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全球最佳华人投资者、红杉资本沈南鹏

专访全球最佳华人投资者、红杉资本沈南鹏
2017年07月07日 17:50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

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理事、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先生近日接受了CGTN(中国环球电视网)-《The Point》“庆祝香港回归20周年”系列专题采访,与观众分享了他对香港经济与科创领域未来发展的独到见解。

沈南鹏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他也是携程旅行网和如家连锁酒店的创始人。

沈南鹏是福布斯2012-2017年度“全球最佳投资人”榜单中排名最高的华人投资者。他屡获殊荣,包括“投中-胡润2016年度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第一名”;投中-《金融时报》(FT)2016“中国最佳投资人”;《财富》2015-2017“中国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和2015及2016“中国最具影响力的30位投资人”;CB Insights -《纽约时报》2017“全球20位顶尖风险投资人”等诸多奖项。

以下为采访中文翻译

采访视频请点击文末“阅读原文”查看

长久以来,香港一直被视为商业的桥头堡,却还不是创新、科技的中心。但这样的局面即将改变。

2015年,香港特区成立创新及科技局,并在其2016年施政报告中提及要加大创新、科技领域的投资,包括一支共计2.5亿美元的创业投资基金支持初创企业。这将给未来带来哪些改变?国际投资机构又是如何看待香港的创新、科技领域的潜力?

我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连续5年荣膺福布斯 “全球最佳投资人”榜单,并雄踞华人投资者榜首的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先生。

刘欣

作为一名知名的企业家与投资人,你过去二十多年一直都在香港生活,香港有什么地方如此吸引你呢?

沈南鹏

首先,香港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城市,拥有良好的生活条件,优美的城市环境、丰富的教育资源与完善的医疗服务。其次,香港离内地非常近,商业交流方便,只要一两个小时,最多三五个小时的汽车或飞机,你就可以到达深圳、上海、北京等内地任何一个主要城市,可以便捷地进入整个内地市场。

刘欣

说到商业,许多人都说你走在所有人的前面。腾讯也在投资,但无论是哪个他们关注的投资领域,你都在一两年前就已经开始投资了。以你的眼光来看,香港未来三年、五年甚至十年的时间里,你会关注哪些领域?

沈南鹏

希望这一次我们还能走在前面。我们对香港的发展前景持非常乐观的态度,我们也花了很多时间去探索、发现将会涌现的创新领域。香港有许多顶尖的大学和科研机构,虽然目前香港从创业公司成长为大型企业的案例不多,但本地许多先进的技术已经开始在商业中成功应用,未来会从中产生出一些有价值的公司。

刘欣

你能否帮助我们分析一下,为什么香港缺乏培育创业的土壤?

沈南鹏

香港过去主要还是作为大公司的总部所在地,创业公司不多。我想这背后主要的原因是因为香港还没有形成良好的创业生态系统,包括在市场上缺乏创业指导者和活跃的风险投资机构。

香港结构性劣势主要表现在缺乏一个庞大的本地市场。而看过去二三十年全球的创新,无论在硅谷、北京还是上海,主要是消费互联网领域成功的技术应用:如共享经济、O2O、新媒体、社交网络和电子商务领域,这些技术或者说公司的成功,无不与巨大的市场驱动有关。

现在我们已经看到香港有一些结构性的优势正在显现。我们正加速迈入一个全新的信息技术时代,也就是所谓的智能时代,不论是基于云技术的应用还是人工智能应用,这些属于企业级应用的范畴。我认为在香港发展这些领域,会有更大的机会。

刘欣

你刚刚说到香港的本土市场很小,但香港被很多发达城市包围着,他们在你刚刚提到的领域中都表现很好,并且有整个中国内地市场可以挖掘,为什么在此之前没有被发掘出来?

沈南鹏

在消费互联网领域,比如说腾讯的微信、阿里巴巴的支付宝等等,这些应用常常和消费文化有关。事实上,香港的创业公司多年以前就在尝试“微信”这类应用,它们也可能是全球范围内比较早做这件事情的。但是这些创业公司最终没能存活下来,因为它们无法创造出一个为内地用户所喜欢的应用,而香港市场太小,他们很难真正贴近内地市场上的用户。

但在企业级应用上情况就不同。不论是基于云技术的应用、机器人技术还是生命科学,它们都和文化没有太过密切的关联,它们更多的是体现在技术创新的层面。对于拥有众多顶尖大学与优秀的教授和研究者的香港来说,将有机会通过整合前沿技术,并将这些技术转化为真正的产品。

刘欣

这是否就是你去年建立“HONGKONG X”科技创业平台的原因?

沈南鹏

这确实是我们尝试在做的事情。老实说,在此之前我们就开始关注这一类的公司了。比如说大疆创新,这是一家总部设立在深圳的全球最大的商用无人机公司,它其实是可以在香港成立的,它早期就是香港科技大学的科研项目延伸出来的。

刘欣

当他还是香港一名学生的时候就开始这个项目了。

沈南鹏

是的,在香港科技大学。可惜后来项目没有很好的落地,他们离开香港并搬到了深圳,凭借深圳周边非常先进的产业链资源,公司成功做了起来。

刘欣

投资呢?他们是否也从中国内地获得了他们所需要的投资?

沈南鹏

实际上他们最初是从大学里的教授那里获得最早资金的,公司完全可以诞生于香港。我们完全可以相信,未来在香港能创造出下一个“大疆”。

刘欣

这就是你想要改变的。

沈南鹏

确实如此。HONGKONG X致力于帮助这些还在大学里的技术和产品实现科技成果转化,这点是我们和其他当地孵化器的不同之处,我们认为这是高校资源是香港的优势之一,要更好地去发扬它。

刘欣

从去年7月份到现在,这个平台的收获如何?迄今为止你选中并投资了多少个项目?

沈南鹏

项目数量是超出我们预期的。事实上,我们在去年年底才建立起整个平台,在过去六到七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已经评估了超过400家创业公司。其中有许多项目是通过他们主动给我们发送的邮件联系上,经我们筛选、并真正去研究的大概有100家左右的公司。截至目前,我们正在投资或已经完成投资的公司约有15家。这是个非常不错的数字。我们感觉这个平台正在走上正轨,如果你看看今天的硅谷或北京,风险投资挑选投资对象的成功率也差不多就是这样。

更为重要的是,在这里面的任何一家公司,都有一位专业的教授或专才作技术指导,来助力整个公司的成长。这也正是我们希望看到的结果。

刘欣

在这当中你寻找的是什么?在400家公司中你最终选择了15家,哪些领域是你愿意把钱投进去的?你又是如何判断这个项目就是该领域中的好项目?

沈南鹏

你可以看一下我们已经完成投资的领域:首先是机器人科技,香港在这方面的技术非常先进;其次是人工智能,香港一些大学里拥有世界一流的人工智能实验室。还有就是生命科学,包括免疫学与基因技术等,香港的教授在这些领域同样占据了相当领先的地位。

我们如何选择一家好的公司,或者说什么样的公司会被我们挑中呢?最重要的就是寻找那些特别的团队。他们要充满热情,并且能够与其他的创业公司有所区别。我们所寻找的是一种差异化的技术,它领先相似领域中的其他公司。也许领先几个月,也许领先好几年,至少它要拥有成长为全球领导者的潜质。

刘欣

就你所做的事情来说,在未来五年或十年间你会着重关注什么?从科技创新的角度来看,香港未来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沈南鹏

我想我们需要更多的人一起来打造香港的创业生态。我们现在已经看到第一批这样的公司,感到非常兴奋。当然,未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因为香港像我们这样活跃的风险投资机构目前还很少,我们希望香港有一样活跃的创新生态。对香港科创发展而言,特别需要不同的机构在创业生态中扮演不同的角色,包括基金的母基金(FoFs)、天使投资以及像我们这样的风险投资等等。只有这样完整的组合才能够帮助创业者实现他们成功的梦想。

刘欣

在联结中国内地与外部世界上,香港不仅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同时也具备着独一无二的优势。那么现在在科技创新上,香港是否还拥有同样重要的地位呢?

沈南鹏

我认为至少在某些领域里,答案是毋庸置疑的。香港拥有全球顶尖的大学和学者,同时在地缘上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香港与深圳相毗邻,也就意味着能够享用深圳周边那些全球领先的制造基地。比如在机器人领域,就可以利用深圳已有的资源,从而进行资源整合。大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而许多其他的公司也能够采用类似的做法。

刘欣

许多人有这样的疑问,与中国内地的经济相比香港的地位在哪里?因为二十年前,香港的经济总量是内地的18%,但现在只有3%左右。所以有些人会说,那是因为中国内地已经快速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另一些人说是因为香港正在走下坡路,对此你怎么看?

沈南鹏

香港确实面临着一些挑战,但同时也拥有许多很好的机会。这些机会往往来自于香港在地缘上靠近内地的优势。举例来说,金融服务市场对香港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在二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到香港的时候,它主要表现为外汇交易、债券市场及股票市场的发达。但在过去二十年间,有一个领域变得更重要了,这就是风险投资与私募股权投资。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对于风险投资与私募股权投资来说,透过香港对内地进行投资是一个绝佳的窗口。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几乎所有的大型全球私募股权基金都在香港设置了公司。这是在过去二十年内香港所建立的一级市场。

我想还有很多领域可以说明香港的发展并不如外界所说那么悲观。比如说离岸人民币市场,香港市场抓住了这个机遇从而变得非常重要。再比如说“沪港通”与“深港通”,同样是使香港—内地资本流动的重要机制。

刘欣

在过去二十年间,香港人尤其是香港的年轻人,是否发生了什么改变?

沈南鹏

当年,我还在携程创业的时候,我的工作不少时间在香港。我的秘书不会说普通话,但她会到内地人办的夜校去学习。这个例子很好地反映出香港人的努力。和当时相比,现在香港人对内地的了解要多很多,尤其是对文化、经济发展的了解等等。当然,语言是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部分,许多香港人都学会了流利的普通话。如果二十、二十五年前你走进一家餐馆,我敢保证许多服务生都说不好普通话,但现在他们在语言上一般没有什么问题。

刘欣

如果要你对香港的年轻人说一些话,你会说些什么?

沈南鹏

我想任何一个城市能提供的东西都是独一无二的,香港还有很多东西等待我们去发掘。如果你是一位刚从大学毕业的有梦想的年轻人,就像北京、上海、纽约或伦敦的年轻人一样,只要学会利用香港独有的资源与优势,你完全能够在香港实现你的伟大梦想,比如在金融服务行业、科技产业里都还有许多空间等待你去开创。

刘欣

你是许多人心目中的偶像,许多人梦想成为像你一样中国第一的投资人。你成功的秘诀是什么?

沈南鹏

我想最重要的可能是,十多年前我们创立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时候,我们就非常看好中国的长期发展。虽然市场有起有落,但我们始终相信创业与创新对中国来说是至关重要的。许多我们投资的公司,确实超过了它们在美国的同行,成为全球领导者。如果说有什么建议的话,我想“看好中国”是你拥有的最佳战略。

刘欣

你常常说要“不断学习”,你现在在学些什么?

沈南鹏

我们所涉猎的领域,尤其是风险投资领域,市场瞬息万变。比如说六年以前,人们根本连“人工智能”的概念都没有;但在过去三年间,如果你不在这领域不断学习,你就会被远远地抛在后面。你需要不断提高自己的能力,迅速提升你的学习曲线。在过去的12个月里,我认识了许多香港的、中国内地的和硅谷的教授,对包括生命科学、人工智能在内的许多领域有了更多的了解。这对我们的投资决策有很大的帮助。

刘欣

如果你能够重做一件事情,你会选择什么?

沈南鹏

二十五年前,我第一次到香港的时候,我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企业家,那时我在投资银行工作。如果现在回头看的话,当时确实有非常多的机会在我身边等待我去发现。碰巧在1999年末,互联网创新潮流到来,于是我离开投行,作为联合创始人一起创立了携程。我认为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来提升自己。

如果说从城市的角度看香港在过去六十年间为什么能够成功,我认为是因为有一群企业家在不断推动当地经济的增长,他们或许是在船运行业、房地产行业或是金融服务行业。在那个时候,这些企业家们都是创业先锋。现在香港同样需要创业的DNA与企业家精神,一起推动它走向下一个阶段。也许是在不同的领域,但还是同样的精神,这会让香港这座城市变得更好。

本文经沈南鹏先生本人审校并授权亚布力论坛独家发布。

审校 | 沈南鹏

翻译 | 张逸帆

商务合作

敬请联系

联系电话:8610-66426315

电子邮箱:cefco@cefco.cn

手机与微信:15010075732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