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考烧钱记:十年花百万培训仍落榜,天价保过班两年惹75个官司

艺考烧钱记:十年花百万培训仍落榜,天价保过班两年惹75个官司
2018年03月05日 10:19 AI财经社

编|祝同

今年的2、3月份又是艺考的高峰期,北京的各大艺术院校门外,无数学子排起长龙。而在这一张张年轻新鲜的面孔背后,正是体量庞大的艺考培训市场。

为艺考花费上百万元

在北京,有多位接受媒体采访的考生表示,为了参加艺考,他们的花费在几万到数十万之间。尤其在临近考试时分,价格水涨船高,一节课的费用从三五百元飙升到两三千元,但家长和考生仍然趋之若鹜。还有家长表示,孩子从幼儿园到高中,每年的培训费用一般都会超过10万元,合起来至少在一百万元以上。

在一些二三线城市,近年来,艺考费用也有越来越贵的趋势。据当地媒体报道,山东德州的一位母亲有两个女儿,十年前大女儿参加艺考时全部花费仅有5000元,而现在“00后”二女儿参加艺考的开销在五万元左右,算下来涨了十倍。这些费用多用于学才艺、报补习班、置办艺考服装等事宜,交通、住宿、报考也花去了一部分。据观察,当地各种艺术类补习班的费用也从两千元涨到一两万元。

有知情人士对媒体表示,在山东、河南等高考大省,有一些艺考机构会在当地大量招收考生,并将培训地方选在中传、中戏等知名高校周边,作为吸引学生的噱头。很多知名艺术院校周边都有类似产业集群。

除此之外,艺考还催生了一些周边经济。

在中戏、中传考场外,有很多小店都为考生提供化妆造型服务。如中传附近的一家美容店,平均每天要为三四十位考生化妆,每年的初试时节都会“经手”两三百个学生。很多学生选择的价位在三百到五百元。学生须在考前一两小时内化好,化妆用时大概五十分钟,须预约才能及时得到服务。

很多艺术院校周边的酒店价格也有所上涨,且“一床难求”。

暴利“保过班”可能不保过

今年的热门院校专业报录比仍然悬殊。中央戏剧学院话剧影视表演(北京班)计划招生25人,报名人数高达9693人(含兼报),报录比为388∶1。北京电影学院表演专业录取50人,报考人数高达9693人次,报录比约194∶1。而中国传媒大学的表演、广播电视编导(电视编辑方向)、戏剧影视导演三个专业的报录比高达327:1、144:1、134:1。

报录比已近400选一,且每年都会有已经出道的“童星”与普通考生竞争仅有的名额。不难想见家长与考生心中的焦虑——而这,又促使一些培训机构年年打出“保过”的幌子,让人买个心安。

如北京一培训班宣称:“5万元保证通过本科,19万元保证通过重点本科,29万元保证录取5大知名艺校,并承诺未通过退还全额培训费用”。

实际上,这种保过承诺违反了我国《广告法》。据《广告法》第24条规定,教育、培训类广告不得对升学、通过考试、获得学位学历或者合格证书,或者对教育、培训的效果作出明示或者暗示的保证性承诺;不得明示或者暗示有相关考试机构或者其工作人员、考试命题人员参与教育、培训;不得利用科研单位、学术机构、教育机构、行业协会、专业人士、受益者的名义或者形象作推荐、证明。

有律师指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培训机构号称认识的“老师”真有手段帮学生“保过”,那么意味着行贿行为的发生,这类腐败有可能被查处;相反,如果机构并没有手段“保过”,又涉及到合同诈骗行为。从这种意义上说,此协议无论真假,对于消费者而言都存在着巨大的风险。上海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等高校都曾查处过艺考腐败案件。

实际上,因保过班没有“保过”而产生的纠纷在法庭上并不鲜见。据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统计,在2014、2015年两年内涉及“保过班”的75件案件中,约有六成案件的诉讼请求未能获得支持或仅支持了部分。而梳理原因,多是消费者未能充分履行合同、不能有效举证、未仔细阅读合同条款所致。如考生缺课,或协议上保过范围有七所院校但考生只报考了其中四所,都有可能成为诉讼中的不利因素。也就是说,签了“保过”协议后落榜的考生常常并不能找到维权的依据。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