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样从琥珀中发现一个白垩纪公园的?

我是怎样从琥珀中发现一个白垩纪公园的?
2018年06月11日 01:03 智谷趋势

◎作者 | 邢立达

◎来源 | SELF格致论道讲坛(SELFtalks) 已获授权

这是一次惊艳的冒险,2016年他发现全球首例琥珀中的恐龙,震惊了全世界。后来他又在琥珀中找到了更多恐龙的遗骸,变成了大家熟知的“琥珀叔叔”。他就是中国地质大学副教授邢立达,他带领我们踏上寻找琥珀的神奇之旅。

邢立达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副教授

以下内容为邢立达演讲实录:

我叫邢立达,来自中国地质大学。很高兴有这个机会,给大家介绍我们研究团队的一些点滴。今天讲的题目是一次非常惊艳的历险,我们在那么多琥珀里面,发现唯一一个带有恐龙遗骸的标本。

有一些特别有意思的概念。比如说中国人喜欢蜜蜡,也有人喜欢琥珀。“千年琥珀万年蜜蜡”,大家觉得这句话对不对?其实这个话是不对的,没有道理,为什么没有道理呢?

因为琥珀是透明的,蜜蜡是不透明的,仅此而已。它们都是一种东西,跟年代一点关系都没有,所以“千年琥珀万年蜜蜡”是错的。

那么市面上那么多琥珀都来自哪里呢?大部分都来自一个特别美丽的海——波罗的海。在这个区域,渔夫会在渔闲的时候去捞琥珀,叫“人鱼的眼泪”,是一个特别美的名字。中国为什么叫“琥珀”?意思就是老虎的魂魄,中国非常霸气。

波罗的海区是一个非常密集的琥珀森林,是一个史前的、非常大的,能形成很多树脂的森林,所以才有了现在那么多的琥珀。

任何美好事物的背后,都有或多或少的眼泪。我们这几年遇到了很多缅甸的珍宝,他们的琥珀也有很多令人伤心话题。

这是一个叫胡康河谷的区域,这个名字我们可能记不住,但是大家应该都看过《三国演义》吧?诸葛亮七纵七擒孟获,而且中国远程军打日本都发生在这个地区。

这个地方生产全世界最美、最特别的琥珀。缅甸的琥珀最常见的有金珀,我们做成手串、珠子、吊坠,很漂亮。在阳光下它显示不同的颜色,非常美。很多血珀也都做成了挂饰和佛像,非常的庄严、美丽。

缅甸的琥珀与中国的关系非常源远流长。比如说在汉朝缅甸是中国的藩属,藩属需要做什么?他们要把自己最好的宝物、最漂亮的女孩子送到中央政府来,琥珀就是他们的珍宝之一。

在我们近期的一次重大考古中,在海昏侯墓葬发现了一个王侯佩戴的琥珀,虽然不能确定它是来自缅甸,但是可能性很大。在漫长的历史里面,缅甸藩属给中央政权进贡琥珀,聪明的中国人又把这些琥珀沿着丝绸之路送到世界各地去,以至于老外都认为琥珀来自中国的,都叫中国琥珀。其实不是,是缅甸的。

在缅甸当地人怎么利用琥珀?当然是用来美了。当地的女孩子从小就打耳洞,把耳烛放在耳朵里。最开始是比较细的,最后比较粗,以粗大为美,戴着两个非常漂亮的耳烛。

很遗憾的是,由于缅甸常年的战乱,很难有科学家能够深入到矿区去看它的地质背景。我是其中胆子比较肥的一位,刚好在他们内战比较稳定的时候去了一次。

这个照片得来不易,看着就像一个拆迁现场,其实不是的。大家注意看,每一顶帐篷下面都是一口矿,都是一口产出真琥珀的琥珀矿。

左边图片是我们的灵魂画家画的一张图,不太好看,但是意思表达出来了。这个地方十平方米,五万美金年租,你挖到什么都属于你,挖不到也不赖把地方租给你的人。如果你自己或者矿工出现事故牺牲掉了,也是后果自负。最多的时候,数十万人在那里举家挖琥珀。

右边照片的井是当地的一个样板井,大家觉得这口井好吗?一点都不好,非常危险。这口井的深度接近100米,在那么深的地方,缺氧、渗水、崩塌是经常发生的。

这口井由于技术量的限制,不可能挖得太深、太宽,所以只有青少年能进去,像我这个身材是不好进去的。青少年下去的时候,只用一根绳子绑住腰,非常危险,所以这真是浸满了当地人血泪的琥珀。

这些刚挖出来的琥珀称之为“毛料”,产量有多少呢?这个数字非常关键,每年至少十吨。琥珀很轻,真的很轻。大家有时候会觉得有些人戴着那么大的琥珀,感觉像暴发户一样,但是琥珀很轻,再大也不会很重。

在琥珀矿区周遭的城镇,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个奇怪的现象。大家看这张照片,我们远看以为他们都在吸毒,看起来很可怕,其实不是的,这是他们在用很小的放大镜贴着眼睛,找琥珀里面的内含物。

琥珀不仅仅是树脂的化石,它里面包裹着史前的生命,而这些活灵活现的生命,是我们古生物学家一生的追求,我们称之为“时光的胶囊”。它冻结了时光,把以前上亿年的古生物包裹起来,原封不动地送到我们面前,这是对我们来说它最重要的意义。

但是有些采集琥珀的地方我们很难去,为什么呢?从国际旅游城市密支那到德乃、到矿区,这区区150公里,在我们如此发达的中国只是需要一个小时,而在当地我们十个小时都到不了,为什么?

因为这里有一年长达八个月的雨季,还有雷区,各种地雷应有尽有。我路过的时候,曾经看过一只成年大象,中了一个反步兵地雷,全身一千多个弹孔,特别悲惨。

而且道路泥泞,这个照片就是我们的交通工具。这个地方为什么这么混乱?这个地方的内战打了61年,是人类近代史上打得最长时间的一次内战。很遗憾,从去年5月份到现在一直在炮击,所以最近的琥珀产量直线下降。

回到我们的琥珀。首先要提到一位对我非常重要的人,就是我的师兄,他来自加拿大,特别喜欢琥珀。拿着我送他的义乌做的小刀,在草湖剥出了半公斤到一公斤的琥珀。他对我说:“这琥珀好漂亮,我挖了这么多!”问我今年挖多少。我说十吨,他不理我了。

不过在这些小琥珀里面有重要的发现,使世界为之惊讶。他发现琥珀里面居然隐藏着白垩纪羽毛,而且只有恐龙有这样的羽毛,他推开了时光胶囊迷宫的门。当时我师兄让我看,我接过来,找不到在哪儿,因为小到在我的指缝里面。

但是有一个概念大家要知道,所有的恐龙有没有灭绝?没有,它的一个分支演化成为现在的鸟类。恐龙没有灭绝,每天吃的鸡蛋可以叫恐龙蛋。

还有一个缅甸的琥珀商人说:“邢老师,我找到了一个恐龙的脚!”他就发来左边的图片,右边图片里分别是腔骨龙、恐爪龙、始祖鸟、鸽子。大家看像吗?不像,指头的数量都不对。

但从这个事情以后,我想缅甸离中国这么近,出了这么多脊椎动物的琥珀,难道就没有恐龙和鸟吗?不可能,我要去,中国人这次也要近水楼台先得月。

我就去了,第二年就有了非常重要的发现。我们在一个珠宝商的手里找到了一个所谓的珍品,这是一个完整的小鸟的整面翅膀,包裹在一个琥珀里面。本来它将被作为挂坠佩戴在一个欧美少女超模身上,我把它截胡下来了。

它需要为人类科学的进步发出声音,因为这是古鸟类的翅膀,为什么是古鸟类的翅膀?先看一个非常有趣的细节,它被包裹进去的时候是生是死?这个树脂滴在它身上的时候,它是活着的,为什么?它拿它的翅膀在里面用力地挣扎,扎出了很多空腔,挣扎出很多气泡。

我们就把这个标本送去了有最先进的扫描设备的地方,在北京、上海、美国的同步辐射,还用了一些显微CT等等,目的就是为了重建这个数据。

我们用了Micro-CT的一个装置,效果超级好,我们非常激动。大家看照片中,它的骨骼、羽轴、爪,这个爪是一个关键的细节。我们在琥珀里面的古鸟翅膀上找到了原始的特征,这是人类第一次在琥珀里面找到鸟的标本,是我们第一次看到中生代的古鸟类的真实样貌,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刻之一。

这是我们在琥珀里面找到可爱的小恐龙。琥珀商跟我说:“这个琥珀好漂亮,有两只小蚂蚁正在树上跑。”我仔细一看,这个所谓的树上面有羽毛,这个羽毛非常原始。在当时只能出现在白垩纪的古鸟身上,或者是当时普遍存在的恐龙身上。

我当时心情是非常激动的,这个“蚂蚁上树”太好了!我们把这个标本拿回到中国,做了Micro-CT扫描,很快验证了我的想法,这是一段有着八九个椎体的恐龙尾巴。

我打电话给我的老师——北古所的徐星老师,徐老师这种见过大场面的人,第一个反应他也是不太相信,包括最权威的古生物学家都没有人会敢想到在琥珀里面能找到恐龙的一部分。

这些能带给我们什么细节呢?比如说恐龙羽毛的演化,从像头发一样的构造,变成如今万千世界里面的无数种鸟类的形态。鸟类的羽毛多样性极强,一共有五个阶段。

这个琥珀里的恐龙羽毛并不属于这五个阶段中的任何一个,它处在两个阶段之间的过渡环节,而这个过渡环节是全世界古生物学家的终极追求,这个羽毛就是其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这是艺术家根据琥珀的形态复原的,这是一只在地面奔跑的,只有18厘米,吃着小昆虫的肉食性小恐龙,非常有意思。

当我们这个时光胶囊被打开之后,越来越多的神奇小宝贝就出来了。这个“泡椒凤爪”标本是我去年的最爱,看到这个标本你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很明显这就是泡椒凤爪嘛!

这个琥珀扫描之后,扫描的白明老师半夜打电话给我,他说里面有头。它里面不但有一对“泡椒凤爪”,还有翅膀、脖子、头,这是一只完整的鸟。

这个琥珀长度9厘米,这个小鸟从头到尾巴6厘米,包括了很多很多细节。这是扫描后的小鸟,那其他的地方在哪儿?其他地方的骨骼已经被琥珀破坏掉了,或者生前破坏掉了,但是留下了它的皮肤。

这是它的素描图,尾巴、翅膀的羽毛“纤微必现”,我觉得“纤微必现”这个词就是为它创造的,太完美了。

经过艺术家的复原,这就是一只一亿年前的Hatchling bird雏鸟,出生仅仅一周,太可爱了。

我们的成果在世界上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让我成为了一个琥珀叔叔。我们的目的是把这些标本全部放在一起,成为全世界最伟大的琥珀脊椎动物库存。

现在我们做到了,不远的将来我们将会描绘出一幅缅甸北部白垩纪时期的琥珀动物群的面貌。现在看到这张图上的所有细节,几乎都找到了。而且在今年,将会有一个超级大的新闻爆出来,这里还不能说,希望有机会再来一次告诉大家。

☞感谢关注智谷趋势(微信ID:zgtrend)。很多读者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智谷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