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大化工改名“航锦科技”,新东家和“方大系”划清界限

方大化工改名“航锦科技”,新东家和“方大系”划清界限
2018年04月05日 21:02 野马财经

作者丨高远山

来源丨野马财经

通常情况下,女生和男生分手,“规定动作”是去理发店剪头发;而“借壳重组”的企业,除了改变公司主营业务外,则多半会选择变更上市公司名称。

这不,上市公司方大化工(000818.SZ)在日前就曾发布一则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新余昊月提议将公司原名称“方大锦化化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航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旨在和资本市场上纵横捭阖的“方大系”划清界限。随后,这项议案获得了出席股东大会100%的股东通过。

4月2日,方大化工发布的最新进展称,公司于近日完成了工商资料的变更登记,并取得了更新后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正式变更公司名称为“航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至于公司证券简称的变更,方大化工董秘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表示,预计最快会在本月完成。

方大化工更名缘起

俗语有云,大树底下好乘凉。资本市场上,树大招风,有时也会引来不少麻烦。

这还要从2016年7月开始说起。

当时,方大化工的大股东辽宁方大集团和新余昊月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新余昊月)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转让完成后,新余昊月成为了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尽管如此,由于多种原因,方大化工的公司名称和证券简称并没有发生改变。

可在资本市场上,方大化工这一名称带有极强“方大系”色彩,一直和方大炭素(600516.SH)、方大特钢(600507.SH)被视为“方大系”上市公司三兄弟。虽然方大化工的实际控制人已经发生变化,但各类新闻媒体还是将方大化工与方大集团视为密切关系,这就给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造成了困扰。

为此方大化工在公告称,截至目前,方大集团及其实际控制人方威先生均非本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本公司的实际经营与方大集团或方威先生均不存在任何关联。

持股数据同样也佐证了这一观点,东财choice显示,目前新余昊月持有方大化工28.66%的股份,而方大集团掌门人方威则仅持有方大化工4.53%的股份。

除此之外,方大化工在去年10月还收购了长沙韶光半导体公司(下称:长沙韶光)和威科电子模块(深圳)有限公司(下称:威科电子),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公司的主营业务,实现了军工新业务板块的布局。

“为使本公司的名称更符合上市公司的现状,合理引导投资者,故变更公司名称。”方大化工在公告里写到。

矛盾逐步升级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方大化工的实际控制人与方大集团曾在交割过程中有纠纷发生。

2016年6月,方大化工发布公告,本着利用上市公司平台整合资源等目的,新余昊月受让方大化工1.983亿股,约占方大化工总股本的29.16%。而这部分股权正是来自于辽宁方大集团。为此,新余昊月需要向方大集团支付19.83亿元的现金。

当时,有媒体计算,该交割价格的单价较方大化工停牌前股价溢价了约52%。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通过梳理发现,2010年左右,方大集团通过拍卖获得的锦化集团持有的ST锦化股权为2.23亿元人民币,后经过多次送股和分红,市值早已浮盈数倍。

新余昊月的溢价收购对方大集团来说属于锦上添花,但整个交割过程却让新余昊月十分憋屈。

据知情人士透露,近20亿元的收购款并不是一个小数目,新余昊月的资金到位有些许延迟,为此“方大系”罚了后者上亿元的“违约金”,双方关系的裂痕由此产生。

新余昊月控股后并没有急于掌握公司的绝对控制权,在过渡期内,董事长仍由老“方大人”(特指方大集团)闫奎兴担任,新余昊月阵营的赵梦只接手了副董事长的职务。

矛盾的进一步爆发则发生在2017年4月。为了继续向军工这个新领域拓展,方大化工公告称,公司打算向威科电子、长沙韶光两家相关公司分别提供3000万元和4000万元的借款。对于此议案,董事长闫奎兴、副董事长孙贵臣却投了反对票。

2017年5月,实际控制方新余昊月方面开始对公司人事进行大规模的变更,在董事会罢免了闫奎兴董事长的职务,由赵梦接替。随后,原董秘宋立志、原总工程师罗宏、原总经理郭建民、原财务总监李晓光纷纷辞职或被免职。

“方大系”也展开了自己的“反击”,对独董人选投反对票、推荐郭建民为董事,但由于在董事会缺少话语权,提案最终未能成行。2017年底,闫奎兴、郭建民两位离开了董事会不久,因为不符合公司转型需要,“方大系”阵营的副董事长孙贵臣也被罢免。

截止目前,根据东财choice高管简介,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方大化工管理团队中再无原方大集团员工。

值得注意的是,“方大系”掌门人方威,截至2017年中报,个人依然持有方大化工9.54%的股份。但在2017年9月,方大化工公告,方威将自己所持5.01%方大化工的股份转让给了自然人徐惠工,如果用当初拍卖的成本价计算,方威在这场交易中至少获利4亿元。

根据方大化工公告披露,1964年出生的徐惠工是沈阳人,2011年,徐惠工曾持有方大化工1.84%的股权,但2015年其已不在方大化工前十大股东名单当中。

3月30日方大化工公告,徐惠工计划未来3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691.84万股,即不超公司总股本的1%。

新余昊月是何来头

方大化工的第一大股东新余昊月到底是何方神圣呢?经过层层分析后,资本市场对其也并不陌生。

表面上,新余昊月和其大股东吉安市井开区火炬树投资中心(下称:火炬树投资)都成立于2016年上半年,似乎是专为接手方大化工控股权而设立的。

工商资料显示,火炬树投资的执行事务合伙人为盛达瑞丰,而盛达瑞丰的控股股东为卫洪江。因此,如今方大化工的实际控制人其实是卫洪江。

根据天眼查披露,卫洪江在晋商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新疆盛达兴裕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速融融资担保有限公司等多家投资公司担任职务,有着丰富的资本运作经验。

相比卫洪江个人,其所控制的盛达瑞丰也不是资本市场上的“新面孔”。

盛达瑞丰成立于2007年7月,主要从事投资管理及投资咨询。股权交割当时,根据详式权益报告书披露,盛达瑞丰除火炬树投资外,还投资了53家有限合伙企业以及新余大同投资管理中心。而这些公司则主要“从事对非上市企业的股权投资、通过认购非公开发行股票或者受让股权等方式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而在公告中,也介绍了这些有限合伙企业曾经的投资项目,如对新疆熙菱信息(300588.SZ)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进行投资、参与硅谷天堂(833044.OC)资产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增发投资、以股权方式投资云南祥云飞龙再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祥云飞龙)以及对北京天宜上佳新材料有限公司的股权进行投资等。

上述投资案例中,最为被人熟知的要属祥云飞龙。2013年,圣莱达 (002473.SZ)发布了资产重组预案,祥云飞龙拟以63亿元的估值借壳圣莱达。交易前,多达38家PE突击入股,背后更有李冰冰、任泉等知名艺人坐镇。最后该重组因会计基础薄弱、内部控制不健全等被证监会否决。

除此之外,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盛达瑞丰还曾参与过湘鄂情(002306.SZ,现*ST云网)的定增以及巨龙管业(002619.SZ)收购艾格拉斯科技的重大资产重组等项目。

对此,新余昊月方面则表示,本次权益变动的目的是盛达瑞丰希望利用上市公司平台有效整合资源,改善上市公司经营情况,进一步增强竞争实力和长期经营能力。

“新主”更强?

新余昊月入主上市公司后,方大化工不仅业绩保持平稳增长,而且还展开了一系列资本运作。

据方大化工2017年年报,公司全年营收为34亿元,同比增长30.52%;实现净利润2.56亿元,同比增长128.01%,两项经营指标均创造了上市公司的历史新高。

至于业绩增长原因,方大化工在公告中称,2017年受国家政策影响,化工行业持续向好,方大化工化工产品销售价格较上年同期上涨,公司紧抓市场机遇,严格管理,加大技术改造投入,控制生产成本,促使化工业务利润大幅增加;此外,收购的长沙韶光和威科电子两家军工企业都超额完成了业绩承诺。

而此前中信建投也曾发布研究报告称,长沙韶光与威科电子2016年的整体净利润率达28.3%,高于方大化工原化工主业4.28%的净利润率水平,将大幅提升公司整体盈利能力。

不过,业绩虽好,对于改名事件,深交所还是发布了关注函,要求方大化工补充说明,其军工新业务最近12个月已实现的营业利润是否占到上市公司营业利润的比例达到30%以上,是否履行了董事会审议程序,以及按照规定补充公司主营业务情况以及独立董事的意见等。

据方大化工对深交所的回复函显示,威科电子和长沙韶光两个军工标的,2017年全年的营业收入和营业利润分别占上市公司的比例分别为9.84%、30.30%。符合新业务最近 12 个月已实现的营业利润占上市公司营业利润的比例达到30%以上的原则。

对于方大化工变更名称一事,金葵花资本投资总监亦对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评价:“只要符合要求,改个名字也无可厚非,毕竟PE也想建立自己的品牌。”

你认为变更了公司名称后的方大化工能彻底摆脱人们心中“方大系”阵营的固有印象吗?评论中说一说吧!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