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的中场与吴小晖的终局

安邦的中场与吴小晖的终局
2018年02月23日 20:33 野马财经

作者丨缪凌云

来源丨野马财经

新年过后的资本市场总有大事发生。

2018年2月23日,正月初八,上海市检察一分院对安邦集团原董事长、总经理吴小晖提起公诉;保监会亦发布公告称,对安邦集团实施接管。自去年6月14日,安邦集团发表公告称吴小晖“不能履职”以来,悬挂了半年有余的监管之靴终于落下。

而野马财经注意到,虽然吴小晖本人与安邦集团皆遭遇了重大变故,但两者未来的境遇并不相同。

安邦的过山车

最近几年,“安邦系”在资本市场的轨迹仿佛过山车。

自2004年成立至今,短短十四年的时间便成长为一家万亿资产的庞然大物,成长速度令人咂舌。2014年至2015年,其更是接连举牌金地集团、民生银行、金融街、中国建筑,以及后来的万科A等蓝筹股票,斥资300亿元左右,一时间可谓风头无两,搅弄风云。

2015年时,吴小晖在哈佛大学演讲中还介绍过安邦的投资策略:我们的投资原则是PB低于1,ROE高于10%,这是我们的投资底线。

如是投资策略的确带来了丰厚的回报,其开始买入招商银行时股价仅在6元/股左右,现如今已经超过30元/股,在民生银行、中国建筑等股票亦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随着降杠杆大趋势的到来,风险错配的保险资金受到重点关注,安邦保险也未能独善其身。先是2017年5月,安邦人寿因两款“万能险”出现问题,被禁止申报新产品3个月,2017年6月14日安邦集团官网一则“吴小晖不能履职”的声明,更是引得市场猜测无限。

直到如今,半年多的时间过去,谜底才最终揭晓。吴小晖被上海市检察一分院以集资诈骗、职务侵占两项罪名起诉;安邦集团则被保监会接管。

易主之后,未来何在

实际上,在安邦之前,保监会接管保险企业的例子早已有之。

2009年,因高速扩张、风格激进,中华联合保险数年巨亏导致偿付能力不足,再加上多次引入战略投资失败,保监会旗下保险保障基金最终出手接管公司。

更早之前的新华人寿,则与安邦事件更为相似。

一方面,两者被接管缘由类似。

2006年,新华人寿原董事长关国亮挪用巨额公司资金的事件浮出水面,其本人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公司也因此被保监会(保险保障基金)接管。

另一方面,两者被接管前都是民营企业。

彼时的新华人寿背后站着“东方系”的身影,包括关国亮本人亦被视为“东方系”的代表。而接管新华人寿时,保险保障基金斥资27.6亿元,以5.99元/股的价格,从关国亮实际控制的隆鑫集团、海南格林岛投资等公司手中拿下了新华人寿38.815%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

更有意思的是,被接管后的新华人寿发展一直不错,自2008年至2010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96.46亿元、736.74亿元、1025.13亿元。2011年更是同时登陆“A、H”股。这其中2009年11月,“功成身退”的保险保障基金就以8.7元/股的价格将上述股份转让给了中央汇金公司,转让价格40亿元左右,浮盈约12.4亿元。

换句话说,在新华人寿接管过程中,无论是保监会的保险保障基金、新华人寿其它股东,还是新华人寿自身都有着不错的收益或者发展。

当然,对于此次安邦集团的处置,保监会明确提出“接管过程中将积极引入优质社会资本,完成股权重整,保持安邦集团民营性质不变”,因此具体流程如何,谁又能最终介入安邦的重组,也有待信息进一步的披露。

对于未来的发展,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亦致电安邦集团官网等电话,不过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应。

吴小晖的终局

从以往经验来看,安邦集团的未来应该比较稳定,至于吴小晖本人的结局,则有着更多的不确定性。

对比彼时关国亮最终认定的挪用资金最,起诉吴小晖的“集资诈骗”、“职务侵占”罪名都更加严重。特别是集资诈骗罪,最高可至无期徒刑。

具体而言,我国刑法第一百九十二条规定,集资诈骗罪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而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数额特别巨大认定金额为“个人数额一百万元以上,单位数额二百五十万以上”。

对于吴小晖的特殊身份,多年来一直为外界不断猜测,最终却是如此结局,令人感慨。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则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分析,从当前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来看,实际上打好攻坚战是常态,其中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是一个主要的内容。而从当前查处金融大鳄的角度看,一些险资会被列为重点。此类险资的投资领域比较广泛,但往往带来了很多干扰,尤其是股权投资方面不规范,被认为是重大金融风险,所以查处符合预期。

安邦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在金融业监管趋严的背景下,下一个资本大鳄又会是谁,欢迎在文末留下您的观点。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