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山飞天贼背后:一年偷200个航班,警方销千本护照,44人被通缉

罗山飞天贼背后:一年偷200个航班,警方销千本护照,44人被通缉
2018年06月12日 14:32 AI财经社

河南罗山火了,因为常出“飞天大盗”。

6月1日,河南信阳市罗山县打击盗窃民航旅客财物专项行动办公室发布告知书,一人犯罪株连三代,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

告知书称,4名在国外航班上偷盗的嫌疑人不在7日内回国配合调查,就将其个人情况在县电视台曝光,必要时将父母等亲人曝光;10日内不回,将本人和父母、兄弟姐妹、子女全部拉入诚信系统,限制出行,株连三代人;20日内不回,会在其家门口、村口悬挂“飞天大盗之家”的牌子。

不少网友表示不解:“法治社会株连三代?部分基层干部法制观念淡薄到令人咋舌”,“厉害的话,去抓坏人,而不是在网上哗众取宠”。也有网友认为:“国外盗窃丢掉的不仅是当地人的脸,更是国家的脸”。

迫于压力,6月9日,罗山县“打飞盗办”公开致歉称,因工作人员法律意识淡薄,导致告知书出现不妥言论,对此表达歉意。

事实上,当地部门也颇为无奈。这4名犯罪嫌疑人来自罗山县不同乡镇,在国外航班上干着偷窃旅客财物的营生。由于嫌疑人持有外国护照,久不归国,当地部门才出此下策。

事件背后,牵扯的是当地屡禁不绝的偷窃现象,从长途客车到航班,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无一不是他们的猎物。少部分人造成的影响在当地蔓延,逐渐坏了一个家庭、一个县的对外形象。

赌博输光100多万黑钱

“住手!飞机盗窃是违法犯罪,会玷污你的一生”,“对飞机偷盗犯罪露头就打、除恶务尽”,“坚决贯彻打击飞天大盗,依法从严从快严打方针”。在罗山县,银行旁的露天挂牌上、马路旁的牌子上、电线杆间的横幅上,到处可见红色的宣传语,一棵大树上还贴着4个犯罪嫌疑人的信息。

铺天盖地的舆论像巨石一样,压在犯罪嫌疑人的家人身上。

据上游新闻报道,自从胡清强上了黑名单后,一家人的生活便不得安宁。儿子小涛透露,公安局总到家中找奶奶,奶奶压力很大,每天夜晚都睡不着觉,妈妈打工很少回来,姐姐放学到家拿衣物时,忍不住大哭了一场。

村里的小卖部老板张清云透露,2000年左右,胡清强来店里买东西还说赌博输了100多万元,问他是不是偷来的钱,他没吭声。第二年过年时,胡清强来店里买东西赊了1000多元的烟酒,一直没还,后来靠老父亲杀了一头猪才还上。

胡清强的父母告诉媒体,儿子的偷和赌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如今老人只能靠出租三亩水田过活,平时养鸡卖药材,供养孙子孙女,钱不够时还要靠女儿接济,辛苦一辈子攒下的二层楼房,十几年来也没结清赊来的砖钱。

这4名犯罪嫌疑人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都是罗山彭新镇人,胡清强和周翔认识,周翔和何忠山认识,汪延勋和胡清强都是赌徒。

而如今,除了何忠山和妻子保持联系,透露近段时间回家配合调查外,其他人都杳无音信,胡清强的家人已经两年没看到他了。

长途大巴起步偷盗

事实上,为了敦促盗窃嫌疑人归国,罗山县公安局也费尽心思。

2017年8月,罗山县公安部就发布公告,敦促周党镇民航盗窃重点人员回国接受调查,并列出了44个人员的头像和信息,依旧收效甚微。

罗山县不是个普通的小县城,偏居河南南部,大别山北麓,历史上曾诞生三国名相费祎、治水名臣黎世序、历史学家尚钺、起义将军张轸等七十多位历史名人。

但迫于五山一水四分田,人们习惯到外讨生活。条条大路通罗马,可相当一部分罗山人选择了一条冒险之路——行窃。随着多起案情曝光,故土罗山也蒙羞不已。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响了民营经济的号角,第一代农民工进城,资源不足的罗山人走出家门,承载着众多异乡人财物的长途客车成为好事者的猎物。

进入21世纪,罗山县周党镇部分违法犯罪嫌疑人,已经结成国内长途客车财物盗窃案的犯罪群体,其中就包括周党镇的俩农民堂兄弟左万福和左万贵。

据当地媒体大河报报道,2000年,左氏兄弟经常在杭州到温州的长途大巴上活动,这条线常有商人出没。他们挎着大提包,打扮得像个腰缠万贯的商人,趁旅客熟睡时,就从他们的包里搜现金放到自己包里。

好景不长,盗窃案频发,长途大巴车安上了监控探头,时不时有便衣警察巡视。想到“坐飞机的都是有钱人”,他们便转移阵地,从地上来到天上行窃。原来的犯罪群体也顺势转移,逐渐在民航界有了“名声”。

两天一次航班偷盗20万

罗山人“名声”在外,甚至给警方办案提供了不少便利,警方有时会判断户籍地来抓人。

2008年1月,合肥至广州的航班上发生一起特大盗窃案,一名旅客的5万美金和1万人民币被盗。有乘客反映,飞行途中看到一名三四十岁,穿西服的男子取出行李包后拿到后舱再放回。

根据广州日报报道,经过反复分析嫌疑人的作案手法、衣着、长相后,警方锁定两个人,判断出自河南罗山籍的可能性最大,于是花了半个月对罗山各个派出所、部分村干部走访辨认,最终确认并逮捕了罪犯。

传出“名声”后,左氏兄弟更加谨慎。除了穿名牌西服迷惑人外,还动用假身份证买机票,更是总结了一套秘诀:候机时就瞄准“猎物”,什么人携带现金较多,上飞机后想办法把自己行李放在“猎物”行李旁边,中途假装整理自己行李,借助飞机密封的行李柜做掩护,打开别人行李盗窃。

事实上,兄弟俩也抓住了飞机旅客的心理:认为飞机比地上交通工具更安全,同行旅客素质更高,机上多睡觉,放松了警惕。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一次盗窃行为被一名乘客发现,乘客给空姐写下小纸条说明原委,这才有了两人落马的结局。2008年10月,河南信阳中级人民法院以盗窃罪,判处左万福五年零六个月有期徒刑,罚金3.97万元,判处左万贵3年有期徒刑,罚金3000元。

两人的罪行令人咋舌,据大河网报道,两人一年零三个月里,做了209次飞机,相当于每两天坐一次飞机,作案成功率高达40%,已查实赃款20万元。

随着国内民航监管趋严,以及移动支付的普及,犯罪群体又瞄向了国际航班,流窜到中东、东南亚、非洲、欧洲等地区作案。

据媒体报道,2014年9月,多哈飞往杭州的国际航班上,曾抓捕一名河南罗山县周党镇小伙子,埃及小伙称被盗窃6200美元,途中单肩包被罗山小伙拿下来过。但罗山小伙不承认,打开皮夹说:“我包里只有人民币和几张美金,机票都花了8000块人民币,还会去偷他这几千块钱?”

民警发现,罗山小伙有过前科,曾在长途大巴和飞机上盗窃被判刑三次。搜索无果情况下,警方对飞机污水箱里的午睡进行单独抽取、过滤,终于发现美金纸币的身影。

少部分人的行为,也给乡人带来了不便。当地人“荆棘谷的雪”在网上发帖称,“周党镇的小偷,那真是臭出八条街,他们专偷国际航班,现在几个飞天大盗所在的乡,普通老百姓申请国际签证都批不下来。”在当地贴吧“罗山吧”,已有好几个人说影响到罗山人办护照。

警方也在跟进。2017年8月,信阳市公安局官微“平安信阳”曾发布称,罗山警方已收缴出入境证件446本,注销重点人员出入境证件1069本,冻结银行账户39个,涉及资金45万元,梳理出案件线索23条,目前已有168人回国配合调查。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