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国强的困惑与碧桂园的焦虑

杨国强的困惑与碧桂园的焦虑
2018年08月03日 21:03 野马财经

作者 | 缪凌云

来源 | 野马财经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们能不能教教我”,被问及碧桂园为何会连续出现如此多事故、还想不想当行业老大时,杨国强猛地坐直了身子,略显焦急地答到。

一个小时,十多个问题的问答环节,杨国强说了三次“我真的不知道了”。

这似乎不该是一家上市公司、全国销售第一的房地产公司董事局主席在如此正式的场合应有的回答,倒像是一位普通人竭力想自证清白时的束手无策。

碧桂园,这家新晋不久的行业老大,正迫切地想从风暴中抽身。

广东的夏季天气变幻无常,不经意间便会黑云压城,暴雨倾盆。这与碧桂园(2007.HK)近日的处境颇为相似。

从2018年4月开始,广西崇左、上海奉贤、杭州萧山、安徽六安,全国多地的碧桂园工地上皆出现了坍塌事故,行业“一哥”的位子还没有捂热,碧桂园便陷入了舆论的漩涡。

8月3日,距离六安事件恰好七天,碧桂园在顺德市集团总部召开了媒体见面会。包括董事局主席杨国强、总裁莫斌在内的几乎所有高层皆有出席。

杨国强的“三不知”

作为碧桂园的创始人与灵魂人物,杨国强很少出现在媒体面前。一是因为他比较难懂的“顺德普通话”,二是因为他性格的直来直往。

上图为杨国强

此次见面会对碧桂园来说可谓十分微妙,杨国强面前原本放着一叠准备好的稿子,然而他的三次“我不知道”,显然不是计划中的回答。

第一次正是来自于对高周转、“五星期造家”的质疑。

杨国强右手在胸前挥了挥,焦急而又无奈地说,“不晓得怎么去解释这个事”。但莫斌试图接过话茬时,他又迅速抢了回来。农民工出身的杨国强,一边扒拉着手指,一边如数家珍地介绍:造一层楼要5天都不止,两层高的售楼部我们只要求3个月出来......“怎么可能35天交楼,可能大家有什么误会吧”,他如是感慨。

第二次则出现在关于“希望社会因我们存在而美好”的碧桂园,为何近期带给了社会诸多“不美好”的提问。

这次杨国强显得更加着急,在提问还没有完全结束时就脱口而出,“我真的不知道啊”。

“16年前我就建立了国华高中,我公司现在有1000多位博士,我就想跟一批优秀的人同行;我是时代的幸运儿,四十年前工地上的农民工,有一位就叫杨国强,现在我想为城镇化建设尽点儿力;我真是天下最笨的人,我本可以和王石大哥去爬珠穆拉玛峰……”

这一系列回答似乎毫无逻辑,令人摸不着头绪。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则注意到了几个细节。国华高中是一家全免费公益学校,名字来自杨的哥哥“杨国华”;在碧桂园的高管荐书区中,有很多本红色人物传记;“1000多位博士”,是这位农民工最自豪、最常挂在嘴边的事情。

最后一次是对于“是否还想当老大”的疑问。

杨国强的回答是,“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了,你们教我怎么做才能好一些”。很显然,精通建筑的他对舆论的规律并不了解,无论主动被动,拿下了“老大”的头衔,随之而来的自然是无尽的闪光灯以及更多层面的审视与监督。

碧桂园严阵以待

与循规蹈矩的官方回答不同,杨国强的“三不知”让我们看到了碧桂园的另一面。

63岁,起身版筑之间的他或许是一位有着情怀的人。只不过,仅靠情怀并不能解决眼前的问题。

于是,有着丰富从业背景、经验的莫斌等人,也分别针对各种类型的质疑作出了详细的回应。

针对最核心的数起工地事故,总裁莫斌承认了出事项目的确存在擅自赶工的现象,存在管理不到位的问题,并鞠躬致歉。

上图为莫斌鞠躬道歉

莫斌表示,7月27日公司已经对全国所有在建项目进行了停工整顿,且对包括自己在内的一系列负责人进行了批评、减薪、降职、免职、除名等处理。调查报告出来后,还会进行追加处理。

至于未来,莫斌介绍了“五个进一步”的防范措施。

一是加强质量、安全隐患检查工作,发现问题立即停工;

二是加强集团内部管理与延伸管理。将团队激励机制与安全质量挂钩,采用一票否决制;

三是优选合作伙伴,加大合同中针对质量、安全条款的奖励比重,并标明“凡是发包方发出的指令,存在安全和质量隐患,施工方有权拒绝,并向(发包方)上一级报备”;

四是推进工地开放,业主、媒体等可以在施工阶段进入工地,共同监督项目质量;

五是大力推动SSGF新工艺,在2020年实现项目的全覆盖,用技术手段解决渗水、空鼓、开裂等现象。

除此之外,就负债、加班、工期等问题,碧桂园各个具体负责的管理人员也都进行了回应。

首先是9331亿元债务。碧桂园首席财务官伍碧君表示,这些债务中包含了3467亿元的预收款项,真正的有息负债仅为2148亿元;公司目前现金/短期贷款比重超过两倍,现金流充足;其同时强调,房地产企业常用的净负债率,公司为56.9%,处于稳健水平。

其次关于“接到项目后当天出图”。碧桂园总设计师黄宇奘称,一天出图是“规划图”而非施工图。而且这主要是因为碧桂园标准化作业程度很高,且在接到项目、拿到土地前有40多天前置工作,很多事情在这一阶段已经做完了。

针对最引人关注的高周转与房屋质量的问题,碧桂园运营中心总经理陈斌强调。高周转指的是资金的周转速度,具体到工程上则是指通过科学的策划将空置时间节省下来,从产业链管理、高度标准化、工作前置三个方面实现周转速度的提高。

行业的焦虑

从董事局主席、总裁到各个条线的高管,风暴中的碧桂园可谓严阵以待。

市场认为问题根源来自于过于追求高周转对质量的忽视。碧桂园则努力剥离二者的关系,强调高周转是对建设链条、流程、工艺等诸多环节科学改造后自然而然的产物。

何为因何为果每个人心中都有各自的判断。而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发现,在销售量不断上升的同时,碧桂园对自己所处的行业却有着更加谨慎的态度。

当下,房地产调控、房产税渐进、长租兴起,房地产行业寒冬论调出现。对此,碧桂园首席财务官伍碧君说了一段颇有意思的话:

“国家希望地产行业平稳发展,我们也希望行业平稳,因为地产涉及到几十个相关行业。上市之初老板就定了调,希望即便风险来了,我们也是最后一个站着的企业。(当初杨国强的原话是“最后一个倒下的企业”)”。

杨国强的话语则更为直接:“不能总在房地产待着,总要转型”。

换句话说,作为行业大哥的碧桂园,一边在努力奔跑,一边在认真思考如何“转型”。

当然,碧桂园转型的方向为机器人与农业,这两者皆与房地产关系颇多。例如园林绿化中的苗木种植,以及建筑施工的智能化、机械化。

“我梦想20年后,工人和农民的工作可以被机器人所代替。既能解决农村人口短缺问题,又能减少建筑施工中很多工人风险(如高层施工等)”,杨国强强调。

当然,所有的惩罚、道歉、补救所针对的也只能是身后事,对于已经付出生命代价的人已经于事无补。希望血的代价能够让碧桂园警醒。你认为碧桂园应该怎么做,才能走出当下的泥潭?欢迎在文末留下你的观点...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