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07日 18:40:24 众筹之家

莎普爱思本到了两代领导者交班之际,这当口却出如此风波。

来源|众筹之家

作者|可非可

12月02日,医疗大V公开质疑宣称有治疗老人白内障的莎普爱思滴眼液,存在虚假广告贻误治疗、广告营销误导老人等“罪状”。

此文一出,惊起一滩鸥鹭。

“征讨莎普爱思”声音四起,事件经过两天的发酵舆论更是尘嚣直上,最为直观的表现方式是在周一开市时,莎普爱思的一个接近10%的暴跌。

在之后的3天里,股价虽略有波动回升,但是3天内还是蒸发了将近4亿市值。

今日晨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更是发布了敦促莎普爱思尽快启动临床实验、广告不得超出说明书适应症的通知。

而莎普爱思则是于今日紧急停牌。

截至发稿为止,莎普爱思并未对这一纸通知作出回应。

莎普爱思的“前世今生”

这家当年200余万元改制而来的企业,现在的市值达到54.8亿元。

莎普爱思是英文“Sharp Eyes”(明亮的眼睛)的音译,虽然有个不明觉厉的洋名但是莎普爱思的确是彻头彻尾的国货。

浙江素有“医药省”之称,1978年左右,当地许多人以能到制药厂上班为荣。

莎普爱思的前身是成立于1978年的地方国营平湖制药厂,这家药厂在当时就属于这样能让人引以为豪的药厂。

当时的药厂是全民所有制企业,主管部门为平湖县工业局。

1997年,朱镕基于1997年底开始推行国企改革,当时这一政策被称为“抓大放小”的“国企改制”。

所谓“抓大”,就是指资产规模大且与国计民生有关的金融、能源、电力、电信、交通等企业,准许其经过资产重组后上市。这里的资产重组,是指国企可以向外部人和外资出售部分股份,但国家仍然控股(51%以上或者必须成为第一大股东)。

所谓“放小”,是将市场前景不佳或亏损严重的中小型国有企业出售,允许其私有化,以甩掉政府的包袱。

从1997年下半年到2001年,历时4年左右,中国实行了中小国有企业的私有化又或者是职工股份化,原来国有企业中厂长、经理等人,成了这些企业新的拥有者。

而莎普爱思正是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在平湖市工业局、财政局、国资办等政府部门的主导下,实施了股份合作制改制,将药厂的整体权益全部转给企业职工,成为员工持股的股份合作制企业。

2000年,平湖市相关部门又一次主导平湖制药厂由股份合作制改为有限责任公司。公司董事会做出决议,员工股本金全部回购,回购价格按照实际经营业绩计算。

当时平湖制药厂的经营管理层成员出资,回购了员工持股,回购价格在分红后,每1元出资额按1元平价回购。

陈德康出资103万元,成为改制后平湖制药厂的最大股东。这样,一家由职工持股的股份合作制企业,就成为了陈德康等7位管理层及骨干的企业。

1951年出生的陈德康,曾任平湖制药厂供销科科长,浙江平湖制药厂厂长、董事长,现在仍担任浙江莎普爱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在公司上市前持有公司股份的51.24%。

2012年2月,莎普爱思药业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拟于深交所上市,但引起外界对其上市目的以及为达到上市目的而采取的手段产生了质疑。

莎普爱思药业上市受阻,直到2014年7月,公司才顺利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

现如今,陈德康个人持股38.36%,按照12月6日莎普爱思的收盘价计算,陈德康个人持股市值也已达到21亿元。

而陈德康未来的接班人,是正巧出生于1978年的儿子陈伟平。陈伟平的曝光度不高,据少有的文字资料介绍,陈伟平为公司在OTC市场的布局立下了汗马功劳,创造了可观的销售收入;在陈伟平的带领下,公司组建了第一支高素质销售及市场稽查团队。

现在的陈德康已经66岁,莎普爱思本到了两代领导者交班之际,这当口却出如此风波。

而这次风波的正因也是在莎普爱思转入OTC渠道销售后,大量弱化概念、涉嫌虚假的广告投放所引起的。正是“为公司在OTC市场的布局立下了汗马功劳”的陈伟平的最大业绩。

为什么莎普爱思能“大行其道”这么多年?

莎普爱思在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得益于上个世纪90 年代,在中国的药监系统对于药物临床试验还没有那么严格的时候拿到了上市许可,而且在中国,并没有成熟的药物退市机制。

莎普爱思的II期临床试验的结果发表在1998年《中国眼耳鼻喉科杂志》上。

在讨论部分,研究者撰文称:“白内障药物疗效评价在国内目前的条件下是相当困难的,主要在于缺乏客观指标。”在文章结论的最后,研究者表示,“这一结论还需通过更大量的长期的临床观察来验证。”

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眼科主任医师崔红平认为,Ⅱ期临床研究报告的撰写者没有作假,他们对自己的文章有客观性评价,在九十年代,客观技术确实达不到。

“但是按照现在(的技术条件),白内障晶状体浑浊度是可以测量的,最简单的,通过拍照片、对比,还有激光,也可以量化浑浊度、透光率。”他认为,一个负责任的企业应该重新启动临床试验。

“你已经是上市公司了,赚了几十个亿了,拿出两个亿来做个临床实验,给大家一个交代,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崔医生说。

但是对于莎普爱思来说,这个建议可能是“过分得令人发指”。

除了“时代遗留”问题,让莎普爱思横行霸道了这么多年的最大功臣,还是“洗脑”广告。

“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模糊滴、重影滴、黑影滴”、“有点痛、坚持滴”两个虚拟老人的二次元人物,每天蹦跶在各大卫视上,之前还一度请来了郎平为其背书。

如此连番轰炸下,眼睛模糊的老人觉得自己可能是得白内障了,赶紧买买买;已经有白内障明显迹象的老人觉得莎普爱思能治好还不用手术,赶紧买买买;儿女们看了广告觉得正愁给老人买啥呢,赶紧买买买……

成功对各类受众进行“远程洗脑”的莎普爱思得到的是,在2016年,苄达赖氨酸眼用制剂市场,莎普爱思滴眼液的市场占有率高达86%。

营销轰炸式广告为莎普爱思带来的红利可见一斑。

不知道紧急停牌的莎普爱思知不知道“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这话。又明不明白据三鹿奶粉曝出三聚氰胺污染已近有10年时间了,可是却没有人忘记“三聚氰胺”这个晦涩绕口的化学名词这其中的道理。

作者历史文章

热文排行
日榜 周榜 月榜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