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亿元去向不明,“360概念股”天业股份如何被掏空?

52亿元去向不明,“360概念股”天业股份如何被掏空?
2018年05月05日 20:32 野马财经

作者丨缪凌云

利用一些并不复杂的手段对财务数据进行调节,藉此取得大量借款,而后通过应收、拆借、担保各种途径将资金转移。

最终财务变脸、上市公司深陷泥潭之时,数十亿的资金已然不知所踪,只剩下众多难以抽身的投资者。

事后来看如此手法并不高明,只是,为何屡屡会有公司得逞?

笼罩着“360概念股”光环的天业股份(600807.SH),一度受到众多投资者的追捧,然而一年不到的时间,却陷入了ST带帽,并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境地。

巨额借款侵蚀利润

天业股份的主营业务为房地产、矿业及金融,一直以来,经营状况似乎还算不错。

2016年实现营业收入20.98亿元,同比增长72.96%,实现归属净利润1.35亿元,同比增长17.56%,甚至在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依旧取得了0.94亿元的归属净利润。除此之外,2016年,其还参与了奇虎360的私有化,持股比例近1%(重组完成后)。

基于如此背景,近年来天业股份大量举债,其2016年末融资总额42.53亿元,同比剧增167.65%;2017年这一数字再度增长20%至51.11亿元,达到营业收入的两倍有余。

按照常理,一家公司进行借款,目的无非投入到经营或者并购两种扩张途径中去,但很显然,天业股份还有着其它想法。

根据2017年报,天业股份其他应收款余额26.46亿元。高级会计师刘文斌向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解释,其他应收款是由与公司主营业务无关的往来款项形成,常见的有赔款、罚款、为职工垫付的费用等,一般情况下数额不应该很高。然而,天业股份该项目中却有着大量的资金拆借与往来款项。

刘文斌进一步分析,押金、保证金,代缴代扣这些项目没有什么异常。资金拆借顾名思义就是借款,“往来款”的范围则要宽泛、模糊地多,但无疑都是对正常经营资金的占用。

上文提及,天业股份2017年末融资余额51.11亿元,众所周知借钱要给利息,为此公司2017年背负了6.57亿元的财务费用,对比18.36亿元的营业收入,占比超过三分之一。

以此计算,26.46亿元的资金成本至少在3亿元级别,然而野马财经注意到,2017年天业股份其他业务收入不过1亿元。换句话说,支付了大量利息借来的钱被转移了出去,资金成本则留给了上市公司,侵蚀着利润。2017年,公司业绩变脸,巨亏2.27亿元。

更加重要的是,这些巨额资金到底流入了谁的腰包也是笔糊涂账。

52亿元去向不明

2018年4月26日,针对天业股份的年报,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一份《非标审计意见专项说明》,表示无法证实公司共计52.36亿元资金的去向,公司也因此被ST带帽。

这其中13.95亿元为对非金融机构及个人的借款,应该算在前文所述的“其他应收账款”名下;29.53亿元为商业保理资金,算在“应收账款”名下。

值得注意的是,应收账款是由主营业务产生,这部分资金无法证实去向意味着这部分主营业务的真实性无法保证。进一步分析,天业股份2017年应收账款余额33.34亿元,同比增长近3倍,也就是说无法证明去向的29.53亿元,几乎都是2017年“突击”增长而来。

一个同样需要注意的数字是,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天业股份现金及等价物余额尚有11.97亿元,2017年底,只剩下了0.77亿元。短短3个月,10亿级资金消失。

在借来的51.11亿元中的绝大多数离开了上市公司,流向了未知人士的手中后,天业股份还有11.67亿对外担保去向不明,上市公司最后的价值——信誉也被充分利用。

被贱卖的“三六零股份”

很多投资者向野马财经表示,他们当初选择天业股份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环绕在其头顶的“三六零概念股”光环。

2016年4月27日,天业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出资69950万元参与成立天盈汇鑫,股份占比99.93%,而后以之旗下中恒星光为LP入股宁波挚信,直接投资奇信通达0.39%股份并拥有其控股股东奇信志成1.18%的股权。

重组完成后,宁波挚信、奇信志成占三六零(601360.SH)股份比例分别为0.37%与48.74%,以此计算,天业股份间接持有三六零约0.95%的股份。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17年报中,竟然出现了该笔股权已经被转让的消息,但在上交所网站却没有任何公告披露。甚至连具体转让价格都没有明确给出。

上图截自2017年报

野马财经注意到,天业股份将间接持有的三六零股份算在了“可供出售金融资产”栏目下,以此变动及上图所述“三项股权共计增加公司2.46亿元利润”计算,出售价格不超过10亿元…

要知道,即便以如今2486亿元的总市值计算,价值尚有23.6亿元。而若以2017年12月28日市值计算,则高达31亿元。

对于这一交易的价格到底是多少,又为何会达成,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试图联系天业股份,不过截至发稿尚未取得回复。

优质资产突然转让,业绩大幅变脸,巨额资金不知所踪,年报被无法出具意见,股票带帽,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公司前途未卜……更令投资者糟心的是,如此境地之下,天业股份抛出了一份股权激励终止公告。

2016年公司曾经推出一项股权激励计划,但很多股票目前尚处禁售期,而且以公司目前状况复牌后会有几个跌停尚未可知,在如此情形下,天业股份宣布终止该计划,并斥资8.84亿元对这些股份进行回购,当然,拥有这些股票的15人皆为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及其它高管、骨干……

至于其他的投资者,或许只能寄希望于接盘侠赶快出现,以及更加漫长的证券索赔。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臧小丽律师对野马财经表示,一旦监管部门对*ST天业的立案调查程序结束,并且作出相应的行政处罚,受损投资者即可依法主张索赔。

至于索赔的对象,除了上市公司主体之外,如果证监会认为实际控制人,或者其它控股股东有责任,可以将之列为共同被告,要求承担共同赔偿责任。

复盘天业股份近年发展的过程,制造利好,大举借债,大量资金去向不明,最终业绩变脸,被ST带帽,立案调查,其过程可谓与不久前的龙力生物(002604.SZ)如出一辙。

为何如此并不算高明的手法却能屡屡奏效。一位私募机构人士向野马财经表示,这其中既有公司对现有信披制度的充分利用,也有包括第三方分析机构、投资者自身对于基本面的忽视,当然,或许还有一些更加特殊的原因也未可知。

天业股份实际控制人为曾昭秦,其父亲曾广福为全国第一代劳模。莘县政府网站显示,早在2012年曾广福纪念馆开馆仪式上,曾昭秦还曾与原山东省国资委主任曾昭启一同出席。

如今,六年的时间过去了,天业股份竟已成为这般景象,其中最核心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欢迎在文末留下您的观点。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