娃哈哈独家回应,业绩连续下跌,宗庆后会食言选择清退全员股权吗?

娃哈哈独家回应,业绩连续下跌,宗庆后会食言选择清退全员股权吗?
2018年03月05日 07:11 AI财经社

“娃哈哈未来的接班人是宗馥莉。宗馥莉的思维和宗庆后不一样。从未来发展来说,上市是娃哈哈最重要的利器,公司需要资本力量的支持。”

文|AI财经社 余淮

编辑|唐杰瑞

娃哈哈创始人宗庆后曾在2015年出版的自传《宗庆后:万有引力原理》开篇中如此描述自己对娃哈哈的情感,“它是我的整个人生,所有的梦,一切的意义、价值、标签和符号。它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明。我希望它能成为百年企业。”

事实却是,随着娃哈哈离曾经的辉煌时代越来越远,宗庆后想要打造百年企业的梦想或许只剩下一条路径:上市。

近日有媒体爆出,有知情人士表示娃哈哈内部已经清退所有员工股份,每股2.6元。“说是为了上市。”“娃哈哈近几年的业绩确实每况愈下,所以老板想借机上市,不然,再拖下去,想上也上不了了。”据该媒体报道,有知情人士称目前娃哈哈清退员工股权事宜已完毕。

据AI财经社了解,娃哈哈员工持股始于1999年,旨在将员工个人利益与企业利益深入捆绑。但为了上市,娃哈哈可能放弃这一制度。

AI财经社就“娃哈哈内部是否完成了全体员工股权清退”一事致电娃哈哈,娃哈哈集团外联部主任卢东对清退员工股权一事表示“不清楚”。对于公司的上市计划传闻,卢东同样没有给出正面回复,亦表示“不清楚”。

改口上市

这并不是娃哈哈第一次传出上市传闻。

2017年11月中旬娃哈哈三十周年庆典上,曾表示坚决不会上市的宗庆后一改口风,说“上市能够加快企业发展,在适当时候娃哈哈也会考虑上市。”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AI财经社表述了另一种可能——娃哈哈上市背后或许是宗庆后之女宗馥莉与父亲博弈的结果。

“娃哈哈未来的接班人肯定是宗馥莉。宗馥莉的思维和宗庆后不一样,他们对新鲜事物的接受程度也不一样。从未来发展来说,上市是娃哈哈最重要的利器,公司需要资本力量的支持。”

▲2011年1月13日,宗庆后带女儿宗馥莉出席2011年度“风云浙商”。图@视觉中国

但也不排除宗庆后自己想要上市的可能。据悉,宗馥莉目前在娃哈哈内部尚未能全部掌权。2013年8月,她在采访中透露,宗庆后在娃哈哈内部依旧掌握着话语权。“他们(员工)每天都在等着宗庆后指示,等不到会问,我今天干吗呢?我不知道。”

此外,也有评论认为如今是娃哈哈上市的最后机会。

自2013年业绩略有回暖之后,娃哈哈的业绩始终处于连续下跌状态。2016年娃哈哈销售业绩为529亿元,比2013年减少了254亿元。2017年,有业内人士称娃哈哈销售业绩仅有400多亿元,但这一消息并未得到娃哈哈官方确认。

不过,在朱丹蓬看来,娃哈哈选择在这个时间节点上市,也并非易事。以娃哈哈目前的业绩和利润而言,公司较难受到机构和投资者的青睐。因此,未来娃哈哈还是要继续努力改善业绩。一是为了通过IPO,二是为了在二级市场融资。“如果上市后跌破发行价,那也没有意思。”

创新乏力

“这些年来娃哈哈业绩下滑明显,从产业端到消费端,娃哈哈错过了整个消费升级的红利期。有的企业赶上了这波红利,迅速起来,有的企业没有跟上,娃哈哈、旺旺都没有跟上。”朱丹蓬对AI财经社说。

对于一些在改革开放早期崛起、迅速扩张规模的企业而言,过于依赖过去成功的做法(例如过分依赖渠道、忽略产品更新)或许是阻碍企业进步的因素之一。

2000年以后,互联网技术打破了信息壁垒,消费者可以获得海量资讯,这让他们有了对比品牌的基础。加之电商的惊人发展以及商业地产、购物中心、跨境购、出国旅游的增多,消费市场已经从卖方市场转向了买方市场。

这意味着,消费者不再是简单地接受品牌方提供的产品,他们有渠道,也有信息鉴别能力,去选择自己更喜欢的产品。

但娃哈哈没及时抓住消费市场变化的核心。

近年来,娃哈哈鲜少有俘获消费者,尤其是年轻消费者的新产品。在大部分消费者的认识中,娃哈哈还是那个儿时在隔壁夫妻老婆店、超市中买到的饮料,只是偶尔怀旧时买一瓶喝一喝。

对于这样的商业下滑,朱丹蓬的形容是“温水煮青蛙”。

虽然娃哈哈旗下还有AD钙奶、营养快线、非常可乐、娃哈哈矿泉水、启力、卡曼橘绿茶,娃哈哈八宝粥、金银花凉茶、呦呦奶茶、啤酒等,不过,大部分新产品并没有为娃哈哈提供特别明显的营业收入。

▲2013中国国际食品安全与创新技术展览会在北京开幕。图为娃哈哈产品展台。图@视觉中国

一度,娃哈哈也想试图扩张商业边界,包括童装、奶粉、零售、白酒等领域,但跨界尝试并不如意。2002年,经过15年发展的娃哈哈已在中国饮品市场占据一定的市场份额。娃哈哈决定发展童装业务。当时,宗庆后对娃哈哈童装业务的期望是,“3个月内组建2000家加盟连锁店,年销售额突破10亿元”的宏伟目标。

然而,娃哈哈并未踏准时间,童装市场真正的爆发比宗庆后预计的晚了十年。2011年数据显示,娃哈哈该年店铺数量只有5000家,销售额仅为2亿元。

目前娃哈哈的白酒业务也面临同样尴尬的处境。娃哈哈曾并购四川涪陵某酒厂,并开发出白酒“白露醇”。2013年,娃哈哈和贵州省仁怀市政府签订白酒战略投资协议,投入150亿元至仁怀市白酒工业园区。但至今白酒业务仍未给娃哈哈带来显著业绩增长。

宗馥莉则试图通过并购增强公司实力。2017年,宗馥莉实际控制的宏胜饮料母公司Ever Maple宣布即将并购中国糖果控股有限公司,但最终以失败告终。

▲宗馥莉。图@视觉中国

此外,娃哈哈也尝试进入无人货架领域。2017年,娃哈哈和一家无人货架技术支持商合作,提出娃哈哈无人货架,在该货架中只有娃哈哈旗下产品。对此,娃哈哈的计划是“用10年布局100万台”。

曾经的中国首富

作为不少人的“童年饮品”,娃哈哈也曾风靡一时。

1945年,宗庆后出生于江苏宿迁。其祖父曾担任过张作霖的财政部长,其父宗启騄毕业于中国大学化学系。1949年,由于家庭成分不好,宗庆后一家搬到浙江杭州谋求新生活。宗庆后的弟弟们看到邻家孩子吃零食会露出羡慕的表情,但宗庆后没有。在这样的环境下,宗庆后很早就考虑为家庭减轻负担。

初中毕业后,宗庆后决定去不收学费的师范学校,但又因成分不佳没被录取。宗庆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杭州舟山的马木农场工作,随后碾转至绍兴茶场。在绍兴的14年间,宗庆后始终未婚。他的家人曾托人寄来一套家具,希望宗庆后可以结婚生子,但宗庆后的回复是,“人活着,必须干一番事业,不能碌碌无为过完此生。”

回到杭州的宗庆后做了多年工农纸箱厂的供销员;1987年,宗庆后和两位退休女教师一起承担起了杭州市上城区校办企业经销部的运营工作。最初的业务是卖冰棍,后来宗庆后开始代理一种儿童营养口服液“中国花粉”,效果是改善儿童营养结构,增强儿童体质。

据不完全统计,当时全国一共有38家公司在生产营养液,但宗庆后做出了差异化,他将产品定位为“专为儿童生产的营养液”。1989年,宗庆后将这款产品更名为“娃哈哈”,开始了中国本土饮料巨头的征途。那一年,宗庆后44岁。

2010年,宗庆后首次成为胡润百富榜上的内地首富。2012年以100亿美元资产成为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首。2015年,宗庆后在该榜单上的位置滑落到第18名,财富则为103亿美元。

▲2017年11月29日,宗庆后在第四届世界浙商大会上。图@视觉中国

但此后,由于娃哈哈缺乏创新、业绩下滑,宗庆后再未登上富豪榜榜首之位。不过,宗庆后并不是一个容易妥协的人。他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仍保持着6、7点上班,晚上11点下班的节奏。现在他桌上的文件中,或许有一份正是为娃哈哈上市做准备的。

宗庆后坚持“坚决不上市,娃哈哈不缺钱”理念多年,但世易时移,从去年松口称会在适当时候考虑上市至今不过几个月,娃哈哈上市传闻已被爆出数次。毕竟对于宗庆后来说,如今扭转局势的选项不多。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