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PK迪斯尼:一个当地主的非要和玩IP的较劲?!

王健林PK迪斯尼:一个当地主的非要和玩IP的较劲?!
2016年06月24日 15:58 创业邦

有王健林的地方,就有新闻,这个一点不奇怪。但是这一次的新闻,却引起了很大的风波和争议。

不久前,CCTV的《对话》节目中,王健林突然针对迪斯尼喊话,说有万达在上海迪士尼很难盈利。他在今年万达年会上说,迪士尼做了半个世纪,全部项目加起来也没有两位数。万达城品牌,一定要超越迪士尼,走遍全世界。

我比较了解上海迪斯尼,我的结论是迪斯尼不太久就能盈利,而且会非常丰厚。王健林的想法还是传统地产经营模式的说法。在他心目中,文化离不开土地,他要做的还是项目和园区。

一、万达和迪斯尼——来自两个世界的对话

商业地产商 vs IP工厂——谁的商业模式价值更高?

万达年报是这样说的,公司的投资性房地产,也就是公司自己开发、自己运营的持有性商业物业,对这部分物业价值采取公允价值计算。什么叫公允价值?就是说我建这个物业的时候,比如说投了两个亿,等到明年,等到后年,由于附近的土地升值了,那我就不计算为它为两亿了,我把它计算为三亿。这样就产生了一亿的投资性物业升值所带来的利润。

投资性房地产究竟对万达商业贡献有多少呢?年报写到,最近三年及一期末公司投资性房地产账面价值分别为1590.74亿元,1985.40亿元,2481.01亿元和2713.50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重分别为47.47%、46.06%、43.97%和49.90%,占当期的利润总额分别是58.37%,45.03%、38.98%、53.02%。也就是说万达商业一年的利润差不多有一半是它买的地的升值,在公允价值计算时形成的。

转回头看一看迪斯尼,它基本的模式是什么?迪斯尼2015年财政年度的年报显示,有五大项的业务。

第一项业务是媒体业务。迪斯尼最重要的媒体是ABC,就是美国广播公司,以及ESPN等等。第二项是主题乐园,以及度假村业务。第三项业务,是我们大家都很熟悉的迪斯尼电影。第四项是迪斯尼消费品业务,比如我们买的很多迪斯尼IP的衍生产品。第五项叫互动娱乐业务,是迪斯尼的游戏业务。第四项和第五项最近合并了。

无论是媒体、影视、衍生品,给人的感觉,都是一些跟无形资产相关联的业务。所以王健林跟迪斯尼我认为是两个世界的对话,王健林所代表还是整个中国在城市化高增长过程中,一种商业地产的运作方法,换言之,万达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大的商业地产商。而迪斯尼在我看来,它其实是一个全世界最大的IP工厂。大家想想迪士尼占用了多大土地呢?到现在为止,它在全世界也只有六七个乐园,在某种意义上,它是一种最小化地利用土地资源的清洁工业,但最终创造出了一个商业的帝国。这是两种不同的模式。在我看来,后者更有价值。

所以对王健林来讲,我觉得更应该做的事情是两个:第一是感恩,因为你主要的财富来源是投资性物业公允价值的升值,这是“贪天之功”。不要以为这所有的东西都是靠自己的能力搞出来的。第二个,要好好地学习,不要那么急着把人家差不多100年的历史都不当一回事儿。

有形资产vs无形资产——谁的利润来源更持久?

迪斯尼整个的发展脉络跟万达很不同,万达早期做住宅,做商业地产,本质上,都是拿地。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把土地成本压到最低,然后建设,招商招租,销售。文化等其他很多业态是作为一个点缀往里面装的。

迪斯尼是怎么形成的呢?早期,WaltDisney在堪萨斯一穷二白,在小酒店里已经交不起租金,每天度日如年。结果看到了一个老鼠,在旁边走过,他感到了一丝温暖,所以画了这样一个米老鼠的形象。从那个时候,一步一步,他走上了媒体、娱乐、动画等这样一个IP创造的道路。

万达买什么呢?买地。就是当地主,因为土地升值高,所以就挣钱。迪斯尼买什么呢?比如迪斯尼整个的电影部门里面,Pixar这个做《玩具总动员》、《海底总动员》的公司是买过来的;2012年买卢卡斯工作室,就把《星球大战》及其衍生品业务买过来了。迪斯尼一直在买能够生产高质量内容的公司,来形成整个的IP王国。

迪斯尼买的无形资产,主要是商誉和IP。而今天衡量一个公司的价值,并不是看它的有形价值有多高,而是更多要看无形价值,看它的无形价值有没有可能形成一种网络化的资产,也就是说有很庞大的用户规模,通过这个用户网络持续地去购买它的产品跟服务,这是迪士尼的商业模式。

比如说当《冰雪奇缘》播了以后,美国有20%的家长愿意去买里面女主角的裙子,这个数字超过了对芭比娃娃16.4%的家长购买意愿。一个好的IP爆发力是非常强的,仅仅是这样一条裙子,就卖了4.5亿美金,甚至超过了《冰雪奇缘》在北美市场的票房。

最近的《疯狂动物城》,比如说有一个胡萝卜录音笔,定价是16.5美元,它可以录一分钟的音频,然后播出14种不同声音的兔警官的声音。这个产品在亚马逊上市以后,一抢而空,现在是断货的状态。

所以当你有了真正好的IP以后,有了很好的衍生收入,又有很多媒体网络,整个的IP帝国才能够形成,才能像迪士尼这样在52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里面创造出80多亿美元的利 润。

经营土地vs经营人性——谁的核心价值更受追捧?

万达商业公司最近要从香港市场退市。用王健林的话说就是对不起朋友,当时让大家都去买了,在那里卖不起价钱,现在要退回来要奇葩的A股市场上市,因为这里能够圈更多的钱。其实核心问题是,这样坐地生财的的商业模式在人家看来不行了。未来你要靠内生的力量去运营,去创新,去赚钱,就是所谓的IP全产业链的创造模式。迪斯尼是这方面的一个经典。

《疯狂动物城》的制片人克拉克说迪斯尼本质上是讲各种类型的故事。但是不管什么样的故事,一定要有四个要素,第一个是适合当代观众观赏的永恒的故事;第二个是力求适合全世界各个年龄人群收看;第三个是创造幽默与情感的至关重要的故事;第四个是所有的影片必须符合迪斯尼一贯的高标准。

迪斯尼本质是经营什么的?是经营人性的。王健林经营什么?经营土地。迪斯尼靠什么生钱呢?靠跟人的关联以及让人去享受它的IP。王健林靠什么挣钱呢?坐地生财。这就是完全不同的模式。

如果大家都学王健林模式来做迪斯尼这样的文化产业,我觉得不是福音,甚至是一场灾难。因为好的IP,一定是苦心孤诣、一定是艺术加技术的结果,怎么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几十个项目同时开,而且把接待量都定在上千万?

二、王思聪能改变万达的未来吗?

商业地产,哪怕是产转型为一个主题乐园,跟经营一个IP,我觉得是有本质的不同。经营土地和经营人心,前者主要是靠增值来获利,后者主要是带给人更多的快乐。而这种快乐的基因,和土地无关,和财富无关,而和差不多100年以前、一只小老鼠带给那个孤苦伶仃的Walt Disney的温暖有关,跟每一个人的牵挂相关。

王健林也看到了这种趋势,他也在不断地进行转型,但是他的历史基因,他的历史习惯,使他还是按照以前的逻辑来前进。而且我觉得最有意思的是,他不觉得自己那种模式已经落后了,他还要指责一个更先进的模式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但我觉得王健林也不用那样地失望或者悲伤。在IP这个意义上,王健林有一个好儿子,就是王思聪。

我们来看一下王思聪的普斯资本(取普罗米修斯之意,很明显他是一个很懂西方文化的年轻人),都投资什么项目呢?从2012年5月到现在,做了26项目的股权投资,11个美元项目,15个人民币项目。比如说游戏研发的发行公司云游控股,这是在香港上市的;比如说乐逗游戏,是美国上市的;比如说电影特效公司Dexter是在韩国上市的;电子竞技的英雄互娱是在新三板上市的。王思聪做的,恰恰都是跟这种无烟工业、轻工业、知识型的、娱乐型的、IP相关的投资,还有IP产业各个价值环节上投资,比如技术和数字化发行。

王思聪的投资,代表21世纪新服务经济,代表跟人性相关的需求的投资。王健林在某种意义上,他整个的事业,其实是后继有人,而且我觉得王思聪在这些方面如果发展得好,是有可能青出于蓝胜于蓝的。

王健林毫无疑问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企业家,也是中国过去几十年发展的一个很好的见证者。你可以去看王健林的很多讲话,他认为万达应该在方方面面都成为世界第一,但是这个迪斯尼从一开始到现在,可能都没有想过要成为世界第一。它可能想的更多的是要给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带来快乐。

我觉得整个时代都在变革。对于万达来讲,特别是当它决定要把文化产业作为最重要的发展方面的时候,少谈一些第一,少争一些第一,更多去想用什么样的方法能够带给别人快乐,带给人别人鼓舞,带给别人心灵深处的感动和温暖,可能更加重要。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qspyq2015

财经自媒体联盟

新浪首页 语音播报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