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了邓文迪又来了超模 传媒大亨默多克有滋味爱情的背后

离了邓文迪又来了超模 传媒大亨默多克有滋味爱情的背后
2018年03月14日 08:19 一波说

导语:“铁打的信托,流水的老婆”!擅用信托管理分配财富,把财富的所有权、收益权以及经营权适当分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家族内斗,保证家族企业不会因财产分割而七零八碎。

“2018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排行榜”近日发布,86岁的传媒大亨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家族,以150亿美元财富名列榜单第94位。

二年前,在与前妻邓文迪将近15年的婚姻破裂后,默多克又迎来人生的第4段婚姻,与比他小25岁的美国超模杰莉·霍尔(Jerry Hall)完婚。悲欢离合对富豪而言,除了感情之外,也是一个重大的财富重组,为何默多克敢爱又敢离,一次次享受有滋有味的爱情生活?

默多克或在选择接班人十字路口

默多克与第四任妻子杰莉·霍尔

至今为止,迎娶杰莉·霍尔之前,默多克有过三段婚姻,与前三任妻子共育有四女二儿。

1956年,默多克与第一任妻子帕特结婚,生下大女儿普鲁登斯后,于1967年离异。同一年,他又与当时担任英国《每日镜报》记者、19岁的安娜结婚,生下1个女儿和2个儿子,这段婚姻维持了32年。与第三任妻子邓文迪,有近15年的共同生活,生下2个女儿。

英雄亦有垂暮之年,好汉不提当年勇。去年年底,美国传出一起媒体并购案:默多克旗下的21世纪福克斯电影及电视资产出售给迪斯尼,整个并购资金总额高达524亿美元。从买家变成卖家,向迪斯尼出售手上大部分娱乐资产,是退却、不看好,还是另有他想?

美国《华尔街日报》在相关评论文章指出,“媒体行业的变化已经改变了默多克的想法;同时,恰巧在这个时间点进行一桩交易或许会使默多克家族的接班人计划明朗化。”

自2013年默多克和邓文迪离婚风波后,选定接班人,似乎成了一场与时间的赛跑。2015年,默多克将与第二任妻子所生的二个儿子拉克伦·默多克(Lachlan Murdoch)和詹姆斯·默多克(James Murdoch)推上了台前,进入接班准备。

离婚风波虽对事业未造成多大影响,可默多克还是做出一项重大决定,将其控股的新闻集团“一拆为二”:即以媒体和出版为主体的新闻集团,以娱乐为主导的21世纪福克斯。新闻出版事业版图是默多克平生“最爱”,但其创造的利润仅是“21世纪福克斯”的1/10。

此外,他还对“21世纪福克斯”进行了分权安排,今年49岁的哥哥拉克伦与父亲默多克共同担任公司的联合执行董事长,而今年47岁的弟弟詹姆斯·默多克则出任CEO,父子三人共同执掌“21世纪福克斯”。

默多克与二个儿子

即便默多克于2014年开出800亿美元高价,试图收购影业巨头时代华纳,即便默多克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企业家,与他钟爱的媒体部门相比,娱乐却一直不是他的“真爱”。这方面,兴趣大于商业理性,否则何来“性格决定成败”之说。

让两个儿子上位,默多克除了选择继承者之外,也许有“护犊之心”。当过13年新闻集团CEO的彼得·切宁,曾一度被视为默多克的接班人,可他却在公开场合嘲弄默多克的大儿子拉克伦·默多克,以至于2009年默多克断然拒绝与切宁签署续约合同,重新选择可信任的高管。

默多克大儿子拉克兰·默多克

长子拉克兰·默多克,曾一度是默多克最看好的接班人,大学毕业后,他就协助父亲打理传媒产业。可在历练时,拉克兰有“四不顺”:第一不顺是搞不好与继母邓文迪的关系;第二不顺是执掌新闻集团中,有几次投资失败且亏损不小;第三就是与公司高管切宁“不对路”,当时帮助默多克驱逐拉克兰出新闻集团的就是切宁;第四;更令拉克兰·默多克郁闷不已的是,他与同母妹妹、能干的伊丽莎白·默多克长期不合,而她是父亲眼中最心爱的“掌上明珠”。

1999-2000年,拉克兰·默多克担任新闻集团副总裁,可他与父亲默多克的经营理念不合,屡被干涉具体业务。2013年7月,拉克兰辞职,带着自己的妻儿跑去澳大利亚“另起炉灶”。

小儿子詹姆斯·默多克

小儿子詹姆斯·默多克,早年不知道是叛逆或者其他原因,一度刻意与家族事业保持距离。据说他的母亲曾找心理分析师,分析他为何渴望抹杀家族(主要是默多克)对他施加在生活上的浓重阴影。当32岁的詹姆斯·默多克当上英国天空广播CEO时,每逢记者会都会被问及“你是因为你的父亲才坐上这个宝座的吗?”可詹姆斯心中一直认为,自己是有能力的,也是合适的人选。

哥哥辞职(也有“驱逐”一说),弟弟詹姆斯·默多克一度被外界看作顺位的第一人选。当2015年兄弟俩被父亲召回,一起掌权“21世纪福克斯”时,即便是出任首席执行官,有着心理阴影的詹姆斯·默多克对其究竟抱有多少兴趣,可能要挂个“?”

让两个儿子一起“卧槽”同食,从家族内部治理来看,事实上就是追求一种暂时的平衡,实际掌握天平方向的其实还是权重者,即默多克本人。各式各样的矛盾,尤其是经营上理念不和,彼此缺乏信任度,如此撘架起来的决策层能发挥出什么作用,自然可想而知。内部不和、意见分歧,必然缺乏统一的认识,企业在运营上肯定会受挫。

果不其然,2016年一桩性骚扰丑闻曝光后,“退休”的默多克不得不回归。据说,当迪士尼伸出橄榄枝后,大儿子拉克兰·默多克还有点舍不得,可弟弟詹姆斯·默多克却接受割肉甚至推动出售资产。两个二代接班人兴趣点不同,是很难管好一家企业,于是,本想作为传承资产的娱乐版块,就这样卖了!

记住,导致家族企业代际传承失败主因中,二代缺乏经营能力仅是一方面,而二代人因眼界不同、学识不同,造成在经营理念、管理方式、战略布局上的隔代鸿沟,特别是对自己辛苦创下的家业没有兴趣,更是传承的致命问题。

传媒大亨默多克敢爱敢离的背后

先说点历史吧,照很多高管及华尔街的意思,传媒板块是不怎么赢利的,甚至是靠赚钱的娱乐板块来“养”着,为何默多克留下的是新闻,而非会赚钱的娱乐?

首先,从家族传承来看,默多克有新闻理想的基因。默多克祖上是苏格兰人,200多年前移居澳大利亚,其祖父帕特里克•默多克是个牧师,他认为对抗暴政最有力的武器就是新闻,因此,他的新闻理想也深深影响了后代。

默多克的父亲凯恩,起初是记者,后来成为派驻英国负责收集新闻信息的首席通讯员,1920年出任墨尔本《先驱报》的主编,后来,他成为这份报纸集团的执行董事长,并进军广播、电讯等领域。

鲁珀特·默多克生于1931年3月,从小就对报社的工作耳濡目染,16岁时,他就在学校支持下创办了一份名为《假如重生》刊物,在当时的墨尔本中学生中有影响力。

1952年凯恩去世后,默多克子承父业,接管了父亲的报纸公司,并通过收购,把业务扩展到美国、英国;其中,他的新闻集团收购的媒体就有著名的《泰晤士报》、《纽约邮报》等。上世纪80年代,默多克进入娱乐业,并且冒着风险整合了福克斯传媒网络,在1996年,福布斯新闻出现了。而2013年集团分拆后,新闻版块中就有著名的《华尔街日报》等资产,而21世纪福克斯装入的是电视、电影等娱乐业务。

默多克与特朗普一家

其二,新闻事业版图的影响力大。不久前,记者迈克尔·沃尔夫的劲爆新书《火与怒:特朗普白宫内幕》还没发布就引起轩然大波,震惊白宫。

书中不仅披露特朗普之女伊万卡想当总统的野心,还详述了特朗普对传媒大亨默多克“最伟大的人之一”的敬仰之情,也有默多克常常轻视特朗普“假内行”的内情。过去,默多克的原则是“生意归生意、立场归立场”,可总统竞选期间,福克斯新闻与特朗普对峙几个月后终于破冰,很多人猜测,其背后是传媒大亨默多克与特朗普完全恢复亲密关系。特朗普入主白宫,成了赢家,而默多克更不会是一个输家!

伊万卡与邓文迪观看美网公开赛

在外界人眼中,伊万卡与邓文迪是闺蜜,而且在总统竞选期间,她还是默多克与前妻邓文迪二个女孩的股票受托人之一。

掌握传媒帝国,意味着掌控舆论“喉舌”。自2013年投资《商业评论》、5.86亿美元收购新浪微博公司发行的优先股和普通股之后,2015年,阿里巴巴又收购香港《南华早报》;有人统计称,马云的阿里以各种方式投资入股的媒体达20多家,“阿里系”传媒帝国俨然成形,马云要当中国的“马多克”!

可马云却澄清:“我们从不干预任何媒体的任何运作。因为我自己觉得要尊重新闻,如果任何商业要影响媒体做正确判断,独立思考,那就没有意义,这个社会就乱了套了。”此话诚实在理,该给马云点个赞!不过,话说回来,“有所为有所不为”,为与不为的界限仅是一念之间罢了。

2018年,第一起上市公司天价离婚案来啦!上市公司“恒星科技”公告称,董事长谢保军因与其配偶焦会芬解除婚姻关系,引起公司权益变动。而离婚一方焦会芬拿到的7.96%股权,市值高达5亿元。

A股市场其实并不乏“天价离婚”,比如TCL董事长李东生与前妻洪燕芬离婚,给付股票市值上亿元,而龙湖地产吴亚军夫妇的婚变后,女首富的位置随之易主。

中国家族企业经历了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正是财富传承与管理需求的集中显露期。作为家族企业来说,财富资产是由所有权、收益权以及经营权集合而成的系统,如何管理好、传承好财富是许多家族急需破解的难题,尤其是在寻找合适的财富管理与传承体系的路径上,更是经验不足。

1999年,与第二任妻子安娜离婚,花了高昂的离婚费17亿美元;离婚协议生效仅17天,时年68岁的默多克娶了32岁的邓文迪,这段婚姻维持到2013年。邓文迪拿到的分手费是多少,说法不一,至今仍是个谜。而今,老默多克又开始享受新一轮美滋滋的爱情,敢爱也敢离,可处于风口浪尖的家族事业似乎看不上有多少影响,那默多克是如何做到呢?

我们还是回到上述的迪士尼收购21世纪福克斯公司上,该笔交易,邓文迪所生的两个女儿格瑞丝(Grace)和克洛伊(Chloe),是有收益权却无投票权,而默多克的大女儿、二女儿是拥有投票权的。另外,媒体披露,伊万卡曾受托的邓文迪两个女儿资产,包括在默多克及其家族控制的两家媒体集团合计持有近3亿美元股票,在默多克旗下企业还拥有逾20亿美元权益。

原来,经历四段婚姻,家族企业却不受影响,财富也没由此缩水要归功于“家族信托”,这是欧美发达国家常见的财富管理及传承的重要工具。

邓文迪两个女儿

2007年,默多克家族信托将持有的新闻集团2600万A股股票平均分给六个子女。由于新闻集团的决策权由AB股双重投票结构构成,这部分的A类股票因都放入家族信托,故而邓文迪两个女儿只有收益权,却无投票权。(他们在AB双层股权设计时,只有B类股有投票权)

另外,新闻集团未拆分之前,默多克个人持有该集团14%比例的股份和39.4%的投票权,即实际控制人。而据默多克家族信托运营方GCM信托公司提供的文件显示,前二任妻子生下的二个儿子及前二个女儿,是信托的监管人,故而可以行使部分B类股票的权益,比如投票权。因此,迪士尼并购时,同样是女儿,邓文迪两个女儿却没有投票权。

中国家族企业多向老默学一点:“铁打的信托,流水的老婆”!擅用信托管理分配财富,把财富的所有权、收益权以及经营权适当分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家族内斗,保证家族企业不会因财产分割而七零八碎。

一波说 •全球知名家族企业风云录(8)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