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夫户外高管增持背后:前期精准减持 高位套现超1亿

三夫户外高管增持背后:前期精准减持 高位套现超1亿
2018年05月14日 07:00 面包财经

上市公司董监高减持通常被看成是利空。那么,反过来,增持就一定是利好吗?

近期,我们发现三夫户外(002780.SZ)这一家户外用品连锁零售商,高管持续增持自家股票,不仅增持次数多,增持的人数也多。

另外,在2018年4月28日发布的一季报中,公司营收、净利均较上年同期增加:营收同比增加37.33%至9857.33万元,归母净利润同比增加151.84%至153.32万元。

高管增持加上业绩数据向好,是不是飘着满满的香气?且慢,看一看增持之前高管们的减持动作,再决定这是不是你的菜。

增持前传:股价重挫之前高管精准减持 套现超1亿

三夫户外成立于2001,在2015年12月登陆深交所中小板,上市距今不足三年。

上市之后,其股价在2016年11月到达历史高点,总市值一度超过60亿元。但随后其股价开始了一路下跌的模式,至今跌幅超过70%,总市值不到25亿。

在股价下跌之初,2016年12月9日,三夫户外部分首发原股东限售股解禁,随即不少股东开启减持模式,其中包括多位董监高。

交易所披露的数据显示:2016年12月20日至2017年8月31日,公司5位董监高及其关联人通过大宗及竞价交易共进行了12次减持,合计减持超过248万股,累计减持金额超过1亿元。这与其他公司动辄几十亿的减持额相比算不上有多大,但相对于公司并不太长的上市历史,和总市值相比,还是相当可观的。

2017年的减持时机颇值得关注。

2017年8月12日,公司发布了2017年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营收较上年同期增长16.23%且净利润为正,并对2017年 1-9 月预计的经营业绩情况做出了盈利预计。

但是,盈利的业绩并没有减缓公司董监高及其关联人的减持步伐。在2017年8月31日,公司一位副总经理的配偶进行了减持。

然而,就在这笔减持结束的一个半月之后,也就是2017年10月14日,公司却发布了2017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的修正公告,向下修正前三季度业绩至亏损。

2018年1月31日,三夫户外又发布了2017年度业绩预告的向下修正公告。预计2017年1-12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修正前的盈利200万元至1900万元,变为盈利500万元至亏损1250万元。

在修正公告发出后的4个交易日内,公司股价连续下跌,累计跌幅超过30%,市值蒸发超过8亿。

从上市以来的股价走势图观察,尽管三夫户外高管及其关联人的减持价格与历史最高位相比有所下跌,但平均价格仍远高于当前的股价。

资本市场信息原本就不对称,内部人往往更了解公司的真实情况。董监高却在亏损公布、股价大幅下跌之前集体减持,不知道是单纯的运气好,还是“未卜先知”?

而三夫户外多次下修业绩的行为也引来交易所问询。在下修2017年度业绩预告的次日公司就收到了交易所发来的问询函。根据问询函,交易所要求三夫户外详细说明2017年公司利净润大幅下降的原因,结合报告期内签约业务推迟、业务投入增加、计提存货跌价等情况详细说明下修业绩预计的具体原因及影响金额,并对公司信息披露是否合规提出质疑。

在收到问询函5日之后,也就是2018年2月7日,三夫户外的董监高们开始陆续增持自家股票。但细看董监高们的增持数据,自2018年2月7日至2018年5月4日,公司董监高虽前后14次增持自家股票,但合计增持数量仅有不到26万股,累计增持金额不足450万元。

与之前超过1亿元的累计减持金额相比,董监高们的此轮增持显得“微不足道”。

上市三年陷入亏损:董监高减持是否另有隐情?

2018年4月26日,三夫户外公布了2017年度报告:2017全年实现营收3.51亿元,同比减少0.53%,归母净利润亏损1290.87万元,同比减少 136.49%,经营性现金净流出3490.3万元,同比增加3725.92%。公司营收净利齐降,为上市以来首次年度亏损。

查阅三夫户外上市前后的财务数据,公司盈利规模虽然不大,但在2017年以前,除了2014年利润略有回落,整体上公司利润缓慢上升。

到了2017年,公司业绩突然翻车。2017年公司营收相比2016年仅有约186万元的微降,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却较上年少了近5000万,直接转盈为亏。关于亏损公司在年报中解释为:

“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增长乏力,管理层积极拓展各项新业务,不断加大自有品牌研发投入,大型赛事组织和户外营地项目投入成本增加,伴随公司人力成本和存货跌价准备计提金额的增加,导致2017年度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首次为负。”

其实,利润下滑在三夫户外的现金流量表中早有端倪。

财报数据显示,三夫户外经营性现金净流入的金额自2014年开始逐年下降,并在2016年从净流入转为净流出。也就是说,早在2017年的亏损出现之前,在营收持续增长的情况下,公司经营业务流入的现金却越来越少。

此外,公司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自2012起全部为负数。也就是说,自2012至2017年,6年间公司持续对外投资,因投资而流出的现金合计约1.64亿元。而6年间公司累计盈利金额为1.41亿元。

虽然截止2017年12月31日公司账面的货币资金高达3.99亿,但主要是闲置的募资款和各种借款,公司业务自身的变现力并不强劲。

存货疑云:跌价准备是利润的调节剂?

在对交易所的回函中,三夫户外分别就下修业绩预计和2017年净利润下滑做了解释,而两项解释中都提到了一点,即存货跌价损失的增加。

财报显示,2017年三夫户外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金额为959.27万,而2017年公司净利润亏损金额为1320万元,也就是说,公司超过七成的亏损来源于存货跌价损失。

事实上,三夫户外账面存货价值自上市以来就持续上升,由2014年的1.32亿元增加至2017年底的1.87亿元,增加了41.67%。

对于消费品行业,存货非常值得关注,突然大幅增加很可能会存在商品积压的问题。而相关商品价值下滑,对于账面存货计提跌价准备则会直接影响当期利润。

与2015和2016年相比,三夫户外2017年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金额,略显异常。

2017年,公司存货账面原值约1.98亿元,其中,大部分为库存商品约1.79亿元,公司对库存商品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有约959.27万元。该项计提比例由2016年的不到0.5%增加至2017年的约5.35%,金额更是以前年度的十倍有余。

以下为根据公开数据整理的公司近年来库存商品及跌价准备计提情况:

对于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大幅增加的原因,公司并未在2017年度报告中提及。但在回复交易所关于下修业绩预计的问题时,公司解释是因促销活动导致的售价降低和销售费用增加。

然而,无论是促销活动导致的售价降低还是销售费用增加,都并非是2017年才出现的因素。早在公司上市时发布的招股说明书中,公司已明确提到会按季节对部分商品进行打折促销,而近年公司的存货和销售费用也是只降不升,那为何以前年度就没见公司如此大手笔的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呢?2017年公司业绩本已下滑,又为何在此时突然大幅提高货跌价准备的计提金额呢?

回想三夫户外发布的2018年一季报,虽然报告期公司营收和净利润都较同期增加,但更重要的是,一季度公司的经营性现金仍为净流出1949.71万元,存货更是在短短3个月内又激增超过1.3个亿!

在已经加大减值计提幅度的情况下,公司一季度存货继续攀升,到底是利好还是利空?将来还会不会出现大笔计提减值的情况?公司未来的业绩会怎么走?

高管增持或许是一个利好的信号,但更重要的是公司的基本面。(GCH/YYL)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