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福重:应当立即制止对网约车的疯狂绞杀

王福重:应当立即制止对网约车的疯狂绞杀
2018年08月08日 11:34 功夫财经

■文|王福重☞经济学教授

新闻背景

2016年7月28日,交通运输部等7部委联合发布"网约车新政",一系列规范网约车运营的规定出台,整治网约车乱象的力度进一步加大。今年7月1日,《北京市查处非法客运若干规定》正式生效,未经许可擅自从事或者组织从事网络预约出租汽车客运经营的,将受罚款、扣留驾驶证和车辆,并将违法行为主体纳入信用信息系统等处罚。

从市场反馈看,网约车平台都不同程度受此影响,出现无车接单、加价等问题,增加了北京打车的难度。

据中国信通院政经所研究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7月,全国共有210个城市(出台了网约车细则文件,覆盖率为62.1%。" 截至7月25日,近30天内,北京打车难百度指数环比增长420%。2018年3-7月,北京市网约车应答率下降22%,单均应答时长增加3.4倍。据媒体报道,有乘客排队叫车排了上百号,犹如去医院挂号。"

7月以来,北京等城市重新出现了打车难,部分市民怨声载道。这是因为,所谓的网约车新政卷土重来,对网约车不遗余力地赶尽杀绝。在此恐怖气氛中,司机们作鸟兽散,嘀嘀等网约车已经名存实亡。

有关部门理直气壮绞杀网约车,是因为他们在进行所谓的执法。这个法大概有三条内容:

第一条,网约车必须登记,改为运营车

因为私家车和运营车,报废年限不一样,运营车使用年限更短。司机当然不愿意变更,但不变更就是非法运营,抓住就要罚款几万元,还要扣车。

私家车不能运营这个规定貌似有理,但其实是一种刻舟求剑式的,落后的管制思维。任何法也要讲理,那种不合理的法,是胡来,迟早要废除。网约车是新生事物,不能按照管理出租车那样管理网约车。

网约车不是出租车,出租车属于出租公司,出租司机属于出租公司员工(要交五险一金等等),而网约车属于个人,网约车平台如嘀嘀只是一个技术或者一个算法,把私家车和消费者聚合起来,消费者本身并没有车,也不养司机,这是共享经济的特征。

有关部门这样规定,也许出于好心。我想,这种好心无非是为了乘客的安全。但是车辆是不是安全,网约车司机比有关部门更了解。如果车是不安全的,网约车的司机自己也处于危险当中,就不会去拉客,赚钱。过去我们对私家车,也一年一次年检,现在这个规定已经取消了,这就是基于人是理性的合理假设。

个人比他人更关心自己的安全。既然网约车的车,是合格出场的,司机是有驾照的,这些都已经在网约车平台上登记和备案。乘坐网约车就是安全的。不是说非要转成运营车,非要拿运营牌照,才是安全的。

改成运营车,不一定就更安全。前些日子,有些媒体报道了几起网约车司机耍流氓的事件,似乎是配合这个新政的宣传。但其他车,出租车,公交地铁,飞机高铁,一样有耍流氓的,飞机驾驶员不是还有在驾驶舱抽烟的吗。

但不能用小概率个案否定全体。也许更重要的是,网约车司机也是照章纳税的,由平台代扣代缴,一点错不了,他们对社会是有贡献的。

而且,他们都是照章纳税的,而且并非微不足道。没有安全问题,又照章纳税的群体,为什么要限制人家?

第二条,在北京开网约车必须有北京户口

这就是户籍制度的基础血统论了。这也许是因为出租车就是这样规定的。北京出租车司机都是有北京户口的,多数都是北京郊区的农民朋友。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出租车,以至于现在的网约车司机,必须有本地户口。

为什么不规定,在东城区开车要有东城区的户口,西城区开车有西城区的户口,国贸大厦开车要有国贸的户口呢,这并不比要求网约车司机有本地户口更荒唐。

最近几年,我们政府出台了很多的,新规定,就是破除户籍制度的樊篱,建立统一有效的劳动市场。连一个城市的领导可能都没有本地户口,做其他生意的也不见得有,为什么要求一个网约车司机有本地户口?难道本地户口的人比外地户口的人,更守规矩,更可信,服务更优?

第三条,网约车的轴距也要达到要求,差不多20万元及以上的车才可以。

这条规定不但苛刻,而且太搞笑。对乘坐网约车的乘客来说,要的只是从此到彼,快速到达,不用坐非常拥挤的公交和地铁,或者说,为了解决紧急的需要。比如孩子生病了,要到医院去,不想在路边儿绝望等待经常拒载的出租车,坐公交也不方便。他们并不在意这个车是不是20万的,5万的也可以,只要安全快速送达目的地就行。

规定网约车这么高档,好比说,你饿得要死,有两个馒头就可以充饥,可是他们非要让你去酒店吃大餐,这难道是为了你好吗?有个专家说,网约车不是解决普通工薪阶层需要的。可是,因为利用了高科技手段,利用了闲置的资源,网约车价格大众已经可以接受,为什么非要把他们逼成奢侈的高价出行工具?

曾几何时,网约车也被当成某种政绩来宣传,而且被赋予“共享经济”和“互联网+”的美名,当时我还觉得有关部门非常开明,现在却是非常失望。本来网约车彻底解决了大城市存在几十年的打车难顽疾,可以说为有关部门分了忧,在一定意义上这正是成了打压网约车部门存在的原因。

用一句俗语就说,网约车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衷心拥护。那为什么有关部门对网约车这样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呢?也许是兔死狐悲,鸟尽弓藏的忧患意识?我注意到,北京市某大型国有出租车公司的出租车全部转成了网约车。他们当然不会被扣车、被罚款,因为这些车都符合要求,这些司机,都是本地户口。

而自打网约车新政变本加厉实施以来,偶尔能打到的网约车价格贵了几倍,新政和这个事件,有没有什么关联呢。这是不是歧视和支持不正当竞争呢?

网约车具有高度信息透明,过程公开,计量准确的特征,这些让网约车成为可以自我管理的系统,而不再需要有关部门操心,越是操心,情况就越是糟糕,除了有关部门过把管制的瘾,所有人都是受害者。

网约车,还解决了一千多万人的灵活就业问题,其中包括300多万复转军人。所谓的网约车新政,严重影响了就业,影响了市民的出行。

也许有关部门会说,不坐网约车,可以去坐公交车,坐地铁;当然可以,但是,我们有时候确实需要网约车,特别是在有紧急需要的时候。

而且,随着经济增长,收入水平提高,人民应该获得越来越优质的服务和消费体验,这是生活水平提高的一部分,如果本来我们可以自愿选择网约车,现在又不得不去坐公交车和地铁的时候,我们的生活水平就下降了。而这并不是因为生产力或者供给水平不够,而是有关部门的所谓新政的阻碍。这种新政,不是为市民服务而是捣乱了。

当技术进步依然出现,产生新的业态形成,有关部门首先是要学习适应,而不是用老脑筋去套新生事物,那是怎么看怎么别扭的。而改革的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要改变那些不适合生产力发展的生产关系,包括各种管制。

因此,应该立即取消各地关于网约车的土政策,停止对网约车的疯狂绞杀。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