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丽盛:上市三年业绩持续下滑,股价破发商誉又埋雷

普丽盛:上市三年业绩持续下滑,股价破发商誉又埋雷
2018年05月07日 07:00 面包财经

上市公司IPO之后业绩变脸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了。

但是,2015年大牛市前夕上市的普丽盛(300442 SZ),上市前后两张脸,业绩利润下滑之迅速、程度之激烈还是让见惯了上市公司各种套路的面包君涨了见识。

当前市值只有19亿左右的普丽盛成立于2007年,全称为上海普丽盛包装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4月登陆A股创业板,2015年5月牛市顶端,总市值最高时曾一举突破160亿元。三年时间,股价从最高点下跌超过80%,市值蒸发140多亿。

即便不考虑股市的牛熊转换,当前股价也已经跌破发行价,2017年跌幅超过50%,2018年至今跌幅也超过10%。

今天就来研究下这家公司,看看那些被深度套牢的股民们究竟买了什么成色的股票。

上市业绩就变脸,一年不如一年

2018年4月24日,普丽盛发布了2017年度报告,营收6.94亿元,同比增长20.56%,归母净利润875.46万元,同比增长20.78%。但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376.45万元,同比减少190.82%。

这是普丽盛上市之后的第三份年度报告,在2015-2017这三年中,公司扣非后归母净利润由盈利4716.16万元一路下滑至亏损376.45万元。这相比公司上市前的靓丽业绩,可谓是天壤之别。来看普丽盛2015年上市前后的利润对比。

上市之前,公司利润稳步攀升。归母净利润从2012年约7200万,上升到2014年的约9083万元。但上市之后利润立马坐上滑滑梯,翻脸比翻书还快。2015年,公司归母净利润骤降到约5006.5万元,几乎腰斩。

虽然公司在多份财报中表示业绩下滑主要是“受宏观经济下行、需求增速下降,行业压力加大,下游行业不景气等因素的影响”,但仍难免让人对公司上市之前业绩的真实性产生疑虑。

尽管营收在增加,但现金流情况却颇为糟糕。财报显示: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在2015和2016年连续两年为负,上市三年公司经营性现金流累计净流出8850.39万元。与此同时,公司的销售毛利率也从2012年的41.88%逐年下跌至2017年的26.62%,盈利能力下滑。

此外,随着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存货规模迅速扩大,坏账呆账风险大幅增加,存货周转天数上升。公司在2017年年度报告中也曾提示相关风险:

自2015-2017年,公司的存货周转天数由226天延长至264天,资产负债率由21.54%上升至40.48%。

简单的了解公司上市前后的财务状况之后,再来看看公司的资本动作。

并购扩张利润加速下滑

上市三年,普丽盛虽然业绩不佳,但资本动作不断。

2015年11月,上市仅半年多,公司出资6000万元与自然人顾凯伦共同设立江苏普华盛包装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普华盛”),从事PET无菌液体包装机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占普华盛60%股权。

2015年12月,普丽盛以3.57亿元的现金对价取得了原黑牛食品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陕西黑牛100%股权,苏州黑牛100%股权,辽宁黑牛100%以及广州黑牛和安徽黑牛部分生产设备,并将苏州黑牛更名为苏州普丽盛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从事饮品及食品机械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2017年5月,普丽盛又以现金对价1800万欧元收购了意大利乳品及饮料装备供应商CO.M.A.N100%股权及部分相关债权,意图进一步完善公司无菌灌装产业链的布局。

但就目前来看,这些新设或并购的子公司,非但没拉动公司业绩上升,反而给公司整体带来了巨大压力。

公司2016年财报显示,公司上市后新设的普华盛在2016年净利润亏损1575.45万元。而上市后收购的黑牛食品(苏州)有限公司(后更名为苏州普丽盛食品科技有限公司)仍处于投入阶段,报告期内几乎无产出。受此影响,公司2016年的净利润大幅下滑至亏损56.38万元。但经过少数股东损益的减负,公司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仍为盈利414.51万元,较2015年已是减少了91.21%。

到了2017年,子公司盈利情况部分好转,但整体仍不容乐观。公司2017年财报显示,子公司普华盛报告期内实现合并利润142.85万元,归母净利润59.92万元,虽扭亏为盈,但与其在被投资时做出的业绩承诺仍相差甚远。

而苏州食品“还处于培育期,业绩释放尚待时日,报告期内亏损407.90万元,从而拖累了公司的整体业绩”。

2017年5月新并表的COMAN 公司,并表当期净利润就亏损380.83 万元。2017年普丽盛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亏损376.45万元,同比由盈转亏。

补偿款撑利润,商誉减值风险不容忽视

子公司业绩虽不达标,好在还有业绩补偿。

2015年公司与自然人顾凯伦共同投资设立江苏普华盛包装科技有限公司时,双方曾就普华盛的业绩签订了对赌协议。

由于普华盛业绩未达承诺,公司在2017年12月31日确认了业绩补偿收益1071.48万元,也正是这笔补偿款拯救了公司2017年的净利润。2017年公司扣非后亏损约376万元,而归母净利润为盈利约875万元,起到关键作用的正是这笔业绩补偿。

但业绩承诺总有到期的一天,若业绩承诺期过后子公司的经营状况仍无法改善,那普丽盛又该何去何从?

经过多次并购,目前普丽盛账面的商誉金额已达到1.07亿,其中9122.7万元是因收购CO.M.A.N而形成。由于普华盛业绩不达标,公司已在2017年对其提了242.71万的商誉减值准备。虽然公司目前尚未对子公司CO.M.A.N的亏损计提相关的商誉减值,但未来CO.M.A.N的盈利能力如何,还有待时间的验证。若未来CO.M.A.N盈利能力欠佳甚至出现亏损的话,其带来的商誉减值风险,将给公司原本就欠佳业绩带来更大的压力。

1.07亿的商誉总额在大A股并不算太高,但对于当前总市值只有19亿左右,2017年归母净利润不足1000万的普丽盛不是一个小数字。

股价破发,原始股东多次抛出减持计划

说回到最近的业绩。

2018年一季报,普丽盛净利润(包括少数股东损益)约30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81.34%。虽然归母净利润同比有所增长,达到约263万元,但经营性净现金流仍未负,合计流出5051.29万元。很难说公司整体业绩有多少实质性改善。

而在一季报发布之前,公司股东已有减持计划。

2018年3月14日,公司公告:股东Masterwell、SBCVC Fund II-Annex以及软库博辰计划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或大宗交易的方式减持公司股份。Masterwell、SBCVC Fund II-Annex及软库博辰受同一控制,为一致行动人,当前合计持有公司23.63%的股份。

这三位股东并非是第一次抛出减持计划。早在2016年8月,上述三位股东就曾计划减持合计不超过17.73%的公司股份,但自计划减持公告发出至减持计划到期,三位股东并未减持公司任何股份。

2017年4月,这三家再次计划减持,减持比例和方式与上次相同,但直至减持计划期满,仅有Masterwell一家减持了0.03%,合计3.75万股的公司股份。2018年3月的减持计划,已经是这三家公司第三次计划减持。

大股东一再公告减持却行动迟缓,或许跟公司股价的一路下跌以致破发有关。

普丽盛2015年4月24日上市,发行价为19.17元/股。上市之后的五周内,公司股价一路疯涨至177.21元/股,此后逐步回落。

2016年4月25日,公司第一批首发限售股解禁,但此时公司股价已回落至40元上下,此后继续一路下行。2018年2月9日,公司股价最低跌至16.60元,已跌破发行价。截至2018年5月4日公司股价收盘于18.93元,依然在发行价之下。

面对公司持续走低的业绩和股价,Masterwell、SBCVC Fund II-Annex及软库博辰三位股东还在观望,但另一部分股东却早早抽身离场。

2016年5月24日,上市前公司前十大股东之一的SV Investments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其所持50%的公司股份共计214.75万股,减持金额超过7800万。

而上市前第九大股东QP Special Situations,在2016年报披露的前十大股东中已不见其身影,上市前第七大股东汇勤创投也消失于2017年半年报前十大股东的名单中。

公司上市前的原始股东集体抽身离场,还有更多股东屡屡筹划减持。股价如此大跌,原始股东依靠低成本优势,减持仍能全身而退甚至获利不菲。可之前在高位接盘的散户们,该靠什么来减少损失呢?

何时能解套?天知道。

上市之前业绩靓丽,发展目标远大,上市之后马上业绩下滑,这样的公司,IPO是怎么通过层层审核的呢?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