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笑来录音门后辞“国家队”职务,实名举报陈伟星“假合同诈骗数亿美元”

李笑来录音门后辞“国家队”职务,实名举报陈伟星“假合同诈骗数亿美元”
2018年07月11日 21:32 AI财经社

文 | 李玲

编 | 鹿鸣

四处公关却收效甚微的李笑来,把枪口再次对准陈伟星。7月11日,李笑来再曝8秒录音。录音中陈伟星称,“为什么现在发什么币都值钱呢,因为各种人都愿意来相信。”

李笑来据此展开合理想象,在陈伟星眼里,发一个币很简单, 反正依靠话题营销,老百姓就会相信。于是陈伟星高调发起打车链,不料白皮书被扒。

他质问道:“骗子陈伟星:你这么个明目张胆发空气链,应尽一切手段掩藏事实,贿赂媒体的人渣,哪来脸提什么“透明计划”?”

此前7月10日中午,李笑来发微博称,陈伟星“自爆签过许多份假合同,从银行里诈骗几亿美元,洋洋自得。”

陈伟星迅速回应该录音为李笑来编辑拼凑,里面提及的“流动性监管”为限制私人财富转账到美元的问题。他称,“这种学术问题伪造引导变成我向银行骗贷,显示李笑来不懂全球金融,又行为龌蹉毫无德行。”

李笑来给出的逻辑是,如果陈伟星签假合同是真,则自己算实名举报陈伟星非法行为,恳请刑事立案。如果是假,可以证明陈伟星“精神分裂,价值观崩裂,毫无底线”。

在李笑来提供的两段录音中,陈伟星讲话风格一如往常,语调轻松,语言夸张,偶尔带句”他妈的“。相比公开讲话严肃正经,私下满口粗俗言语的李笑来,陈伟星算是很表里如一了。

李笑来和陈伟星的两轮骂战,让外界关注到币圈最丑陋的一面,技术与人性的博弈,成了当下币圈的热门话题。

李笑来:陈伟星假仁义,拿区块链当骗人工具

7月9日、7月10日、7月11日连续3天,李笑来接连放出3段录音。时长总计1分8秒的被编辑过的录音,是李笑来企图打倒”区块链斗士“陈伟星的证据。

7月11日的8秒录音曝光内容中,李笑来透露,有第三方评测机构直指VVshare(打车链)“设计违背经济规律”,提醒投资者小心。陈伟星反称该机构是骗子公司,造谣其对项目的评级是收费评级,遭到该机构愤而澄清。于是陈伟星欲故技重施,找关系想要投资该机构,很可惜被拒。他称,拉拢是陈伟星的惯用伎俩,“某媒体曾喷陈,陈立即用泛城资本进行投资,成功拉拢。”

他将攻击点放在陈伟星的人品和VVshare上,称陈伟星为“贿赂媒体的人渣”;VV链存在大量违背基本经济学常识的设计性问题,至少三年真空期;陈伟星的“透明计划”,完全是个笑话。

在7月9日公布的8秒录音中,陈伟星说,“这个事情是区块链技术的,跟老百姓说要做区块链,他们都应该听的,会很容易被搞定。”李笑来认为,这能证明陈伟星从一开始就把区块链当作骗人的工具。并且,与此前回应陈伟星的千字长文一样,李笑来又将重点引向对方的人品质疑上,他称陈伟星整天满嘴假仁义,背后做男盗女娼的事情。

外界认为,这是二人展开的新一轮口水战,李笑来则表示,陈伟星是喷口水,自己则有实锤证据。

值得玩味的是,7月9日晚,李笑来宣布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伙人职务。并将辞职的理由归结为陈伟星此前的”诽谤“。他称,“由于陈伟星的持续诬陷诽谤,使得雄岸基金因为自己受到很多负面影响,因而辞去雄岸基金管理合作人职务。“

雄岸基金成立于2018年4月,由浙江余杭区政府、未来科技城管委会与杭州暾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联合李笑来、老猫联合创立的INBlockchain“雄岸全球区块链创新基金”共同成立。

图片来自于网络

这个总规模100亿元的基金,由徐小平担任顾问,李笑来为管理合伙人。雄岸基金的100亿元中,其中政府引导出资达30%,因此雄岸基金也被认为是政府支持的国家队。

就像形成了固定时间的栏目,李笑来曝料陈伟星的第三段语音在7月10日中午12时准时放出。此时恰好据陈伟星主动“碰瓷”一个月。他手动@陈伟星,称其自爆写很多假合同从银行骗钱。

“我就问你,骗子陈伟星:你这么个明目张胆的骗子,你哪来的自信跑来区块链世界里继续行骗??”李笑来此前在朋友圈表示,已在一周前起诉陈伟星诽谤,伟星应该已经收到杭州互联网法庭的传票。

6月27日,VVshare 发布会当天,小犀问及陈伟星是否收到李笑来的律师函,陈伟星反问道,”他用什么起诉我?“他称,事情大家心知肚明,每一个从业者都知道,每一个从业者都知道我们是有原罪的。不能总想把别人的钱放到自己口袋里。

为反击蓄谋已久?

李笑来与陈伟星结下梁子,源自6月8日陈伟星在朋友圈的曝料。陈伟星指控李笑来是“伪比特币首富”、“欠投资人3万个比特币”、“挪用公共资产”、“募集资金洗钱或赌博”等。三天后,李笑来声称已交由律师处理,事件看似回归平息。

但6月14日,李笑来在自己的公号发文,《关于陈伟星一些言论的回应》,驳斥陈伟星指控自己的“5宗罪”,指责陈伟星的正义是乱扣帽子。在反驳陈伟星的同时,他还牵扯出众多行业“新料”,例如,暗指钛媒体创始人赵何娟因接受陈伟星投资而被其当枪使。

人品成为双方攻击的重点。李笑来说不讨厌坏人,但讨厌陈伟星的虚伪。当日晚6点,陈伟星再发声明,称:李笑来作为首骗,诡辩之术一流,企图用诋毁我的历史来混淆视听,“安抚”他的韭菜,这是太低估了所有人的智商。

二人激战持续半月,最终在7月中旬不了了之。

曾是新东方最受欢迎老师的李笑来,深谙心理学和舆论学。这次转而攻击陈伟星,很大可能想把关注者的视线,从引起全民公愤的无底线割韭菜事件,吸引至和陈伟星的罗生门恩怨中。后者显而易见地不用承担大众的道德谴责。

在李笑来提供的两段录音中,陈伟星讲话风格一如往常,语调轻松,语言夸张,偶尔带句”他妈的“。相比公开讲话严肃正经,私下满口粗俗言语的李笑来,陈伟星算是很表里如一了。

在与陈伟星的公开对战中,李笑来曾在回应中透露,自己忙着投资硬件公司、共享链团队,忙着讨论如何做出一个地球上最大的人工智能算力云、忙着发现共享的核心——人。而陈伟星,却忙着在朋友圈、微博诽谤自己。

现在看来,李笑来并没有专注于割韭菜,从剪辑过的52秒录音来看,他为这场反击已蓄谋已久。

作为营销专家罗振宇的密友,李笑来早已放出消息,要”扒皮“陈伟星,将大众的胃口吊足。从7月6日晚,在朋友圈中发文起诉陈伟星后,李笑来连发十多条微博炮轰陈伟星。7月8日,在放出录音前一天,李笑来在社交平台上发声称,“曾经给陈伟星24小时为他的胡说八道提供证据。别说24小时了,这么多天过去,陈伟星还是只能凭借自己的臆想胡说八道,继续诽谤。”

李笑来因录音变身“全民公敌”

就目前的舆论环境来看,李笑来似乎处于下风,但将李笑来置于风口浪尖的,并非是陈伟星的爆料,而是一周前的李笑来“录音门”事件。

7月4日凌晨,李笑来与人对话的录音在圈内疯传。在这52分钟的录音中,”没有价值投资,币圈一切全靠忽悠。做什么都要先做流量,首先要成为网红。李笑来个人的成功不可复制,今后也很难在币圈复制。”等句子在圈内广为流传,将李笑来近2年精心打造的区块链大佬人设瞬间摧毁。

“在商言商。你不赚钱,投资干吗?”撕掉公开饰演的大佬角色,李笑来谈自己投资的本质——赚钱。但细思极恐的是,明面上配合政府支持区块链技术发展的李笑来,在明知现有政策不允许的情况下,趁着监管细则未明确时大肆敛财。“只要国家还没有在政策上放开,他们就是弱势群体。”

他认为,如果政策允许,现在的数字币钱包会由银行、支付宝等金融机构做。最大的代币会是Q币,交易所的业务则会回到沪深两大交易所里,整个币圈市场不复存在。

他确实赚到不少。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发布的报告,截止到2017年7月,整个ICO项目融资折合成人民币大约有26亿元左右——有人推测,根据李笑来参与的情况,这26亿元中至少有1/3以上都被李笑来及其相关人员获得。

在录音中,李笑来将自己的成功归咎于以往人气的积累。在成为央视报道的“中国比特币首富”前,自己是个拥有100万读者粉丝的网红。在营销成功后,通过罗振宇得到的帮助和自己公众号的人气积攒,牛市来临后顺理成章地站到了币圈金字塔的头部位置。

他认为自己的成功是个案,复制成功的概率不大。因此,即使空投的实质是在抢钱、抢用户,自己站台的Qtum、EOS都达到别人无以比拟的效果。其中,2017年6月底,在李笑来45岁生日前夕,EOS 5天融资1.85亿美元,成为币圈奇迹。

李笑来的录音将外界关于币圈乱象的想象变成现实。哪怕被当面打脸也从不承认的站台行为也被坐实。他称自己第一个站台的空气币是帅初的量子链Qtum。没有交易和交易记录的NEO已经失去了项目方的控制,资金盘拿走大部分币,创始人达鸿飞现在手里所剩无几,现在的价格也是资金盘控制的结果。对于波场创始人孙宇晨,他寥寥几句,直指其“肯定是忽悠。”

此前2018年5月21日,央视财经频道播出《聚焦代币市场乱象》,指出站台人促成了币的发行和价格涨跌。节目直指李笑来经常出现在一些空气项目的宣传,而李笑来则辩解称:“99.99%的情况下我是被站台的,急于赚钱的人是害怕错过机会的,他又判断不了,所以就看站台的人是谁。也许那个人有影响力,就意味着这个东西被看好。”

2017年9月,《一个诈骗者的财富自由之路》一文引起舆论对李笑来的指责和谩骂引入高潮时,一向拒绝采访的他接受《财新》采访时称,“我从来不给任何项目代言,你在市面上看到的所有李笑来代言的项目,肯定都是骗子。”

言行不一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因此他吐槽的“赵长鹏人品不好,不懂技术、币安慰骗子交易所”真实性有待查证。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