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雷乐视余音未消,变身小米概念股:普路通董监高接连减持

踩雷乐视余音未消,变身小米概念股:普路通董监高接连减持
2018年06月22日 07:00 面包财经

当潮水退去时,才知道谁在裸泳。但真等潮水都退了,撤退也来不及了,船已搁浅。

识别风险要趁早,蛛丝马迹很重要。比如,即便是股价已经大幅腰斩,董监高仍然接连减持。再比如,应收账款巨额减值有前科,经营性现金流与报表利润明显背离。

今天讲一家“小米概念股”——普路通(002769.SZ)。

也许还可以称为“乐视概念股”——如果那些对乐视系应收账款收不回的公司也算是一种概念的话。

先从普路通与乐视系相关公司的应收账款说起。

踩雷乐视:供应链管理原来是个高风险的活?

财报显示,2017年公司以80%的比例对乐视相关应收款项整体计提了约14,540.66万元的坏账准备。

这笔约1.45亿的计提分为两部分。一是对与乐视相关应收账款合计约975万元按80%的比例计提了约780万元的坏账准备;二是对与乐视相关的其他应收款合计约1.72亿元以80%的比例计提了约1.38亿元的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

两项计提分开表述,主要是为了区分公司对乐视的两类不同业务。抛去复杂的业务细节,简单概括:普路通的主营业务分为交易类和服务类两种,交易类业务中公司按经手货物销售额全额确认收入,服务类业务则按经手货物销售额一定比例收取的服务费确认收入。虽然交易类业务中公司确认收入的金额高,但实际上,交易类业务的毛利率很低,以招股说明书中的披露,通常不到3%。公司实际的利润主要来源于服务类业务。

虽然2017年报中公司未对这次计提做详细说明,但在公司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17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由于交易所的问询,公司补充披露了对乐视1.72亿其他应收款的具体内容:

也就是说,这1.72亿其他应收款为常规业务往来中发生的代垫款,而公司与乐视业务本体相关的资金往来,只有账面不到一千万的应收账款。

事实上,这两笔计提同时反映出了供应链业务本身的“痛点”。以乐视为例,这不到1000万的应收账款包括了交易类和服务类。交易类业务毛利较低,服务类业务毛利虽较高,却可能因代垫而产生大量的资金占用,同时增加了坏账风险。

这种“痛点”在公司的现金流量表中有明确的体现。

近五年来,公司累计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超过2000亿,而5年公司净利润累计仅5.89亿。是的,货币单位是亿而不是万。

再来看看该项目的具体内容,以2017年年报为例:

交易流水很大,毛利率却未必高。如果遇到乐视这样的客户,产生巨额坏账直接吞噬利润。

听起来比较高大上,但看了乐视的案例之后才发现,供应链管理原来是个高风险的活。

此地无银:小米概念股?董监高接力减持

2018年2月以来,借着独角兽回归A股和小米概念股的东风,公司股价开始迅速拉升,在不到一个半月的时间内涨幅超过70%,站上了风口。

2018年3月5日,因连续三个交易日内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公司例行发布了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在这份公告中,公司表述了如下一段话:

公告发布后,公司股价继续走高,甚至在3月12日以22.07元/股创12月新高(前复权)。

然而,在公告发布当日和次日,公司副总经理及财务总监两人合计减持了40万股公司股份,累计减持金额超过800万元。

翻查公司公告:早在2017年11月,公司股价尚在低位时,公司董监高已有减持计划并在此后接连展开减持动作。

根据交易所披露的交易信息,进入2018年之后,减持步伐有所加快。上市至今,公司董监高已合计减持超过620万股公司股份,累计套现超过9600万元。其中,约八成的减持是发生在2018年上半年。

值得关注的是,之前上市流通的解禁股,主要为股权激励限售股份、首发一般股份及首发机构配售股。而2018年6月29日,公司首批首发原股东限售股份将解禁。此次解禁股份数量约11520.97万股,占解禁后流通股的37.7%,占公司总股本的30.6%。

巨额解禁即将到来,市场压力不可不留心。

负债率保持高位,偿债能力承压

再来看看公司的整体盈利情况:

2011年公司首次IPO被否,三年之后公司再次递交申请,并于2015年上市。

2013-2015年,公司净利润跟经营性现金流基本保持一致。但上市之后,2016年,经营性现金流与净利润就出现了明显背离,尽管2017年再次大幅转为净流入,但5年来,公司经营性现金合计仍为净流出约1000万元,而同期归母净利润合计约5.89亿元。到了2018年一季度,公司经营净现金又再次转为大幅流出。

公司2017年经营性净现金流大幅转正,也非常值得研究。深交所也在年报问询函中提出问询:

“公司 2017 年实现营业收入 53.81 亿元,同比增长 49.6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 东的净利润(以下简称“净利润”)6,824.70 万元,同比下降 64.2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 流量净额同比增长 159.39%。请公司结合业务开展情况,以列表形式补充披露导致经营业 绩较大变动的主要原因和相关影响金额,并说明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明显增长的主要原因”。

公司是这么回复的:

简单概括就是:1、别人的钱我代收代付,已经收进来还没来得及付出去。2、未实缴税费。两项合计10.44亿元。若扣除以上两项,则公司2017年的经营净现金流仍是负数。

针对现金流问题,公司在相关公告中称“这主要是由公司所处的供应链管理行业特有的商业模式和经营特点所决定,与行业内其他上市公司情况一致,符合行业特点”。

说完现金流谈负债。普路通的负债率长期高于行业的平均水平,甚至在可比公司中为最高,数据来自公司自己相关的公告截图:

近三年公司负债率表面上有所下降,但从报表上分析,部分原因是应收账款和存货规模的攀升扩大了总资产规模。公司自身资产结构尚待优化。

2015年底公司曾计划定向增发以募资9.5亿,用于开展融资租赁业务及补充流动资金,但“鉴于近期再融资政策法规、资本市场环境等因素发生了诸多变化”,该计划终未成行,已于2017年6月终止。

截止2018年3月31日,公司账面短期借款约120.11亿元,同期账面货币资金约128.49亿。值得注意的是,这128.49亿中的大部分可能是受限货币资金。虽然一季报并无货币资金的详细披露,但在公司2017年年报中,相关披露如下:

年报问询函中,在交易所关于公司短期偿债能力问题上,公司未直接明确回复。但从上述情况来看,公司或许存在较大的短期偿债压力。

大客户小米:真的是蜜糖?

普路通的确与小米有比较密切的业务往来,小米的业务是公司主要的利润来源。在招股书中的表述是“小米对公司利润贡献较大,存在客户集中度较高的风险”。如图:

在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对公司2017年年报问询函的回复公告中,公司对与小米相关业务做了如下补充披露:

2017年,超过60%的服务类收入来源于小米项目。服务类业务集中于小米这样的大客户,服务费率走低是可以预见的。实际上早在上市之前,这一情况已经存在,招股书中披露如下:

从季报中,我们无法获知最新的服务费率,但结合招股书中的内容,从商业常识出发,要维持一个高费率并不容易。而费率高低,则在很大程度上关乎到毛利率和净利润率。

当市场因为“小米概念”而追捧出涨停板时,高管早已披露了减持计划。散户追着买入的股票,交易对手可能是正在减持的高管。

概念股与减持,哪一个更真实?(GCH)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