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能源股价巨震20%,这家营业部狂卖2亿股,信托计划出逃?

新潮能源股价巨震20%,这家营业部狂卖2亿股,信托计划出逃?
2018年05月10日 22:04 e公司

前天是*ST尤夫,昨天是德联集团,今天又是新潮能源。“天地板”正在A股“每日一演”。

但对于今天的新潮能源股价的“天地板”来说,可能非比寻常。

由于单一营业部成交额高达5.88亿元,相当于公司2亿股的成交量,而新潮能源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除了控股股东之外,并无拥有如此大量的持股数量的单一股东现身,因此,极可能是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多路结构化信托计划携手出逃,从而带来了公司股价在复牌首日的巨震。

果然如此的话,新潮能源正在迎来流通股股东的“大换血”。这一判断的最终答案,我们将在公司半年报中正式看到。

复牌首秀竟是“天地板”

5月10日9点30分,停牌两个多月的新潮能源迎来复牌,以“天地板”的姿态迎接首秀。

从开盘涨停价格3.58元,到持续半个多小时的2.93元跌停价格,公司股票全天振幅达到20%,换手率超过16%,11.9亿元的成交额更是创下多年新高。

整体来看,新潮能源的“天地板”首秀,恰似一个跳水运动员的完美演绎:高台起跳、扎入水底、水面潜行。

第一时段“短期亢奋期”:新潮能源以3.58元的涨停价开盘。

公司股价开盘强势,并非空穴来风。实际上,在5月10日,由于前日国际石油价格大涨,A股的石油和油服板块多数个股都表现抢眼,截至今日收盘,包括康普顿、仁智股份和通源石油在内的多只个股还封在涨停。这是公司股价实现涨停开盘的基础。

第二时段“火速变脸期”,开盘后直线下挫,直奔跌停。

新潮能源封在涨停位置的好景仅在倏忽之间便乌飞兔走。几乎与开盘同步,公司股价便直线跳水,而后直至跌停。从10点整到10点30分左右,该股股价以2.93元始终处于跌停状态,跌停封单超过11万手。

记者查阅当日公司股票成交明细发现,在这段期间,几乎全部都是数千手到两万多手的大单“霸屏”,可见,多空双方都派出了主力干将互相交锋。但从开盘1个小时的股价走势来看,空方明显占了上风。

第三时段“多空拉锯期”:多头发力,旱地拔葱,而后陷入拉锯,直至收盘。

从10:38分开始,多方突然发力,尤其是3笔接近5万手的买单,瞬间将公司股价从跌停价格旱地拔葱式拉起,此后公司股价陷入震荡,直至收盘下跌近5%。

从基本面看来,新潮能源也堪称一只转型较为成功的中盘公司。公司从2014年开始谋划转型,历经四年的时间,新潮能源已经成功转型为海外油气勘探开发企业。受益于原油销售利润大增,新潮能源2017年净利润大增超3倍,实现扭亏为盈。同时,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9.66亿元,同比增长1551%;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510.5万元,同比增长328%。

更为有利的条件是,由于新潮能源此前收购的油田多在美国,这会直接享受美国税改带来的利好。有分析师表示,实施新税制后,油价每上涨5美元,新潮能源对应业绩弹性将分别达3.1亿元和4.2亿元。

而从公司消息面来看,则在短期遭遇到外延并购的戛然而止。今年3月,新潮能源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公司拟收购深圳汉莎企业管理有限公司100%股权。深圳汉莎拥有深圳汉莎物流园,该物流园位于深圳市宝安机场航站四路;园区建设用地面积16.21万平方米、规划总建筑面积29.60万平方米。但由于本次重组交易双方就重组交易中的交易价格和交易方式等相关细节未能达成进一步的一致意见,公司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值得注意的是,新潮能源股权分散,这为多空双方的争夺与较量提供了土壤。根据一季报,深圳金志昌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但是持股比例仅占公司流通股本的14%,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仅为5%;而公司第十大流通股股东全国社保基金407组合持股也仅为1186万股,占比仅为0.5%。

多路信托计划疑似携手而逃

由于振幅巨大,交易所在10日晚间公布了新潮能源的交易龙虎榜单。从龙虎榜单来看,卖出金额最大的前5名交易营业部,除了一家机构专用席位之外,其余全部为深圳和广州的营业部资金。

其中最大的中信建投证券广州市中山三路营业部卖出金额高达5.88亿元,占到当日成交比例的接近50%。这笔大额卖出,无疑成为5月10日将新潮能源股价砸至跌停的主要力量。

根据证券时报记者粗略计算,倘若按照新潮能源今日跌停价格2.93元计算,这笔5.88亿元的卖单正好成交了2亿股。而这也是该营业部多年以来金额最大的一笔卖出操作。

但是,如前所述,新潮能源股权分布非常分散,截至第一季度,除了深圳金志昌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流通股超过2亿股之外,其余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的持股数量均不足2亿股,甚至多数股东的持股仅为1000万股规模。

那么到底是谁将这笔巨大抛单“祭出”,并将公司股价直接打到跌停呢?

资深市场人士给出的答案是,并非单一股东在出售。

“通常而言,上榜的营业部不会仅仅对应一个买家或卖家,由于新潮能源前十大流通股东中,结构化信托计划占到多数比例,而监管层此前做出规定,相关存续资管产品杠杆倍数不符合规定的,合同到期前杠杆倍数不得提高,不得新增净申购规模,合同到期后予以清盘,不得续期。因此,从新潮能源交易龙虎榜单来看,大概率是这些信托计划携手卖出。”

这种判断能否找到依据呢?记者找到了龙星化工近期的一组交易数据,可以对这种判断进行作证。

龙星化工在3月27日曾出现一笔大宗交易,中信建投证券广州中山三路营业部同样出现在卖方营业部中。且当日龙星化工的成交量为853.95万股。

而根据龙星化工的1季报,截至今年3月底,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光大·胜券15号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正好退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而其此前的持股比例正是853.95万股。

由此说明,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光大·胜券15号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交易营业部,正是中信建投证券广州中山三路营业部。

巧合的是,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光大·胜券15号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正是新潮能源第七大流通股股东;而5月10日上榜的卖出营业部,也正是中信建投证券广州中山三路营业部。因此,我们可以推论,光大兴陇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光大·胜券15号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大概率在5月10日盘中,趁着新潮能源股价的拉高,火速进行了大规模甚至是清仓式的卖出操作。

实际上,除了光大·胜券15号结构化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外,对新潮能源持股比例最大的信托计划——陕西省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陕国投·鑫鑫向荣93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大概率也在10日实现了大规模甚至清仓式卖出操作。

这种判断原因有二:

一方面,陕国投·鑫鑫向荣93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持有新潮能源1.8亿股,倘若其“缺位”今天的卖出,新潮能源很难实现高达2亿股的卖出规模;

另一方面,即便其所持有的1.8亿股全部卖出,虽然占到公司流通股本的7.6%,但是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仅仅为2.66%,并没有触及新潮能源发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的红线。

正是由于多路信托计划在5月10日新潮能源股票拉高之际,进行了大举卖出操作,才使公司股价在涨停价为仅仅是昙花一现。

而由于多路信托计划疑似已经清仓,到半年报时,我们大概率将看到新潮能源前十大流通股股东的“大换血”。

为什么多路信托计划会选择今天这个时间节点一致出逃呢?对此,有机构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分析说,监管层此前就对信托计划杠杆进行了限制,但由于新潮能源前期数月都处于停牌状态,部分结构化信托计划没法及时清理卖出,因此趁着公司复牌的首日,趁着公司股价涨停的“东风”,第一时间对股份进行处理,便成为必然。

重视中小投资者保护

在多路资金的觥筹交错间,有没有中小投资者上钩追高买入呢?

根据记者粗略估算,上面这位股友10万股成本价格为35.8万元,按照3.09元的收盘价格计算,当天浮亏5万元。求心理阴影面积……

新潮能源的“天地板”,有一个标志性的意义——在A股历史上,容易出现“天地板”的股票,通常都是基本面较差的ST股和小盘题材股,类似新潮能源这样市值超过200亿元的中大盘股,也加入“天地板”的阵营之中,非常罕见。这说明,多重因素下,“天地板”阵营正在持续扩围。

而在部分公司“天地板”的股价走势形态背后,还伴随着吸引跟风盘买入的“负效应”,以便实现自身更大笔资金的成功卖出。因此,在监管层密集布局对“妖股”炒作稽查执法的同时,也宜适时将振幅较大的疑似操纵股价的行为纳入监管重点,以保护中小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