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的10年赌约谁赢了?

巴菲特的10年赌约谁赢了?
2017年03月03日 10:45 齐俊杰

前几天,股神巴菲特发布了2016年致股东的信。从1965年开始,巴菲特每年给伯克希尔(Berkshire)的股东们写一封股东信,详细汇报一年的经营状况,也说一说自己的投资理念。由于巴菲特是不写书的,所以他每年的股东信成了众多粉丝争相学习的投资圣经。

我也是巴菲特迷,他的股东信我都读过。我佩服的不是他积累的巨大财富,而是他的诚实和他逻辑思考,独立思考,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巴菲特说过,“虽然很多人说每一笔巨大的财富背后都有原罪,但是我希望我的财富背后没有原罪”。

事实上,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巴菲特不止一次在股东信中提到,自己永远不做内幕交易,就算由于某些原因知道了一些内幕消息,他也会等到消息公布了才会去做交易。

他会把自己的投资方法和投资理念公之于众,不怕别人模仿。这位老人家用阳光透明的方式成为世界前三名的富豪,而且很有可能是唯一一个不遭人恨的富豪。

2016年,巴菲特的收益率是10.7%。1965年到2016年,52年的累计收益达到884,319%,平均每年的收益是19.0%。同期,标普500的累计收益为12,717%,平均每年的收益是9.7%。巴菲特在52年里平均每年跑赢大盘9.3个百分点。

今年股东信的亮点是巴菲特公布了一个10年的赌局。这个赌局是在Longbets.org上进行的。Long Bets是亚马逊的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发起的非营利性组织。大家可以在上面提出赌局,当有人接受赌局后,对赌双方各指定一个慈善机构,最后谁赢了,对方就要给自己指定的慈善机构捐钱。

在2005年的股东信里,巴菲特提出一个50万美金的赌注:如果有人可以选出几只对冲基金(要求最少5只),这些基金在10年里累计收益的平均数高于标普500(也就是美国的大盘指数)的累计收益率,巴菲特就捐出50万美金,否则,对方就必须捐出50万美金。

赌注宣布以后一直没有人愿意出来对赌,直到2007年一个叫Ted Seides的人(Protege Partners的合伙人)宣布接受这个赌注。Ted选了5只投资其他对冲基金的基金(FoF),相当于他选择了超过100支对冲基金(估计是他怕某一只基金表现不佳拖累业绩)。赌注从2008年开始,到今年是第9年。这5只基金9年的累计收益分别是8.7%,28.3%,62.8%,2.9%,7.5%。而同期,标普500的累计收益是85.4%。所以这个赌局巴菲特几乎必胜。

关注我公众号的朋友们都知道,我一直在说投资大盘指数在中国不是最好的投资策略,跟巴菲特的结论完全是相反的。是我错了吗?我给大家看看从2006年到2015年,公募金10年的数据统计。从下面的图中可以看到,股票/混合型基金10年的平均收益率是20%,而沪深300是16%,也就是说如果巴菲特在中国做这个赌局,他就输了。

我们透过现象分析本质,就能知道原因了。巴菲特之所以让对方选择对冲基金,因为对冲基金的收费方式是“2/20”,也就是2%的固定管理费+20%的业绩分成。举个例子就清楚了:假设你买100万的基金,每年不管基金经理帮你赚钱了还是亏钱了,你都需要支付2万块的固定管理费。如果一年下来有收益,比如15%,你还需要支付收益的20%,也就是3万块(100万*15%*20%=3万)的业绩分成。一年下来,你的收益是15万,需要支付的管理费是2+3=5万,你的费后实际收益率是10%。

巴菲特并不质疑基金经理的能力和意愿,事实上,巴菲特也承认很多基金经理很聪明,很诚实,也很有动力获得高收益。但是,美国市场几乎全部是机构投资者,而大盘指数体现了所有投资者的平均水平。也就是说,如果随机选择几只基金,这些基金的平均收益率应该和大盘类似。但是由于这些基金的收益率要扣除费用,因此最后投资者获得的收益率平均来说会比大盘低。这就是为什么巴菲特要求选择至少5只基金,因为选择的基金越多,平均收益就越接近于市场平均水平,巴菲特太狡猾了。这么看来,参加对赌的这个兄弟完全做反了。如果他选择的是5只单独运营,而不是背后相当于投资了超过100只对冲基金的基金,他的胜算会更大。从这个分析来看,Ted肯定是用对赌来做广告的。

然而,任何结论都是有前提的。从分析中可以看出,巴菲特认为投资对冲基金平均来说跑输大盘指数的前提假设有两个,第一,基金需要收取高额的费用,第二,股市里都是机构投资者。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再来看看为什么巴菲特的结论在中国不成立。

实际上,巴菲特的两个前提假设在中国都不成立。首先,中国的股市里有大量的散户投资者。大盘指数的收益是所有投资者收益率的平均水平,而散户投资者显然跑不赢机构投资者,所以中国大盘指数的收益率是被散户拉低的。因此中国的机构投资者可以轻松跑赢指数。除此之外,公募基金的收费和对冲基金不一样,公募基金只收取每年1.5%的固定管理费,不收取业绩分成,所以费用对收益率的拖累非常有限。因此最终表现出来的就是在2006-2015的10年内,公募基金除去费用后的收益也能每年跑赢大盘指数(沪深300)4个百分点。

所以,巴菲特没错,我也没错。错的是那些生搬硬套,不分析事物本质的人。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