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福建富豪身家40亿,儿子涉嫌诈骗入狱,如今公司面临退市

他是福建富豪身家40亿,儿子涉嫌诈骗入狱,如今公司面临退市
2018年03月05日 09:21 AI财经社

文|AI财经社 刘雪儿

编辑|鹿鸣

曾身家40亿元登上胡润中国富豪榜,两年套现14亿元,不久前因诈骗罪被捕,*ST众和实控人许氏父子人生如戏,如今*ST众和还面临退市风险。

近日,*ST众和发布2017年度业绩快报,预计2017年度亏损金额将较大幅度超过本次业绩快报数据,主要原因有:纺织印染业务陆续全面停工、亏损资产出售没有进展、留守人员低效短缺、客商配合度差等。

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7.3亿元,同比下降17.6%,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亿元,同比下降23.4%。公告称,除了纺织印染子公司持续亏损外,受矿山气候、环保政策、流动资金等影响,新能源锂电板子公司业绩也欠佳。

值得关注的是,此前*ST众和已经连续两年亏损。2018年1月29日,公司公告特别提示称,根据深交所规定,若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继续为负值,深交所将自公司2017年度报告披露之日起,对公司股票实施停牌,挺在停牌后15个交易日内做出是否暂停公司股票上市的决定。

实控人父子2年套现14亿

AI财经社通过*ST众和公告统计,从2015年3月18日到2017年4月26日,许金和父子共减持18次,累计套现14.2亿元。有投资者因此怀疑,控制人存在跑路嫌疑。

事实上,早在2017年8月,*ST众和就发布公告,称大股东拟转让控制权,公司创始人许金和持有6308.41万股股份(均被司法冻结),占公司总股本9.93%;董事长许建成持有7261.69万股股份(处于质押或司法冻结状态),占比11.43%,两人合计持股占比21.36%,为公司控股股东。

半年后进展袭来,2018年2月6日,*ST众和公告称,许金和与新疆兴业锂能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合作意向书》,许氏父子拟将表决权委托给投资方,控制权也过渡给投资方;众和股份将玻璃纺织板块资产,保留新能源板块资产。

关于此举原因,公告称是为了降低许氏父子参与公司债务重组和资产重组的风险,有利于化解公司的债务危机与退市风险。

AI财经社发现,许氏父子的股权减持公告里,多次是被法院强制实施,这与两人欠下的巨额债务有关。

2016年8月9日,众和股份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曾披露:截至报告期末(2016年8月9日),控股股东许氏父子对外债务(包含向信托、银行等金融机构和自然人等)约13亿元左右,其中本金8.5亿元,累计产生的利息及违约金共约4.5亿元左右。

AI财经社通过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许氏父子曾多次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南方周末曾粗略统计,许氏父子自2014年以来,仅民间借贷一项至少有2.5亿元欠款。

*ST众和也存在较大的债务压力。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2016年12月31日,*ST众和逾期借款3.8亿元,逾期未缴税金2900万元,逾期应付利息1.5亿元。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2013年许氏父子因逾期不还被生意伙伴告上法庭。AI财经社通过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不完全统计显示,仅2017年10月后的许氏父子涉及的债权纠纷裁定书就有5起。

合同诈骗被捕入狱

莆田一位官员曾对南方周末称,许家父子也不是什么坏人,只不过企业在发展过程中转型失败。

公开资料显示,福建众和股份有限公司注册于2002年,前身为福建莆田华纶福利印染有限公司。

创始人许金和有着莆田人的闯劲与拼命,据“风云莆商”报道,许金和从银行、高利贷分别借3万、2万元创办小印染厂,一步步成长为最高市值192亿元的上市公司。许氏父子还曾以40亿元身家登上2016年度胡润中国富豪榜第997位。

天有不测风云,纺织印染行业日渐式微,许氏父子不得不寻找新的突破点,他们瞄向了新能源锂电池产业。相比注重实业的父辈,80后许建成更热衷于资本运作,转型中踩红线被送进监狱。

2017年5月12日,刚被封上ST称号的*ST众和发布公告,称接到四川省阿坝州马尔康市公安局寄来的逮捕通知书,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裁许建成因涉嫌合同诈骗罪,于2017年3月20日被马尔康市公安局执行逮捕。另外解释许建成涉嫌合同诈骗罪系其个人行为,与上市公司无关。

合同诈骗案与阿坝州闽锋锂业公司股权转让有关。闽锋锂业的核心资产是马尔康金鑫矿业有限公司,闽锋锂业持股占比98%。

2011年、2012年,众和股份通过增资和并购等,获得闽锋锂业62.95%的股权,成为实际控制人,并拥有李剑南等部分小股东33.19%股份的优先购买权。

李剑南等部分小股东要转让33.19%股份时,许建成不干了,2014年3月众和股份公告称,放弃闽锋锂业剩余股份的优先购买权。然后许建成让厦门国石当接盘侠,作价2.94亿元,但国石缴纳1067万定金后,2.8亿元尾款一直拖着。

许建成利用资本运作技巧,几番操作后又将33.19%闽锋锂业股权收入囊中。据南方周末报道,他拉来一个五金店老板,每月给他1000多元,让老板做新公司厦门颐烨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新公司成立第八天后,颐烨收购国石,众和间接掌控了33.19%的闽锋锂业股权。

技巧在于把厦门国石变成一个空壳公司,避免殃及厦门国石的母公司厦门黄岩(厦门黄岩是众和股份的子公司),即便李剑南上告国石或颐烨,面临的都是没有偿还能力的空壳公司,众和股份和子公司们反而独善其身,所谓金蝉脱壳。

祸不单行,此事的争夺主角金鑫矿业出事了。因为1年多未偿还中融信托的2亿元借款,其抵押物阿坝州锂辉矿采矿权被江油法院执行拍卖。

小股东李剑南等人恼羞成怒,2.8亿元尾款还没还,现在抵押物就要拍卖了,于是向四川绵阳市中院提出上诉。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2017年3月22日,绵阳市中院撤销四川江油法院的裁定,即采矿权拍卖暂缓,要求江油法院重新审查。

自2017年5月12日披露逮捕公告,此后*ST众和股价短暂回升后一路大跌,至2018年3月2日,报收4.10元,市值26亿元,市值蒸发132亿元。

据*ST众和2016年财报显示,纺织印染营业和毛利持续跌落,锂精粉及氢氧化锂行业增长较快,营收同比增长10倍,但从2017年业绩快报看依然不尽如意。在*ST众和2018年2月28日最新公告中显示,董事许建成因个人原因履职受限,不能保证信息披露的内容真实、准确、完整。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