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化腾刘强东加持,这家造车公司融资150亿亏51亿,谋求上市来续命

马化腾刘强东加持,这家造车公司融资150亿亏51亿,谋求上市来续命
2018年08月10日 08:03 AI财经社

2010年6月29日,特斯拉登陆纳斯达克正式向资本市场募集资金时,马斯克一定没有想到8年后的某一天,自己会做出特斯拉退市、私有化的决定。

当时的特斯拉面临严重的资金困境,第一批Roadster和Model S都因交付延迟备受质疑,甚至发展成特斯拉的公关危机。

在马斯克已经倾其全部身家并申请了美国政府4.65亿美元低息贷款后,特斯拉要想继续生存下去,上市成为唯一途径。正如马斯克所说,“我们必须从公开市场募集更多的资金,把造车这件事继续下去。”

募集更多资金,这也是蔚来汽车寻求上市的最大需求。

8月8日,亿欧网报道称,蔚来汽车将于今年9月在美国提交S1文件,如果顺利,蔚来最快能够在今年年底到明年一季度期间在纽交所上市,最终市值或将高达370亿美元。

这不是蔚来汽车第一次被曝光即将上市的消息,2017年12月,彭博社曾发文称,蔚来汽车正在考虑赴美IPO。今年5月,腾讯科技曾报道称蔚来汽车已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秘密提交了IPO申请。

如今上市消息再次曝出,尽管蔚来汽车方面对此表示不予置评,但结合此前的消息来看,蔚来汽车上市一事应该已经被提上日程。蔚来也将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新造车企业。

上市输血

对于重资产重投入的汽车制造业,巨大的资金需求是所有新能源汽车企业都绕不过去的坎儿。

李斌曾说过,造车是一件很烧钱的事,没有200亿元的资金准备,最好别进来。小鹏汽车在完成A+轮融资之后,董事长何小鹏曾感叹:“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人民币)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 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则表示,没有几百亿、几千亿元的投入,要在汽车领域有所作为几乎是不可能的。

公路飞行汽车咨询公司创始人一苒分析:由于巨大的研发投入、重资产模式,即便是年销量在10万辆左右,到2021年蔚来汽车营业利润率也只能勉强达到2%左右。更符合实际的情况是,“到2021年蔚来汽车与特斯拉2016年或2017年的状态类似,营业利润率低于-10%——需要持续融资——大把烧钱。”

对于目前融资总额已经超过150亿元的蔚来汽车而言,在一级市场继续融资已经有很大难度,在仍然面临不断烧钱、亏损的困境下,唯有上市,才是蔚来汽车募集更多资金的出路。

不过上市并不意味着进入了安全区。蔚来等一众国内新兴造车势力对标的特斯拉正在想尽一切办法退市。

特斯拉从17美元的发行价到如今每股370美元,五年时间暴涨20多倍,马斯克却决定在特斯拉估值超过630亿美元的情况下将特斯拉私有化。

美国当地时间8月7日,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在个人推特上发文称,考虑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特斯拉私有化。随后,特斯拉官方博客公布了马斯克发给员工的电子邮件印证了此消息。

马斯克在邮件中表示,私有化能够为特斯拉创造最佳运营环境,作为上市公司的特斯拉,股价波动会给股东造成影响,给特斯拉带来巨大压力。马斯克更愿意以自己的方式来管理公司,私有化将使特斯拉不再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去年接受媒体采访时,马斯克就曾说过“上市实际上降低了我们的效率”。

但市场上对于特斯拉退市主要有两类观点。一类认为,马斯克将特斯拉私有化,能够免去信息披露给特斯拉带来的负面影响,毕竟作为上市公司,披露的任何信息对于竞争对手而言都是有研究价值的。

另一种观点则指向了股价,在马斯克公布了特斯拉私有化退市的消息后,特斯拉股价在周二出现了大涨8%的情况,加之此前《金融时报》报道了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已经收购了3%至5%的特斯拉股份,最终,特斯拉股价周二收盘时股价大涨11%。对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前主席哈维·皮特(Harvey Pitt)公开表态,质疑马斯克的公开信是为了提振股价,并怀疑其存在证券欺诈。

即便股价一路上涨,成立15年的特斯拉目前还受困于产能不足、亏损扩大,可以预见蔚来汽车在美国的上市之路也很难一帆风顺。

巨亏51亿元

相比于国内其他电动车企,蔚来就像是一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二代”。2014年11月,蔚来由李斌、刘强东、李想、腾讯、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顶尖互联网企业与企业家联合发起创立,并获得淡马锡、百度资本、红杉、厚朴、联想集团、华平、TPG、GIC、IDG、愉悦资本等数十家知名机构投资。

互联网圈当红大佬下注,明星投资机构背书,蔚来带着“明星”光环诞生,在随后的成长过程中,不遗余力的推广宣传、建设高端用户体验中心和用户社群……背后都需要大量资金做支持。

除了车企最基本的生产研发费用,蔚来花在其他方面的“烧钱”速度同样令人咋舌。

截至目前,蔚来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南京、杭州等6个城市城市建立了8家蔚来中心,每一家蔚来中心的选址都是所在城市核心地段的地标性建筑。如北京王府井东方新天地、上海中心大厦、上海兴业太古汇、成都太古里、杭州西湖湖畔等。无论是地段租金还是运营成本都将是一笔不小的投入。

公开数据显示,位于北京王府井的蔚来中心东方广场店,年租金约为7000万-8000万元,蔚来签约6年。上海陆家嘴的蔚来中心租金一年过亿元。深圳蔚来中心占地面积1130平方米,每个月需要缴纳的物业费在3到4万元,相比于上海上亿元的租金,深圳租金价格也不会更便宜。

对于蔚来中心的选址和定位,李斌在接受采访时曾谈道:“你们可能不知道要在地标建筑开一个NIO House有多难,我认为和拿一个生产资质可能是差不多难度的。”这背后,雄厚的资金支撑是必然的。

不仅如此,AI财经社获悉,蔚来汽车今年将建10000个创始版车主群,针对汽车服务的各个环节为车主安排了超过10个工作人员24小时跟进。对于车企来说,这种24小时随时响应的服务,也意味着巨大的成本支出。

7月28日,李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蔚来汽车今年的亏损数额将超过51亿元。不过在李斌看来,这些前期的投入,对于蔚来品牌来说,都是要达到主流豪华品牌的标准所必需的。

李斌认为蔚来汽车还不是一个成熟的公司,是否应该用亏损还是投资去形容蔚来花出去的钱需要思考。在他看来,蔚来现在还是刚刚破土的幼苗,一棵幼苗是不可能马上长成大树。“虽然看起来很脆弱,但还是有很多人给我们浇水,我们也沐浴在阳光下。浇水的是我们的投资人,阳光就是我们的用户,相信还会有成长!”

听起来很有道理,只是,华尔街的资本市场是否会被这样的说辞打动并为此买单?

无论寻求上市上市的未来还是有意退市,背后都难掩电动车企们面对资本的焦虑。对于一众新兴造车企业而言,烧钱都不是长久之计。想要挺过资本寒冬,交出一份优秀的量产答卷才是根本。

作者文章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