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锋:个税改革的关键在不让纳税人抱怨“我亏了”

肖锋:个税改革的关键在不让纳税人抱怨“我亏了”
2018年03月14日 10:53 功夫财经

文|肖锋 社会趋势观察家

七年前,居民人均收入21000元,现在居民收入达到了36000元,上涨了50%,本次个税上调至少50%是大概率事件。

但问题的关注点不应只是起征点,还有税负公平与对应的权利。

什么是个税改革背后的真命题?

第一,是否向工薪阶层,尤其是新中产群体倾斜,以减轻他们的家庭负担,让其消费升级、子女教育和医疗、房贷负担能够减低。

第二,是否个税还是“工薪税”,如何让高收入群体、其他收入方式的群体也能够纳个税。

第三,是否有税负获得感,个人纳税就应该有相应的权利和福利待遇。“人生唯有死亡和纳税不可避免”是西方的至理名言,前提是我纳税应该得到相应的福利待遇和保障。

个税改革努力的方向应该指向哪里?

首先,个税改革应因地制宜、因家制宜。

1、因地制宜。因为地区差,不应全国一盘棋。提高个税起征点,这是好事。问题是提到多高适宜呢?在特大城市,一万元的收入可能是个月光族;在中小城市,三五千也能过得有滋有味。

董明珠提出个税起征点至1万元。“孩子教育费用不低,比如小孩在私立幼儿园,一个月大概要3000元,甚至更高。一年几万元的教育费用对普通家庭压力不小,如果加上房贷,对生活确实会有影响,所以我觉得3500元个税起征点要改,应该提高到1万元。”想必她参照的是格力公司所在城市珠海的情况,内陆中小城市未必如此。

中国太大,发展不平衡,应该分几个税级,就像出差补助一样,出差至北上广深当然与去遵义这类三四线城市花费不同。

2、因家制宜。因为家庭情况差别太大,有人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即单身,有人是“一人挣钱仨人花”即夫妻只有一方有工作,有些家庭还要负担老人的养老问题。同样拿着万元的工资,上有老人要赡养、下有小孩要教育,那与单身贵族不可同日而语,怎么能是同一税率呢?

在发达国家,如果夫妻一方没工作要照顾小孩,那么有工作一方的所得税率立即降一个征收级别。不仅如此,小孩还有“牛奶金”等多项补助。

3、当然就是阶层差别了。个税征收工薪阶层首当其冲,而有股息分红还有投资收入的,以及有企业报销的富裕阶层,个税却征收不到。例如,某企业CEO只给自己开1元年薪;某沿海地区土豪毕生的工作,就是开着宝马收房租;不少金融人士辞职在家当职业股民,赚得盆满钵满……

所以,长期以来有“个税是用穷人的钱来补贴富人”的说法,富人不交税却也享受着公共福利。

其次,要解决税负获得感问题。

大家都觉得少缴或不缴才好,为何?交了税负没有相应的获得感,没有权益和福利对应,于是产生一种相对剥夺感,“我亏了”。

比如户籍不在原籍的“飘一代”们,有统计说,现在六成的80后都不在出生地学习和工作,90后往后更是如此。那么,他们在奋斗的城市交了个税,却享受不到相应的教育、医疗和养老权益,这不是最大的不公平吗?

据估算,一位万元月薪的工薪族,加上单位要交的五险一金,最终要去到1.4万元左右。而按过往个税税率,他实际每月到手的只有7500元,也就是说,以他名义上交的另外7000元,如果他不是本地户籍的话,是不能享受到相应福利的。这笔额外的钱将来他向谁去要?于是产生“我亏了”的想法。

再比如,要增加富人个税,就同时要为企业减税。否则我们就当之无愧是世界最高税负的国家了。根据世界银行的测算,中国企业的总税率远远高于美国的总税率。2016年,美国企业的总税率是44%,相比,中国的企业总税率达到68%。再如果,富人的产权和人身权益得不到保障,他们能不产生“我亏了”的怨气吗?能不一走了之吗?

个税改革的关键在税负公平感和获得感,只有这样,才会有纳税光荣的普遍共识,社会各群体才能和谐发展。而这不是简单提高起征点能解决的,个税应该不断细化完善下去。

思 考 题

对于交过的那些税,你觉得亏了吗?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