利。

金钱永不眠,而资本如“围城”,里面被困的人想挣脱,但不妨碍外面的人挤破头皮也想进入。

于是,网红企业家董明珠的“滑铁卢”来了——据说,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已经对银隆投入全部身家的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在公开场合对于这笔重磅投资却不再主动提及。要知道,现在的董明珠,已经是珠海银隆的第二大股东。

为何不再提及?近日珠海银隆IPO失利,被中止上市辅导,数月的功课算是竹篮打水,更严重的是,珠海银隆自身的问题已经爆发,这个被董明珠一手捧红的新能源企业,不仅因高速扩张带来的资金缺口而变得岌岌可危,其技术路线上的致命错误,也面临着更本质的考验。

在股价扶摇直上的宁德时代面前,珠海银隆的跌落显得尤其触目。其实,在过热的新能源浪潮中,宁德时代会不会永远沐浴在资本的热捧中,是有必要打一个问号的。相比之下,换个角度看珠海银隆的问题提早爆发,焉知非福?

真正的问题在于,你选择了资本,就很难不被资本所左右。共享经济的担当ofo是被资本所左右的,近期小黄车要“黄”了的风言风语,抛开具体事件本身的客观与否不论,何尝不是对其资本依赖症的忧心:

“民营影视第一股”的华谊兄弟是被资本左右的,其老总在影视业频频被揭短的舆论氛围下,最近质押了全部股票;

迎风而上的富士康也正在被资本所左右,成功IPO之后,撕掉“代工厂”的标签,在郭台铭的讲话中开始变得空前重要……

董明珠的问题是,她是轻视资本的。曾经,她只用舆论的攻势,就打退了宝能对格力的进攻;而如今,在把身价一把梭投入银隆之后,她却可能陷入资本的深坑——退,需要接受惨烈的现实;而进,不仅需要与股东们斡旋如何改弦更张,更需要拉来更多的资本填坑。

资本有时候不仅仅代表权益,同样,当你轻视、傲视资本,你可能已经轻视了更多的、更本质的东西。除了珠海银隆的技术取向问题,珠海银隆的盲目扩张,格力系带着做空调的经验和思维全面进驻银隆,并掌控银隆的主要生产环节,时至今日,只能说明董明珠并没有在做手机交下的学费中吸取教训。相比之下,姚振华携宝能对观致汽车的收购和经营,反倒可能更靠谱一些?

显然,在资本的新一轮狂欢中,像董明珠这种敢拿身家赌一把未来的,其实并不多见。在实业维艰、风口拥挤的境况之下,更多热衷资本“围城”的真实情况和最终结局,其实殷鉴不远——作为影视第一股的“华谊兄弟”,曾经在影视业的热潮中一时风头无两,而如今,这个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华纳兄弟、在命名上带有让人激动的“美国梦”色彩的影视公司,其真正的国际化色彩,显然不是“把中国模式搬到美国”,而只是体现在了华谊两个大佬在生活、举止和资本信仰的“国际范”上。

债市之门趋紧,而股市之门洞开,在当下是史无前例的。在估值节节高涨,不断有独角兽在A股获宠的情形之下,人民日报最近刊文,“独角兽企业不要虚胖要少壮”,何尝不是切中时弊的警语——债市的钱是要还的,而股市的钱不用还,但后者更能说明,膨胀的资本,必然激发膨胀的痴心、野心乃至歪心,新一轮经济周期能不能启动不说,但沉迷资本、吃相难看的,势必还要迎来“围城”之困。

实业维艰,未来已来,哪个才是真相?对资本的追逐,是梦想驱动,是逐利的本能,还是为了生存?这些可能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围城”内外都需要足够的清醒。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